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節臨近,中共要求中國人從網絡到社區不過聖誕節,而網民則發起「聖誕快樂,抵制微信」的全民非暴力行動試水。網民們相約在聖誕節這一天做到:不登錄、不支付。

近日,署名「瓦爾登」的網民在品蔥網等平台發出倡議書,稱在國內試驗性發起一個「抵制微信」的活動,一方面是對香港抗爭的一個小小的呼應,更重要的是喚起公民意識,為今後即將到來的抗爭浪潮做足準備。

據悉,品蔥被稱為牆外知乎,是一個服務器設在國外的中文社區。因為脫離了中共的言論管控和網絡實名所產生的恐慌,許多網民特意翻牆出來,討論一些在牆內比較「敏感」的話題。

網傳中共官方發佈禁止一切聖誕慶祝活動的通知。(網絡圖片)
網傳中共官方發佈禁止一切聖誕慶祝活動的通知。(網絡圖片)

文章認為,暴政最強大的幫兇——微信,控制著人們的行動和思想。在國內,微信被封司空見慣,不少人經歷禁言、封號、或因言獲罪。人們長期生活在被管制的狀態下,甚至意識不到這樣的惡。

文章表示,「微信號後,微信群裏,不是一具具行屍走肉,那是一個個渴望自由的靈魂。我們決意以一次沉默的行動,拉開我們反抗的序幕。」「這是一場非暴力不合作運動的先聲。這是一場仿傚香港抗爭者無大台模式的綵排。」

網上另一篇《相約聖誕:踐行一種公民生活》的倡議書也提出,「無論微信給我們提供多少便利,也改變不了微信作惡的事實:微信淪為體制的工具,無時無刻監控著你,謊言與恐懼如影隨形。」

文章呼籲民眾行使公民權利。認為「我們承受雙重傷害:一是來自體制的暴力,二是來自集體的冷漠和無知。」「封殺成為常態,……投訴無門。」「不!我們要奮起反抗!」「做一個公民,無所畏懼!」

倡議者還製作了一些抵制微信的和不太敏感的創意圖片,供網民們轉發朋友圈。

倡議者製作了一些抵制微信的、比較溫和的創意圖片。(網絡圖片)
倡議者製作了一些抵制微信的、比較溫和的創意圖片。(網絡圖片)

網民紛紛跟帖表示支持和響應,「這樣事好操作。」「有個蔥友說得好,千言萬語不如實踐一次。」「支持,但象徵意義為多啦。」「我做!……就應該從這些小事開始組織。」「支持抵制微信活動,這只是每個人的一小步,但卻是追尋自由的一大步。」

網民「沉默的廣場」表示,現代人的生活被微信綁架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更可怕的是裁決的權利完全掌握在一家企業手上,它不用依照任何法律,就可以剝奪你的通訊權利。

「我主張通訊工具多元化,避免單點失效的風險。另外我也不滿微信的內容審查,因此一直建議身邊的人多用私隱保護做的更好的app聯繫。我的方案是:和國外的朋友多使用Messenger或電報,正事發電郵,和家人多用電話聯繫。同時關掉朋友圈和訂閱內容,最大限度減少對微信的依賴。」該網友說。

互聯網網絡自由觀察人士古河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抵制微信的活動象徵意義大於實際意義,現在的象徵意義其實是一種宣傳,因為普通老百姓不知道微信的危害性。

古河表示,微信是中共政府用來控制老百姓、監控老百姓的非常重要的工具。中共把它和很多方面掛起鉤來,比如誠信、社會指標、工作、學習等有意識地掛鉤,這樣就使得百姓無法擺脫。

「從老百姓的角度來說,微信感覺很好用,符合了大陸老百姓的生活習慣、使用習慣,所以它就像一個鴉片一樣的,老百姓吃了這個鴉片就是上了癮,不想擺脫。所以抵制是甚麼意思呢?就是揭露微信的危害性,讓老百姓認識到微信對自己的生活、工作、學習、家庭等等一系列的監控。」他說。

微信收集全世界情報 監控民眾

騰訊公司去年3月宣佈微信(WeChat)已超過10億個帳戶。NPR(National Public Radio,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台)報道,隨著中國科技公司在中國以外地區擴張其業務,他們也掃瞄外國用戶的大量數據。荷蘭互聯網研究人員表示,每天在中國境內外進行的數百萬次微信對話都會被標記、收集並存儲到與中共公安機關相關的數據庫中。

微信被指已成中共國際超限戰的核武器。因為存在著大量把微信作為唯一即時通訊方式的人群,包括那些需要與他們發生商務或社交聯絡的人們,使得中共通過微信監控和收集情報的範圍遠遠大於華人圈。在微信後台的中共公安部就可以輕鬆收集到全世界的各種情報。

網友「Fredrick」認為,支持抵制微信,有替代方案才能有效抵制。最有效的抵制還是發動西方政府制裁騰訊、微博、阿里巴巴這類企業。

獨立政經分析人士秦鵬向《大紀元》表示,這個活動代表了這些人的覺醒,這種勇氣值得讚揚。更重要的是一種反抗精神,對暴政幫兇說不。可能會帶動產生更多的效果,比如有人在海外起訴微信。

「有人敢反抗,有人敢告它的話,它真的會很麻煩。」他說。

香港反對暴政運動 喚醒民眾

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維權人士對《大紀元》表示,微信具備非要豐富的監控功能和特殊用戶功能限制,是因為微信在軟件開發的初始階段就規劃了產品的篩選和監控功能。

有許多證據表明,微信正把許多用戶的信息,包括對話內容、生理特徵、位置、消費信息、健康狀況等報告給政府。有一些城市甚至不使用微信就無法駕車駛離停車場,無法在一些餐館點餐。

該維權人士認為,對微信的抵制行為很有作用和意義。「即使我們在短期內改變不了人們被數字帝國監控的局面,但是起碼可以喚醒更多民眾重視個人私隱和自由被不斷侵蝕的狀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