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二(1月28日),哈佛大學化學系主任查理斯·利伯(Charles M. Lieber)教授被美國聯邦調查局(FBI)逮捕,震驚學術界。根據司法部文件,中共接觸利伯的過程可分為三部曲。

根據司法部文件,接受美國國防部(DoD)及國立衛生研究院(NIH)贊助經費的利伯教授,被指控向該兩單位隱瞞其參與中共於2008年啟動的「千人計劃」,並從中獲取利益的事實。

利伯教授曾是諾貝爾化學獎熱門人選,在納米研究領域享有盛名,也因此成為中共目標。在重利的誘惑下,這位頂尖科學家一步步踏上不歸路,至今面臨鋃鐺入獄的命運。

利伯教授簡介:諾貝爾化學獎熱門人選

出生於1959年的利伯教授,是納米科學和納米技術領域的先驅學者,湯森路透公司(Thomson Reuters)曾預測他會獲得2008年諾貝爾化學獎,並於2011年將他列為2000年到2010年間的全球領先的化學家。他在國際知名科學期刊上發表了400多篇論文,並編輯許多有關納米科學的書籍,也是美國50多項專利和應用程式的主要發明者。

1991年到哈佛大學任教的利伯教授,在該大學主持「利伯研究小組」,主導納米研究。他開發新的化學敏感顯微鏡,用於探測納米和分子級的有機和生物材料。他的作品獲得了幾十個獎項,包括2019羅伯特韋爾奇化學獎(Robert A. Welch Award in Chemistry)以及2017年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指導先鋒獎(Director’s Pioneer Award)等。

值得關注的是,根據哈佛大學網站,中國科學院(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簡稱CAS)2008年頒給利伯愛因斯坦獎(Einstein Award),並於2015年12月聘請他為院士。

利伯教授同時也是美國國家科學院(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美國醫學科學院(National Academy of Medicine)和美國藝術與科學研究院(American Academy of Arts and Sciences)的院士。

根據司法部文件,利伯教授獲武漢理工大學(簡稱:武理工,縮寫為WUT)聘請為該校的「戰略科學家」,並且在2012年到2017年間參與中共的「千人計劃」,每個月獲得5萬美元的薪資報酬,以及每年大約15萬美元的生活費。此外,武漢理工大學及中共當局提供利伯教授超過150萬美元的經費,供其在武漢理工大學建立實驗室。在中國,武漢理工大學被認為是科學及技術領域頂尖的學術機構之一。

中共撒網利誘第一步:授予榮譽

以下是根據FBI調查官員宣誓書,依時間序羅列中共與利伯教授接觸的重點內容。

利伯在2011年11月中旬到武漢理工大學,參加該大學主辦的納米能量物質論壇。在其出發前往中國前幾天,接到一名武理工教授發來的一封電子郵件,稱該校擬聘請他為戰略科學家,並附上契約書。

此外,這位武理工教授在電郵中說,利伯已被該校推薦為「全球專家招募計劃」(The Recruitment Program of Global Experts)的專家。

利伯同意武理工的邀請,擔任該校「戰略科學家」,合約效期為5年,並自2011年11月15日生效,直到2016年11月14日。

依合約內容,武理工同意:每個月支付利伯5萬美元薪資;每次到武理工的來回商務艙機票款;以及未來安排利伯加入「千人計劃」及可能更多的報酬。

中共撒網利誘第二步:千人計劃

2012年4月5日,該武理工教授告訴利伯,他已被招募為「千人計劃」的專家,將獲得報酬以及研究資助,以「建立武理工-哈佛聯合納米關鍵實驗室」(WUT-Harvard Joint Nano Key Lab,簡稱武理工-哈佛實驗室)。

武理工教授還說,這是千人計劃給外國學者的最高榮譽,全球僅40名知名專家獲得這項獎勵。

當年6月27日,武理工教授寄給利伯「千人計劃高層次外國專家工作合約」,首次聘期為3年,簽署後生效。

依該合同,利伯教授應在武理工進行科學研究;在知名國際學術期刊以武理工名義發表高層次論文;成立研究小組並貢獻研究創新專業;指導1到2名傑出年輕學者以及3到4名博士後生,協助他們在國際知名學術期刊發表論文;以武理工名義主辦1到2個具顯著影響力的國際會議;邀請1到3名國際頂尖科學家以訪問學者名義在武理工-哈佛實驗室工作。

同時,利伯還必須每年在武理工的工作時間不少於9個月,工作內容包括進行國際合作計劃,培訓年輕教師以及博士生;組織國際會議;以武理工名義申請專利及發表論文。

根據千人計劃合約,利伯可獲得(以2012年匯率計算)月薪5萬美元、生活補貼最高可到15.8萬美元、80萬美元設立武理工-哈佛實驗室,以及174萬美元研究資金。

7月21日,雙方完成簽約程序。10月,在利伯出發到武理工前,武理工教授告訴利伯,有關薪資及其它經費的支付方式有兩個選項,其一是現金,其二是武理工會在當地銀行為利伯開設帳戶,金額將存入該帳戶。利伯選擇一半現金,其它存入帳戶的方式。

中共撒網利誘第三步:兩校合作 派學者學生深入哈佛大學

2013年1月10日,武理工寄給利伯一個五年計劃《武理工與哈佛大學合作協議》,合作內容為「研發電動汽車高效能納米線基礎鋰電池」。作為計劃的一部份,武理工學者每年訪問哈佛大學化學系兩個月。

利伯在沒有諮詢哈佛大學官員的情況下,於當年1月11日以代表哈佛大學的身份與武理工簽署了該項合作協議。

2014年1月18日,利伯告訴武理工教授可以接受1名武理工研究生以長期的「武理工-哈佛大學聯合博士生」名義在他的實驗室工作,前提是武理工支付該名學生所有的薪資及研究經費。

2015年2月,利伯向武理工確認他每年將訪問武理工數次,並可能在未來增加訪問次數。同時,他會通過電子郵件、電話及社交媒體平台等方式繼續指導武理工的學生。此外,他還承諾武理工學生訪問哈佛大學時,所享有的待遇比照該校研究生。

與此同時,哈佛大學行政人員首次發現武理工-哈佛大學實驗室以及利伯為該實驗室的主任,隨後告知利伯,該實驗室不能使用哈佛大學的名稱及標誌。伯利謊稱他不知道這件事,只是與武理工做過學術交流。

此後,利伯開始與武理工保持距離,包括取消當年6月到武理工的行程以及告知一名學生不要去武理工任職。

儘管如此,在戰略科學家合同及千人計劃合同到期後,利伯仍繼續與武理工合作,包括審視武理工學者所完成的研究報告,以及持續依工作內容接受報酬。根據武理工教授2017年1月寫給利伯的電子郵件,雙方仍保持合作關係,利伯繼續獲取薪資及差旅費等。

利伯與同事通信 曝露隱瞞企圖

2018年4月24日,國防部官員到哈佛大學與利伯會面,詢問他是否與任何外國機構進行研究合作以及獲有利益。利伯當時說,他沒有參與千人計劃,但「不確定」中方如何歸類他的定位(亦即不知中方是否將其列入千人計劃名單)。

兩天後,利伯寫電郵給一位在哈佛大學的同事,請他提供CAS網頁的鏈結,以了解該網站是否將其列為武漢實驗室的指導人員。

他在郵件中還寫道:「這些事情幾乎讓我昨晚徹夜難眠,我想要開始採取步驟,以儘早校正,也會謹慎對待我和哈佛大學討論的一些事。在這個時候,所有內容都不會與政府部門調查官員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