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8日到20日中共主席習近平到訪澳門,出席澳門主權移交20週年典禮,並給澳門帶來新政策:要從博彩業轉型到旅遊業和金融中心,北京宣佈這樣做,實際能否做到呢?

澳門形同戒嚴

早在半年前澳門就加強了保安防範措施,等到最近這一周,港澳關口保安檢查變得更緊張。有香港居民上周五去澳門時,不但安檢時間多了 2-3 小時,警察反復查證件、搜身,還必須經過人臉識別機器的鑒定才能進入澳門。不事先通知就使用大陸的人臉識別系統,這令香港居民很氣憤。

如今澳門當局亦在海陸交通實施臨時管制及禁航,港人坐金巴過關,45分鐘變成了兩小時,多名警員在澳門市內巡邏,警車亦泊在路邊隨時候命。澳門國際機場保安同樣嚴密,南北兩個停車場停止開放,巴士路線此3日內需改道,「路面實況」手機應用程式亦暫停使用。剛通車不足一周的澳門輕軌氹仔線宣佈18-20日3天停運。

習近平下榻的新竹苑,更有眾多治安警員駐守,大門設有金屬探測器作為安檢,新竹苑旁邊的休憩區亦暫時封閉。

澳門全城草木皆兵,如同「戒嚴」。巿民怒斥「皇帝駕到,極度擾民」!

習未出門先尷尬 

就在習行將動身前夕,國際評級機構惠譽(Fitch Ratings)12月16日發表了評級報告,把澳門的評級展望由「穩定」下調至「負面」,長期外幣發行人違約評級(IDR)則維持在「AA」級。惠譽早不調、晚不調,偏偏在習近平將要到訪澳門前下調,讓北京出了洋相。

惠譽表示,澳門被下調評級原因,與下調香港評級的原因差不多。主要是澳門與中國大陸在政治、金融和社會的聯繫越來越緊密,使兩地的主權評級趨於一致。

今年9月,惠譽把香港的評級從「AA+」下調到了「AA」,評級展望為負面。這是24年來第一次調降香港信貸評級,原因是中共對香港的影響越來越深。另外,惠譽在12月12日新報告中指出,沒有證據顯示香港的抗爭活動對香港的地位有負面影響;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沒有改變。

圖為全港最高地標建築物環球貿易廣場(ICC)。(宋祥龍/大紀元)
圖為全港最高地標建築物環球貿易廣場(ICC)。(宋祥龍/大紀元)

大灣區發展綱要

18 日下午4 點習近平和彭麗媛到達機場,澳門特首和很多小學生持鮮花迎接。

據澳門媒體稱,習近平這次帶了很多「大禮包」,包括在澳門成立一個以人民幣計價的股票交易所,中共政府指令國有銀行及企業協助澳門進行金融基建,兩名協助上海證券交易所發展的官員身處澳門,協助成立澳門證券交易所。同時北京還準備加快推進已經在進行中的人民幣結算中心,並且還準備撥給澳門一部分土地進行開發等等。

此前有匿名中共官員向路透社透露,「以往金融業給香港保留,過去把所有優惠政策都給了香港」。但是現在北京「希望澳門的經濟多元化」,未來重點是旅遊業和金融業,使其打造成新加坡那樣的國際會議中心等等。

其實早在2019年2月的《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以及中共兩會上,就有人提出將(珠海的)橫琴劃入澳門,建設「大澳門」來充當大灣區的「副金融中心」,提出要「研究在澳門建立以人民幣計價結算的證券市場」。

北京這些計劃表面上是搞「賭城轉型」,最近幾年大陸經濟不好,到澳門賭博的人急劇下降,澳門經濟下降了 2.5%,更多人認為,北京此舉是「意在懲罰香港」,甚至準備用澳門替代香港的金融地位。

中共官員:澳門只是備胎

澳門有媒體評論說,香港有示威,澳門沒有,香港人不聽話,澳門人聽話,因此,「香港要懲罰,澳門要獎勵」,習帝來就是為了「論功行賞,推出一系列措施,扶助澳門成為金融中心,取代香港。」

