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多家媒體在周日(1月26日)報道,現年41歲的科比・布萊恩特(Kobe Bryant)和他13歲的女兒吉安娜(Gianna)在加利福尼亞州的卡拉巴薩斯(Calabasas)的墜機中身亡。科比・布萊恩特是洛杉磯湖人隊(LA Lakers)的前球員,也是五次NBA總冠軍得主,同時他還是一位丈夫和四個孩子的父親。

在科比當時乘坐的直升機上還有其他七名乘客,包括橘郡海岸學院(Orange Coast College)的棒球教練約翰・艾圖貝利(John Altobelli)、他的妻子凱莉・艾圖貝利(Keri Altobelli)和他們13歲的女兒阿麗莎(Alyssa)。此次墜機事故中沒有倖存者。

這個消息讓體育迷和觀察家們都大吃一驚,儘管我們中的大多數人都沒有機會私下去認識那架直升機上的任何人,但許多人都對此感到震驚和悲傷。與此同時,這個幾乎使我們全國人都共同欽佩的人的死亡悲劇也為我們提供了關於生命、愛和遺產的教訓。

科比・布萊恩特最為人所知的是他對籃球運動的精通和自豪。在湖人隊打了20年的比賽後,很明顯他已經擁有了非凡的運動員的技巧。在運動天賦和精神力量方面,他是一個從一開始就努力訓練的人,他懂得比賽,並且成為了一名他能夠成為的最好的球員。

在生活中,我們中的大多數人都不會成為職業運動員,但是我們都會有一個使命,一個目標,一個職業。無論它是甚麼,我們都會努力去體悟它,實踐它,磨練自己,並成為我們所能做的最好的自己。

作家兼記者馬爾科姆・格拉德威爾(Malcolm Gladwell)在他的著作《異類》(Outliers)中說:「異類是指那些被給予了機會的人,而且他們有足夠的頭腦和力量抓住了這個機會。」

如果真的存在「異類」的話,科比・布萊恩特在籃球方面就是個「異類」。願我們都能致力於我們的使命和目標去努力。

籃球不是科比・布萊恩特生命中唯一引以為傲的東西。看起來今天美國的名人們似乎都普遍鄙視美國,為他們的國家和它所取得的成就感到羞恥。但在2008年美國全國廣播公司的一次採訪中,科比・布萊恩特明確表示,他並不為自己對美國的熱愛而感到羞恥,他穿著帶「USA」標誌的制服,充滿了愛國的自豪感。這個採訪值得一看。

科比・布萊恩特是一個有信仰的、驕傲的人。在2016年《今日基督徒》(Christian Today)的一篇文章中,科比解釋了一個牧師如何改變了他的生活,並幫助他在犯了一些嚴重的錯誤後獻身於他的信仰。信仰可以讓最壞的人改變他們的生活方式,做出不同的選擇,做得更好。

從所能見到和所能知道的情況判斷,科比・布萊恩特是一個盡職盡責的丈夫,也是一個親力親為的父親。他有四個女兒,他經常被拍到和她們在一起笑著、微笑著,並把他對籃球的熱愛傳遞給她們。我現在已經是一個有四個孩子的母親了,但是我也曾有一個出色的、專注的父親。當吉安娜的父親關注她、教導她、以愛和尊重對待她的時候,我看到她臉上同樣的笑容。

儘管科比在他的職業生涯中努力去獲得一切,並贏得了巨大的聲譽和讚譽,他顯然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優先選項。他知道,到最後,他所愛的人和愛他的人與他在NBA的職業生涯一樣有價值——如果不是更有價值的話。

最後,作為整個國家,我們為甚麼會哀悼一個我們不認識的人?我們會公開悼念一個我們私下裏沒有機會去認識的人,我們能從中學到甚麼呢?

我的一個非常熟悉這種「失去」的朋友在twitter上發了一篇「首要事情」(First Things)的文章,談論我們應該如何從一個文化的角度應對所謂的「名人死亡」。文章中寫道:「我們的確應該哀悼名人的死亡。但更應該讓這種悲傷成為我們的一種死亡警告,成為一種激勵,讓我們在意識到自己未來會死亡後繼續去生活。」

我認為,儘管我們有著種種短視的缺陷和失敗,但我們中的許多人都本能地知道,生命是一份美麗的禮物,與歡樂和痛苦並存的還有一種強烈的脆弱感。

當一個明星逝去的時候,實際上,我們在想像中也經歷了一場悲劇:如果我是他的妻子,如果我失去了一個孩子和一個丈夫,我會怎麼做?我們會想起那些我們人生路上已經失去的摯愛。我們想知道自己是否也會同樣走到生命盡頭並留下這樣的遺產。

生命是脆弱的,就像《聖經》所說的,是一團霧氣。我們永遠不知道自己甚麼時候會斷氣,誰會在我們身邊,或者我們會有甚麼話還沒來得及說或者有甚麼事還沒來得及做。願我們所有人都尊重我們所敬仰的人的死亡,也努力成為獻身於我們的使命召喚的人,過著有著堅定信念的生活的人,為我們的國家和家庭感到光榮的人,那些不計回報地熱愛著我們生活道路上最脆弱的人們的人。

作者簡介:

本文作者妮可・拉塞爾是一位自由撰稿人,也是四個孩子的母親。她的作品發表在《大西洋月刊》、《紐約時報》、《政治家》、《每日野獸》和《聯邦黨人》等刊物上。可以在 Twitter 上關注她@russell nm。

原文Kobe Bryant’s Death Reminds Us What’s Really Important 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