饒引之(Y.C. Jao)是一位受人尊敬的中國記者,1949年4月他在美聯社(AP)工作時,蔣介石敗退,毛澤東的紅軍衝進了南京,隨後共產黨統治中國。

當年的饒引之四十多歲,身材高大,博學多才,思想開明。他曾在1920年代在密蘇里大學新聞學院學習,十年後返國教授新聞學,並為外媒撰寫英語新聞。

當時的美國駐華大使向饒引之推薦了美聯社。作為一名記者,饒引之在美聯社南京辦公室負責人西摩·托普(Seymour Topping)的手下工作。那時的南京還在國民黨的掌控之中。

但是,誰也沒想到,中共當局於1951年4月下令處決了他。新政府指控饒引之從事「間諜」和「反革命」活動,並將這一切都歸咎於他為美聯社工作。

68年後,美聯社12月11日為饒引之的犧牲舉辦紀念活動,在其紀念牆上放上了饒引之的名字,感念這名為美聯社報道而倒下的記者。饒引之的兩個孩子饒建(Rao Jian,音譯)和饒繼平(Rao Jiping,音譯)特地從中國趕來美國參加紀念儀式。

美聯社執行總編莎莉·布茲比(Sally Buzbee)表示,將饒的名字加到美聯社的榮譽牆上是應該的。「饒引之在中國動盪的年代被殺害,但這不能消除他死於獨立新聞事業的事實,我們為他的勇氣和他為美聯社全球的讀者報道中國新聞而付出的最終代價表示敬意。」

饒的長子饒建說:「我父親為美聯社工作而犧牲了,美聯社舉行紀念儀式當然是正確的。它將撫慰我父親的在天之靈。我所有的兄弟姐妹都感同身受。」

「我不知道為甚麼我父親留在南京,但是他(在南京)繼續為美聯社報道,我記得我看到他用打字機打英文。他每周都會寫一個故事,然後郵寄到美聯社香港辦公室,而他每月從美聯社獲得150美元報酬。」

饒建說:「所有這些活動都是公開的,他試圖了解社會的發展,並根據報紙和廣播電台的信息撰寫故事。它與間諜活動無關。」

12月11日同時被紀念的還有前攝影記者穆罕默德·本·哈利法(Mohamed Ben Khalifa),他於今年1月份在利比亞的黎波里(Tripoli)被殺害。

饒引之侄子的信件

翻開美聯社的歷史,饒引之的故事幾乎快被人所遺忘。直到2018年,饒的侄子饒季龍(Jilong Rao,音譯)寫信給美聯社總裁兼首席執行官加裏·普魯伊特(Gary Pruitt),呼籲人們關注饒的去世,這段故事才再次曝光。

饒季龍隨函附上了一份正式文件的副本:1983年,中國(中共)法院拒絕了饒家人要求恢復饒引之名譽的上訴。饒家表示,沒有證據能表明饒引之曾從事過間諜活動。

但中國(中共)法院仍裁定原判決成立。法院稱,在美國通訊員被驅逐出境後,饒引之仍定期寫信給美聯社,這些信件內容包含「謠言、誹謗和反革命言論」,相當於「代表帝國主義蒐集情報」。

中共上台後 托普把辦公室鑰匙留給了饒引之

饒季龍給普魯伊特的信是美聯社重新審視饒引之過去的催化劑。美聯社的檔案中幾乎沒有提到他,但他的同事、現年98歲的托普立刻想起了饒,並勾勒出了這段歷史故事。托普是美聯社在外國服務的資深人士,後來曾擔任《紐約時報》的執行總編輯。

饒引之曾在南京擔任托普的助理。共產黨上台後,美聯社的美國記者被禁止在中國報道,相繼被轉移到台灣或當時由英國治理的香港。

當托普離開南京時,他把美聯社辦公室的鑰匙留給了饒引之。饒本人顯然從未考慮過離開。據他的兒子饒建說,其父沒有感到自己身處危險之中,相反,他將自己視為當局和美聯社之間的潛在溝通橋樑。

托普在他的著作《冷戰前線》(On the Front Lines of the Cold War)中寫道,饒引之最初很樂觀看待共產黨的到來。「但是,隨著夏天的過去,共產黨開始加強控制,他開始謹慎地發表意見。當我離開南京時,……他對共產黨並不信任。」

托普於1949年9月離開南京。那年1月,饒引之代表美聯社前往北京與共產黨會面,為托普申請簽證,以幫助他為美聯社在中國做報道。不久之後,饒給前美聯社上海辦公室負責人弗雷德·漢普森(Fred Hampson)寫了一封信,信中談到了這次旅行的結果以及他的不安。漢普森當時人在香港。

饒引之:為了真理我必須說

饒引之在1950年的一封信中說:「為了真理我必須說,北京對於美國記者來說不是一個非常宜人的地方。……長期而激烈的反美宣傳對中國人有一定影響。」

「一名外國記者必須格外小心以避免被驅逐,一名為外國媒體工作的中國人需要雙重的小心。事實上,他不能被驅逐,但是更糟的事情可能會發生在他身上。您可以因此迅速理解我的願望,即我們在這裏開工、任命一位外國人,這樣我就可以將自己的精力限制在翻譯和口譯員的職責上。」

在短短幾個月內,饒被召去參加共產主義灌輸課,並被詢問他與美聯社的關係。他給漢普森寫信說,他承受著壓力,當局希望他為共產黨從事宣傳。不久之後,饒引之與美聯社之間的所有聯繫都停止了,儘管他的家人說饒引之持續通過郵寄的方式毫不隱諱地向美聯社致信。

1951年2月,由於韓戰加劇了中美之間的敵對情緒,中共開始了大規模的內部清洗,敦促人民譴責反革命分子,大規模審判之後又執行了一輪處決。

饒的兒子說,中共派人來逮捕其父時,父親並不擔心。他告訴妻子他很快就會回家。

《上海解放日報》(Liberation Daily of Shanghai)1951年5月5日報道說,秘密警察4月27日,在南京、杭州和另外兩個城市的突襲行動中,逮捕了數百人,其中有饒引之。

一篇美聯社新聞被刊在《解放日報》上,稱饒為「著名報紙人」(well-known newspaperman)和美聯社前僱員。托普寫道:「此後,我們從未聽到過饒的任何消息,或任何有關他的消息。」

不過在這些新聞消息出來之前,饒就已經被處決了。他的家人後來得知了死亡日期:1951年4月29日。饒引之去世時,中共禁止西方記者入境中國大陸,而韓戰引起了遠東地區大部份的關注。美聯社也沒有與饒的家人聯繫。

饒季龍說,饒的家人難以接受這個事實,而饒的孩子此後大部份時間都遭受迫害。饒引之死後不久,他的母親很快因傷心而逝。他的妻子則以縫製衣服來撫養自己的孩子,隨後在1960年代去世,部份原因是悲傷和生活艱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