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月 11 日,台灣大選落幕, 民進黨的蔡英文以 817萬高票,擊敗國民黨韓國瑜的 552 萬票獲得連任。這次選 舉吸引了全球共13個觀選 團,107位學者,其中美國 學者觀選團就有 9 團,共 95 人。這次台灣大選是中美之爭,讓台灣人選邊站:要離美國更近,還是跟中共更近。

中共稱,這次美國深度介入台灣大選,其實以往美國也一直重視台灣,不過今年不同的是,過去近半個世紀美國和中共一直是友好關係,但自從美國總統特朗普改變對中共的態度之後,中美關係就開始全面轉向對抗,最突出的表現,除了中美貿易戰,就是台灣與美國的關係。

這次台灣大選是中美之爭,讓台灣人選邊站:要離美國更近,還是跟中共更近。

美推法案  防中共干預台選

2018 年 3 月簽署允許台美官員互相訪問的《台灣旅行法》後,特朗普總統在 2019 年12月20日正式簽署2020《美國國防授權法案》,包括多項支持台灣安全防衛以及美台安全合作,以支持台灣發展必要的、能力強大的現代國防力量,維持台灣足夠的自衛能力。

法案還首次關注台灣選舉,要求美國國家情報總監在台灣2020年總統大選結束後45天內,提交中共干預或破壞選舉而進行的行動,以及美國為阻止此類行動所做回應的詳細報告。

中共抓台不放  4大原因

2019 年 4 月,白宮貿易與製造業政策辦公室主任、經濟學家彼得-納瓦羅(Peter Navarro)出版了新書《美、中開戰的起點》,書中問道,以下哪個因素最可能讓中國和美國因為台灣引發戰爭?民族主義、 地緣政治、意識形態或道德規範,並提出,如今中美衝突加劇,爆發戰爭的可能性提高,而台灣則是兩國開戰最可能的導火線。

彼得‧納瓦羅(Peter Navarro)的新書《美、中開戰的起點》 (網絡截圖)
彼得‧納瓦羅(Peter Navarro)的新書《美、中開戰的起點》 (網絡截圖)

美國海軍學院的吉原俊井教授也表示:中共認為台灣是最後一塊百年國恥期間失落的領土,讓台灣回到祖國懷抱,是不可動搖的信念,中共幾十年來都不斷重申,中國人準備好為台灣而戰。

但民族主義情懷只是原因之一,至少有另外兩個重大理由,讓北京政府相信,重新掌控台灣這個「叛亂省分」是絕對必要的,一個是地緣政治因素,另一個則是意識形態。

地緣政治上,台灣幾乎位於第一島鏈的中點。中共將領曾說:「台灣如果疏遠中國大陸,中國將永遠被鎖定在西太平洋第一島鏈的西邊。」在此情況下,「中國將會失去復甦的重要戰略空間。」

佔領台灣還牽扯到的意識形態,台灣這個小小的叛亂省分居然可以擁有幾乎完美的民主體系,這讓北京的專制主義者深深恐懼,因為這向中國人民和世界上其他人證明了,北京最常重申的主張是全然的謊言。 

台對美亞太戰略極重要 

從地圖上可以看到,台灣位於亞洲太平洋地區的中心位置,在經濟上是日本取得東南亞原物料(包含石油)的核心,在軍事戰略上更是突擊亞洲大陸最好的「永不沉沒的航空母艦」。

對自由世界來說,只要維持台灣不受中國控制的現狀,不但能夠維持亞太地區的航行自由,維持經濟繁榮,還能夠在中國共產黨預期對外擴張的時候,給予中國致命的打擊。因此美國若疏離台灣,在某方面來說,是為中國海軍敞開大門,讓他們可以暢行無阻進入太平洋中心。

對美國來說,如果中共能以和平或武力手段拿下台灣,就可以將第一島鏈一分為二,並把美國在亞太地區的前線布局切成兩半。要是台灣受到中國的控制,中國的軍艦與核動力潛艇,將可以不再受到美日聯軍的監控,直接從台灣的東部進入太平洋,可能重現美國的珍珠港惡夢。

要是自由世界失去了台灣,中共可以隨時對日本採取經濟封鎖,那麼日本國家隨即正常化,日本、美國、紐澳、印度、東協對中共的戰爭將首先以台灣為首要打擊目標,也就是說,要是中共要統一台灣,太平洋戰爭將會必然爆發,從而毀掉台灣的和平與經濟繁榮。