路透社曾引述中共官員稱,中國推動澳門發展金融基建,是避免香港巿場出現重大動盪時影響中國商業,目的並非取代香港,給予中國在香港情況惡化時作應急選擇。

香港「反極權」民主抗爭已經長達半年有餘,抗議民眾與港府和北京之間正在發生拉鋸戰。面對香港人不屈不撓、無畏無懼、像水一樣的抗爭,北京和港府顯得有些一籌莫展。除了一次次升級武力之外,再沒有什麼更好的辦法。

北京和港府升級武力不僅對香港人不起作用,反倒招致國際社會的廣泛譴責。特別是美國,制裁中共、港共官員的法律已經實施,使中共、港共官員投鼠忌器,不敢再像以前明目張膽侵害香港人權。

有人稱,打又打不得,丟又丟不得,尷尬之下,北京找備胎也不難理解。

專家:以澳代港比登天難

中共表面說澳門只是應急選項,但等到香港真的出事了,中共真的會想用澳門取代香港,儘管很多財經專家稱這「比登天還難」。

曾在大陸工作過10年的胡采蘋表示,從開始上班的第一天就聽說,北京要拿上海取代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到現在也沒有取代。要想成為一個國際金融中心,「要有足夠的產業支撐金融活動」。金融活動不可能憑空發生,需要足夠開放的外匯政策和匯價穩定機制。

她表示,能不能成為金融中心,比的是社會的成熟度,「高度成熟而像樣的(decent)甚至有點冷血的社會決策機制,才有可能運作金融中心」。「上海、深圳都不可能」,澳門更是妄想。

大陸財經傳媒分析,香港法律體系是「普通法系」,強調的是衡平(Maxims of Equity)原則高於一切。司法機構獨立性較高,可以保護私有財產及合同自由免受國家干預。文章指出,沒有普通法系,就沒有金融系統。而澳門是沿用葡萄牙遺留的從屬於政府體系的「大陸法系」。司法獨立性和能動性等方面,都無法與「普通法系」相提並論。

很多專家學者表示,無論在法治、經驗、配套等哪個方面,澳門都難以取代香港的金融地位。這個決定權並不在北京,而是在於國際認可。北京的這個荒謬主意,只是「枉費心機」。

中共要插足葡萄牙語系

據中共官員透露,澳門證券交易所成立初期集中債券交易,鼓勵中資在澳門發債,同時集中針對初創企業及葡語系國家目標企業,以免與港深股市直接競爭。

與香港股市發達不同的是,澳門人不喜歡股票,而喜歡債券。據統計,截至2019年6月底,澳門居民債券投資市值達5,391億元,佔整體境外證券投資的67%,當中投資內地實體發行債券就超過2,000億元。這反映當前澳門人投資習慣傾向債券為主。

世銀數據顯示,澳門人均財富在全球僅次卡塔爾排行第2。以購買力平價計算,澳門2018年人均GDP超過12.2萬美元,超出香港近一倍。香港只有6.4萬餘美元。

回頭看大陸,大陸各級地方政府和國營企業大多陷入債務危機,靠到處借錢來維持生存,如今中共要在澳門大搞用人民幣結算債券中心,這無疑是要騙澳門人的錢,去給大陸病入膏肓的經濟輸血。

中共送給澳門人的不是大禮,而是木馬(Trojan Horse)。

中共想把澳門交易所瞄準初創企業及葡語系國家目標企業,葡萄牙首都里斯本已經有股票交易所,隸屬位於荷蘭阿姆斯特丹EURONEXT旗下,但成交量不大。

有評論嘲諷說,澳交所發展潛力巨大,未來吸納巴西及非洲葡語國家如安哥拉、莫桑比克(莫三鼻及)等窮國家的IPO生意,說不定做葡撻都可以上市。

澳門金融還不如深圳

不過,中共說的不是要把澳門建成債券中心,而是「金融中心」。如何能做到這點呢?

澳門的經濟實力很弱。2018年澳門非博彩業GDP只有1,649億澳門幣(1澳門幣等於 0.97 港幣),與香港3萬4千多億港幣GDP相比,澳門池內熱錢要撐起證交所,也實在不太現實。即使將橫琴劃入澳門,雖其近3年GDP快速增長,也未到千億規模,疊加澳門後要支撐整個金融中心,似乎有相當難度。

亞太區還有多個交易所可選,為何非澳門不可呢?也有人說,深圳都比澳門更有實力辦成金融中心。

根據著名經濟學家張五常的說法,深圳會成為地球經濟中心,超越上海和矽谷,深圳將會是灣區龍頭。他的根據是,深圳有東莞水平的工業區,還有惠州做後盾,而且文化上對外來人才的吸引力很大。

