項羽的分封不公惹惱了諸多的諸侯,燕王韓廣、趙王歇、齊國的實際控制者田榮、趙國大將陳餘等,都對項羽非常不滿,而最窩火的就是劉邦。這為後來的楚漢戰爭埋下了伏筆。那麼此時劉邦的境況如何呢?

◎天下再次大亂

項羽在公元前206年的二月分封,大概經過了兩個月的時間,到四月份的時候,諸侯們紛紛返回自己的封國,叫「諸侯之國」。五月份,齊地就發生了叛亂。

戰國時期,齊國是一個很大的國家。項羽把齊國的土地一分為三,封了三個王:一個齊王、一個膠東王 、一個濟北王。其實當時齊國的實際掌權者叫田榮,田榮不服,就把這三個王殺死了兩個、趕走了一個。也就是說,「諸侯之國」一個月之後,齊地就發生叛亂。緊接著,新獲封的燕王臧荼就和過去的那個燕王韓廣打了起來。

還有就是前面說到的趙國。本來趙歇是趙王,現在項羽把趙歇趕到內蒙去做代王,然後把張耳封為常山王,佔據了趙國的土地。同時有一個叫陳餘的人,跟張耳的功勞不相上下,但陳餘跟項羽關係不好 ,所以項羽就沒封陳餘為王。陳餘為此非常惱怒,和趙王歇聯合起來,把張耳給打跑了。

從時間上看,項羽二月分封,四月「諸侯之國」,五月齊地叛亂,八月份劉邦回到關中,劉邦也叛亂了。十月份,陳餘和趙歇聯合起來趕走了張耳。不到半年時間,天下又重新回到了戰國時期的那種大亂的局面。項羽在一片火光血影之間,靠暴力所建立的秩序現在已經土崩瓦解。

◎劉邦入漢中燒棧道

項羽對劉邦是非常猜忌的,他雖然在鴻門宴上沒有殺死劉邦,但是心中對劉邦始終有一些防範。他覺得,如果把關中這個地區封給劉邦,將來很難控制,於是就把劉邦封到了漢中。漢中這個地方,還不是項羽主動要給劉邦的,是劉邦通過張良,張良又通過項伯,向項羽求來的地方。

劉邦進漢中的時候非常窩火,因為劉邦本來看好的是關中平原,八百里秦川,這個易守難攻,是能成帝業的地方。現在項羽突然說不行,你去漢中。劉邦當時氣得想把他的軍隊集結起來與項羽拚命。他手下的人都攔著他說,千萬不能這麼幹,周勃、灌嬰、樊噲都跟他說,你千萬不能打項羽,否則你就死定了。劉邦說:「我怎麼死定了?」蕭何說:「你要跟項羽打,『百戰百敗,不死何為?』」意思是,打一仗輸一仗,你不死,也不會有其它甚麼別的結果。漢中這個地方雖然不好,總比死強吧?「我勸你還是到漢中去,在那個地方整頓你的軍隊,收拾民心。將來有一天,我們再打回來。你還是忍一忍。」

劉邦想一想,自己確實打不過項羽,就忍下了這口氣,往漢中走。劉邦是楚地之人,老家在江蘇省。江蘇是魚米之鄉,農業收成很好,風景也美,冬天的時候也沒有那麼冷,而現在劉邦不得不去漢中,到大山裏面去。劉邦手下的士兵都是楚人,都不願意到大山裏去,都想回家,於是很多人逃跑。

四川是個盆地,四面都是山。進四川可以走水路,所謂走水路就是沿長江逆流而上,經過長江三峽,然後進入四川,長江三峽中有一段叫瞿塘峽,那段地方兩側的山非常高,中間夾著一條水流湍急的長江。如果要是想逆流而上,靠人力划船是划不上去的,只能靠縴夫拉船,船上綁著繩子,然後由人在兩邊的懸崖峭壁之間,沿著長江把船往上拖。縴夫一個失手,船就會一下子失控,被長江水沖下去。當時的灩澦堆有很多礁石,船一旦撞上去,就是船毀人亡,非常危險。也就是說,走水路,沿長江逆流而上,基本上是沒甚麼希望的。

走陸路進四川也很困難。李白有一句話:「蜀道之難,難於上青天。」說的就是進四川的路,非常、非常難走。

唐朝詩人李白,他寫的《蜀道難》是中國樂府詩中最著名的作品,其中廣為流傳的一句就是:「蜀道之難,難於上青天!」圖為南宋畫家梁楷所繪的《太白行吟圖》。(公有領域)
唐朝詩人李白,他寫的《蜀道難》是中國樂府詩中最著名的作品,其中廣為流傳的一句就是:「蜀道之難,難於上青天!」圖為南宋畫家梁楷所繪的《太白行吟圖》。(公有領域)

秦始皇統一天下後,在各地修築高速公路。按照秦當時的統一規定,車子兩個輪子之間的距離是六尺,但在四川只能修五尺道。在懸崖峭壁之間打出一些窟窿,然後把木桿插進去,上面鋪上木板,一輛車都過不去,只能過一個人、一匹馬。如果對面有人要過來,其中一方就得退讓到一個比較寬闊的地方,等對方過去之後,才接著往前走。劉邦要去的就是那麼一個地方。

在山岩峭壁中鑿孔入梁鋪木所設立的棧道。
在山岩峭壁中鑿孔入梁鋪木所設立的棧道。

張良當時還給他出了個主意說,為了讓項羽不再懷疑你,建議你一路走一路燒棧道,進四川時,大軍一過就把那五尺棧道燒了。棧道燒了,人就再也回不來了,說明你沒有野心再回來,這樣項羽就比較放心。於是,劉邦一路走一路燒棧道,底下那些人一看這情況,擔心以後回不去老家,於是一批接一批地逃亡。

◎「丞相蕭何逃跑了」

劉邦也知道底下人逃跑,劉邦自己也想跑,但是他沒辦法,只能往四川走。結果有一天,突然有人來報告說,蕭何跑了!

蕭何
蕭何

蕭何是劉邦的丞相,相當於政府總理,是和劉邦從小一起長到大的兄弟。蕭何跑了,說明軍心崩潰。連蕭何都跑了,那其他別人還不跑啊?《史記》中記載,劉邦大怒,如失左右手,就像丟了自己的左手和右手一樣。可是過了一兩天之後,蕭何又回來了。劉邦看見蕭何回來,「且怒且喜」,又高興又生氣。

氣蕭何逃跑,喜蕭何回來。劉邦問蕭何:「你為甚麼要逃跑?」蕭何說:「我沒有跑,我只不過是去追一個逃跑的人。」那麼蕭何到底去追的是誰呢?請看下一章《國士無雙》。

點播節目視頻和音頻請訪問《笑談風雲》官方網站: https://xtfy.ntdtv.com
點播節目視頻和音頻請訪問《笑談風雲》官方網站: https://xtfy.ntdt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