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19日,香港民間集會團隊組織的「天下制裁」集會在中環舉行,原訂還有的一場遊行未獲批准。活動開始前,水炮車及銳武裝甲車已在金鐘高等法院外駐守。下午4點多,警方突然下令集會終止,隨後發射催淚彈驅散人群並逮捕多人,而且還截查市民、記者、議員等。

活動主辦方發言人劉穎匡表示,至少有十五萬人參與集會,若無警察干擾,人數會更多。傍晚,劉穎匡在灣仔遭警方拘捕,罪名是涉嫌煽動群眾情緒,以及違反不反對通知書中的一項條款。

香港立法會議員朱凱迪告訴美國之音,集會被腰斬時,他正要上台講話。他說,警方這樣做不是第一次,「我們認為他們故意把和平集會解散了,目的是嚇唬市民以後不敢出來參加集會。」

在多國媒體的鏡頭前,香港警方再度濫捕施暴,無理中止了一場抗議集會,原因有四。

第一,本次集會主題是「天下制裁」,訴求為:立即民主政改,在今年的立法會選舉中取消功能組別,進行沒有政治篩選的選舉,否則香港將受天下制裁,活動海報上還有「2020港共受刑」的字樣。這一呼籲和警告刺痛中共,如果各國一起制裁,它怎麼承受得了?

目前,美國已經頒佈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制裁對象的範圍很廣,林鄭、港府高官、中聯辦和港澳辦負責人、香港警隊、中共操控的陸港喉舌媒體等或都「入選」。一旦上了制裁名單,那些犯罪官員的在美財產將被凍結,其入境美國將受限,而且家人在美簽證也會受到影響。眾所周知,中共不在乎道義上的譴責,最懼怕實質性的懲治。所以,此舉對中共惡人的打擊力度非常強,正中要害。

「天下制裁」活動呼籲世界各國都來制裁港共勢力,中共無法容忍。港府於19日下午發佈聲明稱:部份集會人士要求外國政府干涉香港事務及實施「制裁」,特區政府對此表示極度遺憾。隨後,警方以下三濫手段強令集會停止。

第二,2020開年,香港抗議聲勢不減。元旦日,103萬港人大遊行,要求港府回應五大訴求。警方擔心200萬人上街的紀錄被打破,在當天下午5時半強行中止了遊行。今次,十多萬民眾又一次走了出來,港警故伎重演,無非是想削弱抗議者的銳氣,緩解中共自身的被動局面。

第三,一周前,台灣總統大選結束,強勢抗共、捍衛主權的蔡英文連任,令中共更加頭痛。中共幾十年的港台政策全盤失敗,「一國兩制」再不能蠱惑人心,而且它部署的多方位滲透也面臨被徹查。港台聯手反抗中共暴政,形勢對它極為不利。

第四,「天下制裁」活動得到了全球20多個城市的聲援,美國洛杉磯、三藩市、波士頓,加拿大多倫多、溫哥華,澳洲墨爾本、悉尼,紐西蘭基督城,歐洲的倫敦、巴黎、柏林等地民眾相繼舉行集會聲援香港,希望本國政府也能響應呼籲,共同制裁香港人權侵犯者。這股民間的力量從四面八方衝擊中共,震懾邪黨。

1月19日,防暴警察進入集會現場。(PHILIP FONG/AFP via Getty Images)
1月19日,防暴警察進入集會現場。(PHILIP FONG/AFP via Getty Images)

關於香港抗爭的最新情況,外界還應了解甚麼?

1月15日下午,香港民運人士周庭通過Skype向十幾名在日本大學學習時事的學生發表講話。去年12月,周庭計劃去日本5個校園參觀,再一次要求香港法院撤銷對其的出境禁令,但被駁回。同時,東京大學、東京外國語大學等日本國立和私立學校也向香港法院請求撤銷周庭的旅行禁令,也遭拒絕。此外,黃之鋒被禁止在台灣大選期間訪問台灣。

1月12日,總部位於美國的「人權觀察」行政總裁肯尼思・羅斯(Kenneth Roth)被香港政府拒絕入境。他原本計劃赴港出席該組織的年度人權報告發佈會。結果,發佈會改在紐約舉行。羅斯在電子郵件裏說,「這是對香港基本自由狀況惡化的令人悲傷的證明。」

2019年,中共通過其控制的港府悍然鎮壓反送中運動,引起國際譴責,引火燒身。走入2020,中共面對重重困境:豬瘟未絕,武漢肺炎仍在擴散,貿易戰中被迫大幅讓步,人口老年化加劇,經濟下行,官場混亂。然而,即使走投無路,中共在人權和民主事務上仍保持強硬,絕不擁抱普世價值。它繼續與民為敵,繼續說謊。

如今,中聯辦一把手雖然換了人,可是中共邪性不改,暴力依舊,對自由的壓制依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