對中共來說,台灣人民的福祉與經濟利益,並無所謂,中國共產黨所需要的是台灣的軍事戰略位置,想要維持台灣人民的福祉與經濟利益,台灣與自由世界靠攏才是最有保障的。

正因為台灣對美國如此重要,這次中共間諜王立強的投誠,美國在幕後做了大量工作。可以預測,蔡英文連任後,將進一步加強與美國全方位的合作與聯盟。

國民黨要脅王立強  美澳先行動

這次台灣大選,國民黨選情開始時非常好,韓國瑜好像志在必得,可是自從2019年4月香港反送中運動後,台灣人看到中共是如何踐踏一國兩制的,從而開始懷疑親共的國民黨,韓國瑜的選情不斷下滑。

等到了11月下旬,突然又冒出一個中共間諜王立強澳洲投誠案,曝光中共利用網絡水軍控制民間輿論,同時金錢收買台灣媒體,最後導致國民黨在九合一選舉中大勝。

王立強還曝光韓國瑜就是靠中共水軍的竭力宣傳,突然在網絡上紅起來了,然後才在台灣紅起來,中共還給韓國瑜數千萬政治獻金等。儘管韓國瑜等人否認,但曾在北京大學攻讀博士學位的韓國瑜,想當總統已經不太可能。

為改變劣勢,國民黨副祕書長蔡正元及中國商人孫天群,突在聖誕夜對王立強發出「一系列威脅和誘導」。

蔡、孫兩人要求王立強收回先前介入香港示威與台灣大選的言論,並要求他改口說自己因得到民進黨給的「一大筆錢」才說謊的,同時要求他收回對中國創新投資公司主席向心是「中共間諜」的指控等。

蔡正元威脅說,如果王立強在台灣大選前按指令行事,栽贓民進黨,解救向心,他將可以返回中國或者台灣,得到經濟好處,家人也將受到保護。如果不照辦,王立強將被遣返中國面對死刑,甚至可能會在澳洲受到報復。

哪知此事被美國情報局掌握,由於五眼聯盟的關係,美國把情報轉給澳洲情報局。1 月 8 日,就在選舉的前 3天,澳洲重要媒體《悉尼晨鋒報》和《時代報》曝光了 這一威脅案,令韓國瑜的鹹魚翻身計劃失敗。

中共丟了「民族主義」旗杆

韓國瑜敗選,令中共失去了日後對台灣操控的主動權。

中共歷來把台灣問題看得非常重要,因台灣是中共走向世界的天險和門戶,中共想輸出革命,就需拿下台灣。習近平之所以能修改憲法來取消主席任期,與習19大承諾在有生之年必定收復台灣關係極大。

特別是在中國經濟走下坡路、國內外矛盾日益加劇之際,中共高舉民族主義大旗,一直把日本和干涉台灣的美國當成假想敵,經常宣傳說,「為了民族大業,國家領土半步都不能丟」,借愛國主義和民族主義來凝聚道統。

一旦丟失台灣,中共民族主義旗杆就要倒了,因此每次台灣選舉,中共都不惜一切代價地搞破壞。

天意似已不在中共這邊,目前,凡中共一做点什麼壞事、醜事,會很快被曝光出來,比如這次王立強的投誠、香港人的堅持反抗,這些都是「人算不如天算」的實例。

如今 2020 年,中共輸了香港,也輸了台灣,這對中共國內的統治是致命打擊。很多人分析,2020 年將是中共難熬的一年。

民主與獨裁之爭

這次台灣大選,除了中美之爭,當然還有民主之爭,紅綠之爭。

新當選的副總統賴清德在選前多次表示,這次選舉結果將決定台灣未來命運,「中共勢力已經到家門來了,這次不是藍綠之爭,是民主之爭,是捍衛台灣主權、守護台灣民主的一場選戰。」

蔡英文在選前也多次強調,「台灣是華人唯一自由的地方,一定要守住!」

台灣前行政院長游錫堃也表示,2020是台灣的關鍵選戰,過去台灣是有統有獨的藍綠之爭,現在藍色的好像有點褪色變紅,未來台灣應該是綠紅之爭,看香港、西藏等問題,還有新疆被監禁百萬人,可以了解過去講「一國兩制」或是「一中各表」,是非常危險的。

這次蔡英文總統連任,立法院民進黨也超過半數。不難預測,接下來台灣會越來越親近美國,美國也會在軍事上更加有效的援助台灣,而中共也會在暗地裡加強對台灣的滲透和諜報,利用在香港的類似超限戰手法,繼續干擾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