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長達一年多的談判後,中美雙方終於達成了可執行的、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清華大學前講師吳強對此表示,中共做出妥協。

12月13日,美國與中共官方都確認,雙方就第一階段經貿協議文本達成一致。

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聲明說,協議要求中方經貿體制在知識產權、技術轉讓、農產品、金融服務以及匯率領域進行結構性改革;中方承諾在未來幾年內將大量購買美國的商品和服務。

聲明說,最重要的是,協議建立了一套強有力的爭端解決機制,可確保迅速、有效地實施和執行。

《華爾街日報》12日報道,據聽取中美貿易談判簡報的消息人士透露,美方提出的協議內容包括快速撤回機制(snapback),如果中方不履行它的承諾,那麼美國的對華關稅稅率將恢復到原來的水平。

清華大學政治學系前講師吳強,13日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表示,在過去一周,北京的局勢發生了微妙變化,而這一變化是北京願意做某些讓步的重要因素。

「隨著貿易戰的進行,即使是特朗普個人想把貿易談判進行下去或僅僅與關稅掛鉤,但實際上中美雙方以及中國(中共)與世界的關係在過去一年多以來,發生了一次深刻和劇烈的變化。美方的安全戰略考慮都在重新評估中國(中共)的情況。」吳強說。

近一段時間,中共遭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戰。

首先是美國總統特朗普11月27日簽署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使其成為法律,美國眾議院12月3日通過《維吾爾族人權政策法案》。

其次,以美國為首的29個北約成員國,12月4日在倫敦達成一份聲明,重申相互支持的立場,首次指出中共對北約構成新的挑戰。

還有,12月11日,美國國會眾議院通過了總額為7,380億美元的國防授權法案,並將議案送交參議院。美國參議院預計下星期就議案進行表決。特朗普總統已經保證說,只要國會通過國防授權法案,他將儘快簽署生效。

其中,6,500億美元的預算用於國防項目基本支出。輿論認為這是美方前所未有地加大了以中共為戰略目標的一項支出。

吳強表示,中共外交正遭遇50年來最嚴重的挫折,改變了此前中共對全球化的幻想,這也是中共在貿易談判中所面對的一個基本格局。「在這種情況下雙方簽署的第一階段協議,對中國(中共)來說是一個極其重要和必要的,而且是迫不及待的事情。」

吳強認為,中共對第一階段協議,做出了一定程度的妥協。他相信未來歐洲等西方國家可能會倣傚美國。

過去一年多的中美貿易談判中,外界認為,最不能讓中共接受的就是,美國要求其對中國經濟進行「結構性改革」,因此今年5月,中共反悔了已接近達成的協議,導致中美貿易談判失敗。隨後,美方接連對中國商品加徵關稅,對中國高科技公司進行制裁。

6月15日,美國對中國2,000億美元的商品加徵25%的關稅;今年9月,美國對中國1,200億美元出口商品徵收的15%的關稅。

而中美達成第一階段協議後,特朗普發推文說,中方同意許多結構性改變,並大量購買農產品、能源和工業製品以及更多。

特朗普指,美國此前對中國2,500億美元商品加徵的25%關稅稅率不變,對今年9月份1,200億美元商品加徵15%的關稅稅率減半(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