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世紀七十年代的中國農村,十幾個衣衫襤褸的農民在田野里拉著一隻犁,生產組長掌著犁舵,指揮大家一邊像牛一樣低著頭、弓著腰拚命拉犁,一邊背詠「偉大領袖」毛主席語錄:一不怕苦二不怕死! 與天鬥,其樂無窮;與地鬥,其樂無窮;與人鬥,其樂無窮!

有時候他們也唱歌:東方紅太陽升,中國出了一個毛澤東;共產黨好;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就是好!

他們比牲口還辛苦,每天天未亮就被帶到地裏,肚子餓的咕咕叫也不敢說,從早到晚像牲口一樣幹活,另外還要唱歌喊口號,晚上還要開會,批鬥、毆打地富反壞右。

他們還要經常鬥私批修,自我檢舉或揭發他人,每個貧下中農每天都在戰戰兢兢中度過,雖然飢寒交迫,雖然比牲口還辛苦,但是牠們感覺總比地富反壞右的社會地位高,所以還要拚命維持,直到有一天象一頭長期遭到殘酷虐待而餓死或病死累死的牲口那樣倒下。

我小時候被城裏的父母送到農村祖父母那裏生活過許多年,所以經常會看到這樣十幾個人代替一頭牛拉一隻犁耕地的景象,看到那麼多人低著頭、弓著腰、哼哧哼哧拉犁的情景,我當時就覺得有些怪怪的。

因為醫療事故,我在小學四年級和初中二年級時不得不休學,不用再到學校裏接受訓練牲口的無產階級教育,可以自由地閱讀大量書籍,尤其是翻譯書籍,我才知道,人類使用牛馬犁地已有數千年歷史了,只有在毛澤東時代,因為牛馬都被人民公社的幹部們虐待死了,或為了招待上級領導幹部殺了吃了,所以不得不把農民當成牛馬來使用。

那幕農民拉犁的情景後來在我的腦海裏不僅紮下了根,而且隨著我對中國社會的深入思考而意義更加鮮明,那副情景使我意識到,共產黨革命的主要貢獻,或者說偉大成就,就是把中國農民變成了牲口,變成了牛馬。

而且十幾個中國農民的力氣才抵得上一頭牛或一匹馬。所以那個時代的中國人,飢寒交迫,如同遇到兇惡主子的牲口,受盡了殘忍的虐待。

後來每次回憶那幕情景,我都感到震撼:共產主義革命其實是牲口革命!是一群像牲口一樣愚昧的共產黨人,下定決心把所有人都變成牲口!

那幕情景,後來也深深地激怒了我!導致我不顧一切地與極權主義肉搏!

這也是我儘管經歷了無數次迫害,受盡苦難,依然堅韌地從事民主運動的強大動力來源:我從內心深處憐憫我的同胞,不願意看到他們像牲口一樣活著。我希望中國人有朝一日能從牲口變成人,能夠像人一樣生活!為此我願意犧牲一切。

那時候95%的中國人是農民,白天累的要死,晚上就一家人蜷縮在草房裏,鍋碗瓢勺和所有吃飯的用具早在1958年都被黨組織沒收用於大煉鋼鐵,或打碎防止私開小灶了。後來因為餓死了四千萬農民,黨組織又允許人們在家裏煮飯,但是各家各戶大抵只有地窖裏的芋頭可以一年吃到頭。

很多人屋裏都是一貧如洗,就是一隻大鍋、幾張破床爛被而已。與世界各地人民相比,那時候的中國人的住房是不折不扣的牲口棚。

那時候被中共用來關押批鬥地富反壞右、走資派的場所,實際上就是以前的牛棚。這生動地證明了,在共產黨人的心目中,不僅人民,幹部也是牲口!

牛群忍受不了虐待,紛紛病死,而中國人的忍耐力超過了牲口,所以無論怎樣虐待,都能夠逆來順受,頑強地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