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民主運動焦點人物之一——周庭(Agnes Chow Ting)因保釋條件限制,目前被禁止離開香港。最近,她通過Skype在日本大學教室露面,以幫助學生們了解香港民主活動的背景及重要性。

根據《日經亞洲評論》(Nikkei Asian Review)獲得的記錄,這位23歲的女孩在周三(1月15日)下午向十幾名在日本大學學習時事的學生發表講話。出於對相關學生(尤其是來自中國大陸的學生)安全考慮,該大學拒絕透露學校信息。

去年6月21日,周庭因涉嫌參與在香港警察總部外的示威活動、並「煽動」他人而被捕,之後被保釋。除了每周兩次向警方報到、並從每天午夜至次日早6點宵禁外,法院的保釋條件中還包括對她的旅行禁令。

周庭通過Skype與學生們分享抗議活動相關影片並與學生進行對話。過程中,周庭用流利的自學日語坦承,在抗議活動最後的6個月裏,她被嚇壞了,因為她目睹很多參加示威活動的年輕人被自殺和神秘死亡。

但她對在爭取五大訴求的過程中、向暴力屈服的想法予以駁斥。始於《反送中》抗議活動後來升級為包括全面普選和對警暴進行獨立調查等五大訴求的香港民主運動。北京拒絕接受這些訴求。

周庭在周五發給《日經新聞》的一封電子郵件中說:「我希望日本學生能夠在媒體以外、更多了解香港示威活動背景和民主的重要性。」

政府對我們的訴求聽而不聞

上個月,周庭再一次要求法院撤銷禁令,但她的請求再一次被駁回。她原本計劃去日本5個校園參觀,討論香港局勢和前進的方向。

去年12月,明治(Meiji)、立教(Rikkyo)、立命館(Ritsumeikan)等私立學校以及東京大學和東京外國語大學等國立學校向香港法院請求撤銷周庭的旅行禁令,但遭到拒絕。

香港眾志周四透露,周庭被任命為北海道大學研究員。

周庭告訴《日經》,她對這個任命感到「榮幸」,她會在下次上訴請求中提到這個任命。不過,她說「去那裏的可能性很低」。

周庭向學生們介紹說:「在過去十年中,我們進行了和平抗議,但政府對我們的訴求聽而不聞。」

周庭表示,香港民眾進行過一系列不成功的和平運動,包括2014年為期79天的雨傘運動,過程中換來的是「不斷升級、可致我們於死地的警暴」。於是,一些香港年輕人不可避免地變成訴諸暴力的「勇武派」。

周庭說,聲稱只有和平手段才能佔上風的批評聲音「是傲慢的,因為他們不了解整個運動的背景,所以遺漏了要點。」

兩者不能相提並論

有些學生將香港民主運動中的「勇武派」與曾經於上個世紀席捲日本的青年政治運動相提並論,並因此質疑她容忍暴力所要承受的風險。

上個世紀60、70年代,日本年輕人抗議本國政府與美國簽署安保條約。在抗議活動中,年輕的抗議者們使用了越來越多的暴力,他們因此而逐漸失去公眾支持。

周庭說,這兩者不能做比較。她說,中共正在鎮壓香港民主行動。她說,北京是「專制政權,其實質不同於當時的日本政府。」

她說,東京由可以投票產生的民選政府管理,而北京和香港缺乏這種政治和選舉體制。

周庭說:「對中國政府來說,我們只是一群小螞蟻。如果他們願意——我當然不希望看到這種情況發生,但是天安門鎮壓之類的事情可能會發生。」

目前,香港眾志領導人林朗彥(Ivan Lam Long-yin)和黃之鋒(Joshua Wong)遭到與周庭類似的禁令。其中,黃被禁止在台灣大選期間訪問台灣、關注台灣選情。

去年11月,黃之鋒通過Skype向意大利議會作證,該國國會遭到北京嚴厲批評。但結果是,支持香港民主運動的決議被一致通過。

大學是言論自由重要的組成部份

人權觀察組織在周二發佈年度人權報告,執行主任肯尼斯·羅斯(Kenneth Roth)在報告中寫道,中共政府執政造成的後果是中國越來越普遍、越殘酷的壓迫。羅斯認為,這種趨勢正蔓延到香港,香港「『一國兩制』下有限的自由正受到嚴峻挑戰。」

羅斯本人周日被禁止進入香港、發佈報告,他對世界各地大學行政管理部門提出批評。他說:「來自中國的學生想就那些在國內被視為禁忌的觀點參加校園辯論。」他說:「但因擔心被舉報給中共當局而不能參加。在這種情況下,大學很少公開維護言論自由。」

羅斯認為大學是言論自由不可或缺的組成部份。他說:「特別是大學,應提供一個空間,使中國學生和學者可以了解和批評中共政府,而不必擔心受到監視或報道。」「而且他們決不應該容忍北京剝奪任何學生或學者學術自由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