然而澳門沒有東莞,產業與外來專才更單一得很,又何來取代深圳,成為地球經濟中心?澳門唯一優勢是「一國兩制」,但「一國兩制」內容實際剩下了多少,則要由外國的金融機構來評價了。

很早以前就有人說,澳門金融中心最終只吸引到未能到其它交易所上市的「老千股」(垃圾股),甚至會因為不夠成交而草草收場。如果澳門單純只是讓廣東省企業來掠水,則大可不必開業。因為金融也需要大量的金融才俊,這不是賭場疊馬仔就能勝任的工作。

也有人認為,中共是魔鬼控制的政權,假如中共為與美國較量而拿香港當戰場,採取各種超限戰手法,最後中共完全拋棄香港,也可能。

中共在國際上早就網羅了一些邪惡國家,比如伊朗、北韓、委內瑞拉、俄羅斯等,還有一帶一路的國家,以及西方自由社會的財閥很多已經被中共收買,他們貪圖中國的人口大市場,想與中共一起分吃人血饅頭,在最後關鍵時刻他們也許為自身利益,而拋棄香港選擇投資澳門。

人算不如天算,香港人這次順從天意,站在反共最前線,天理在香港這一邊,按天理大福報歸港人。

港黑色星期三 一天8人死

1裸體墮樓 1僅13歲墮樓 6車禍亡 葵涌裸屍  紅磡13歲學生墮樓  粉嶺嚴重車禍

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昨天到達澳門準備出席澳門主權移交20周年的活動,而同日香港則發生兩單高處墮樓案,在粉嶺發生嚴重巴士交通意外,造成6人死亡,至令香港一天內共8人死亡。

昨日早上7時39分,有住客發現一名中年女子倒卧在葵涌禾塘咀街85號葵和大廈4樓的平台上,全身赤裸。經報警後,有警員及消防到場,證實女子已經死亡,遺體需經由消防雲梯移送至地面。

警方一度封鎖現場,初步調查顯示,女子年約40多歲,為該大廈的租客,由中層跳下,警方已聯絡其家人了解詳情,作進一步調查。

「 無可疑 」才可疑

在連登平台上,網民質疑全身赤裸怎麼會「無可疑」?自從反送中運動以來,以高處墮下或浮屍方式發生的屍體發現案之頻密,網上曾有消防人員言論流傳,指屍體發現的個案數字有異於正常。

同日下午,紅磡一名13歲男童懷疑墮樓昏迷,送院搶救不治。事發現場為紅磡樂民新邨樂善樓對開簷篷,有人發現一名穿校服的男童倒卧該處,懷疑他從高處墮下。警方及消防接報到埸,救援人員爬上簷篷位置,發現男童昏迷,救護車將男童送往醫院,經搶救後不治,警方正調查事件,案件由「有人暈倒」案改為「有人從高處墮下」案處理。

同日下午4時多,一輛九巴978線沿粉嶺公路東行駛至近松柏塱時,撞到路旁一棵大樹,上層左邊車身被劏開,有乘客被拋出車外,據報現場超過40人受傷,其中5人當場死亡,1女乘客在送院後搶救無效,令車禍死亡人數增加至6人,39人受傷。

6名死者中其中3人伏屍巴士上層,1人在樓梯,另有2人被拋出車外。39名傷者當中4男1女嚴重,15男13女穩定。

有乘客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在意外發生前,沒有感到巴士行車不正常或有異樣。意外發生那刻很突然,也很快。

據了解,肇事巴士車長姓文(56歲),為九巴資深車長,事發路線978號路線,來往灣仔北至粉嶺華明,肇事巴士車牌為TA6723,轄屬九巴上水車廠。消息指,肇事車長原本並非駕駛該路線,事發時是應九巴車務配派要求駕駛該路線。

中國問題評論員晨鐘說,國家元首出訪,其管治的地方卻發生墮樓、死人、嚴重車禍事件,是很不吉利的兆頭。巴士損毀程度夠厲害,按乘客的描述,巴士表現正常,説是突然撞樹,卻損毀到這種程度?!屍體為何在習近平到澳門同一天發現?說不出,有不妥當,像攪局感覺。當然,在黨內,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