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雖然是中共建政以來最內外交迫的一年,然而,北京政府不思轉變,反而更加控制人民,並利用社交媒體指責西方國家以及試圖重建形象。專家說,這讓中共看起來更像個巨魔。

澳洲中國研究通訊《中國內參》(China Neican)聯合編輯亞當·倪(Adam Ni)告訴英國《衛報》(The Guardian),對於中國(中共)在各個領域的國際形象來說,2019年是「非常、非常糟糕的一年」。

除了中美貿易戰持續升級外,香港的抗議活動已超過七個月,不僅引起了全球關注,並且越來越多的香港公民站出來反抗北京政權。中國與加拿大、澳洲和英國等國的關係越來越不穩定,因為這些國家更擔心北京對其國家安全構成的威脅。

此外,更多國家及非政府組織公開抨擊中共對少數民族及法輪功等宗教團體的迫害,《自然》雜誌發表2019年對科學最具影響力的十大科學家,列入找出新方法揭露中國(中共)政府從事非法器官移植的溫蒂·羅傑斯(Wendy Rogers)教授。

在國內,中共今年面臨經濟衰退困境,經濟增速是30年來最緩慢的一年,引發人們對失業的擔憂。更有甚者,非洲豬瘟導致豬肉價格節節上漲,中國人民迎來物價飛漲的打擊。

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中國觀察專家薩曼莎·霍夫曼(Samantha Hoffman)說,內外交迫的中共並未削減控制權,反而以其為藉口對人民施加更大的壓力。

「中共從這些事件中集結很多力量,並為其鎮壓及證明對黨忠誠的運動,提供合法理由。」霍夫曼說。

在過去的幾個月中,中共政府發佈了多項規定及限制,煽動新的愛國主義及加強黨員培訓。對於外部壓力,北京採取欺騙手法轉移焦點。在貿易戰之前,中國經濟即已遭遇逆風,但是中共官員將經濟衰退的問題歸咎於華盛頓。

美國加州大學爾灣分校中國現代史專家華志堅(Jeffrey Wasserstrom)教授說:「同樣的,即使香港抗議活動的起因是內部問題,大陸官方媒體也一直在不遺餘力地指控(外國政府),以使它看起來像是外國政府介入的結果。這是中共的一貫說法,稱其是西方國家執意要做的事,以阻止中國的崛起。」

「中共擅長煽動民族主義情緒,然而,這些實則是習近平和中共所面對的問題。」他說。

中國(中共)外交部12月初跳過了北京用來阻止人民訪問外國網站的防火牆,加入推特(Twitter)直接向外界傳達信息。

英國《衛報》報道說,北京已決定在2020年建立面向西方的社交媒體戰線。除了外交部,中共在英國、奧地利、沙特阿拉伯、津巴布韋和尼泊爾的大使也在去年加入推特,對批評中共或未報道其官方信息的人士或團體,予以反擊。

觀察人士說,中共的這個戰略不太可能奏效。

「中共通常完全沒有處理外界批評的能力,中共的機關只會一而再地笨拙回應。」中國現代史專家坎寧安(Maura Cunningham)說。

「他們可能以為用英語發推文,將有助於糾正全球對中國和中國共產黨的誤解,然而這樣做適得其反,讓他們看起來與現實脫節或者像個巨魔(troll)。」她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