在中共治下,輿論是操控的手段之一。中國這次爆發的武漢肺炎疫情險峻,威脅世界,中共依然使用各種手段操縱媒體,帶動輿論風向,從而實現他們的政治目的。本文從中共做的三件事揭露其操縱輿論的手法與動機。

操縱輿論例一:招致千夫所指的蝙蝠與華南海鮮市場

武漢肺炎爆發被官方重視宣傳後,海外網友瘋傳吃蝙蝠的影片和圖片,並紛紛譴責。起因是中國傳染病專家鐘南山接受央視專訪時推斷,武漢肺炎的病源可能來自野生動物,中國的學術期刊《生命科學》更直接指出新型冠狀病毒的基因序列與2003年的SARS相似達到70%,因此推斷病毒可能來自蝙蝠。

有評論人士立即指出,在網上瘋傳吃蝙蝠的影片和照片觸發人類感染病毒,是中共故意引導輿論風向,目的是掩蓋疫情真相和打壓所謂造謠者的指責。普通大眾若認為中國人因吃蝙蝠感染新型病毒,或陷中共圈套。新型冠狀病毒的源頭,可能是從武漢華南海鮮市場買賣的野味傳出。蝙蝠被認為可能是病毒的源頭之一,但蝙蝠湯在中國並不流行。

中共當局一直說新型冠狀病毒的源頭是武漢市華南海鮮市場。但1月24日,著名國際醫學雜誌《刺針》,發表的一篇由包括金銀潭醫院副院長黃朝林等武漢醫生在內的中國研究者,撰寫的研究論文卻披露,在論文調研的41名最早病例中,僅有27人接觸過華南海鮮市場,反過來講,就是有14人不是因為華南海鮮市場而感染。而在官方數據中記錄的第一個感染者,就沒有在華南海鮮市場暴露過,而且發病日期早在12月1日。論文說,第一個感染者和後來的感染者,沒有發現在流行病學上的連繫。這足以證明病源地並非只有華南海鮮市場。

越來越多的證據指明,距離華南海鮮市場僅30里的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是中國唯一的P4生物實驗室,在那裏可以進行相關病毒人工基因變異干預,可能正是在這裏出現意外,致病毒洩漏或者是有人故意洩漏,成為武漢新型肺炎疫情爆發的源頭。

操縱輿論例二:突然出現在大眾視線的美國流感

網絡上又流傳一則「美國遭遇40年來最致命流感」的消息,有板有眼,而且迅速上了微博的熱搜。該「新聞」指美國已有1,300萬人感染流感,並已導致6,600人死亡。乍看之下,美國疫情比中國可嚴重得多。潛台詞是:別的國家也死很多人,不只是中國有傳染病。

流行性感冒是一種「普遍」的傳染疾病,姑且不論這則消息中數據的真假,觀察一下美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官網所提供的全美流感疫情估算資料:自2019年10月1日到2020年1月11日,全美感染流感的人數在1,300萬到1,800萬之間,其中就醫次數在590萬到850萬之間,住院人數12萬到21萬之間,死亡數是6,600到17,000之間。而且最近一年的流感較前年還小,究竟何來「四十年來最致命」流感之說?

流行性感冒是一個全世界各國都存在的疾病,每年奪走全世界數十萬人生命。美國幅員遼闊,無法確知目前有多少人感染、多少人死亡。1,300萬人感染、6,600人死亡的數字僅是估算值,也沒有超出正常水平。當大眾將注意力集中在武漢肺炎時,這麼一波「美國流感」新聞,難免會讓讀者、觀眾潛意識地將其與武漢肺炎相對比。此時出現這樣的新聞是刻意誤導、混淆視聽。

江峰:央視新華網不願意中國的流感預防情況

時事評論員江峰分析,以2015年作為例子,中國國家衛計委發佈的傳染病疫情統計中只有8個人死亡。而按照《柳葉刀》這個非常權威的雜誌的數字來算,2015年有88,000人死於流感,中國人口14億,那麼就是10萬人裏面有6個人死於流感。美國是10萬個人有2個人死於流感,中國是3倍於美國的死亡數字。

首先,美國的發達醫療條件和它的暢通的統計渠道,可以使統計數字更加準確。而中國的很多地區,因為流感病人到達醫院的時候已經死亡。有很多的病例就當作一般性的病故,沒有辦法統計進流感死亡人數裏面。

第二,中國的疾病控制是政府控制的。一個地區,傳染類的疾病死亡率高了,當官的評分要下降,所以他們希望這個數字是越少越好,於是就會出現全國只有8個人死於流感。這可是人類歷史上的醫療奇蹟,14億人只有8個人死於流感。

江峰指,官媒歪曲報道的關鍵,就是它把流感跟武漢肺炎混為一談了,好像能躲過流感就能躲過武漢肺炎。普通流感的死亡率 0.014%,武漢冠狀病毒的死亡率跟普通流感,兩者之間沒有可比性。

江峰認為,官媒突然炒作這件事,不是說它突然關心中國人民或者美國人民疾苦了。而是正相反,它不願意告訴中國人,中國在流感防疫領域的糟糕情況。現在是有了更大的麻煩了,才不得不把美國流感方面的情況說出來。

操縱輿論例三:被背黑鍋的紅十字會

武漢肺炎疫情肆虐,牽動人心,各界源源不斷捐贈武漢。在當地醫療物資相當緊缺的情況下,湖北省紅十字會(下稱湖北紅會)對分配物資情況及拖延物資發放的做法,及該會頻頻出錯,引發全民聲討及質疑,同時還對捐贈背後是否存在內情表示憤慨。

一時之間,大陸的社交網絡上紛紛開始了對紅十字會的討伐,一些從不關心政治的民眾也開始在網絡上大尺度地批評紅十字會,不像其它敏感內容被迅速刪帖。

時事評論員文昭在Facebook專頁上表示,近兩天湖北紅十字會成了眾矢之的。誠然它腐敗、劣跡斑斑,冒天下之大不韙截流和濫用捐贈物資,但是它正在成為當局引導輿論的宣洩口、出氣筒和背鍋俠。

文昭話有深意,說從不去病房報道真相的央視竟然也去「勇闖」紅十字會,去「為民探尋真相」了。媒體和網上輿論也明顯引導大眾去譴責紅會而不是問責政府。

他反問,「紅十字會背後難道不是民政部門?截留物資作何用途難道是紅十字會自己說了算?它不在黨的領導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