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加中國「世界律師大會」的各國代表們,您們好:

我是至今被強制失蹤第844天的中國人權律師高智晟的太太耿和。

當聽到中國將在12月10日世界人權日,舉辦世界律師大會的消息時,首先是感到很可笑:一個可以隨意吊銷律師執照,可以無端抓捕律師,可以在光天化日之下讓律師失蹤的國度,居然有臉面舉辦世界律師大會。如同在傾舉國之力封鎖互聯網的中國舉辦世界互聯網大會一樣!這樣的大會如果在北韓舉辦也許更為合適!更為震驚、可笑的是:世界律師協會的主席等人,許多西方自由民主國家的律師代表,居然堂而皇之去中國參加這樣的大會!

世界律師協會的宗旨是:強者面對公正、弱者得到保護、和平得以永續。那麼請問與會的各國律師們,你們是以怎樣的心態和目的去參加這個大會的?

如果你們是要藉助這個舞台為你們的同行——在中國遭受迫害的律師們發聲和呼籲,那麼所有中國的律師和人民會感謝你們。因為在中國,律師連自己本身的基本人權、職業權利都無法保障,更別說為當事人辯護了。作為一位在中國失蹤的知名律師的太太,作為兩個孩子的母親,我要對前往中國參加世界律師大會的大牌律師、法官們呼籲:如果你們是要實現律師協會的宗旨——「強者面對公正、弱者得到保護」!就請你們借用這個平台為我的丈夫、你們的同行——人權律師高智晟發聲吧。他因為替弱勢群體辯護、為完成律師的責任而被中國政府抓捕,坐完3年監牢,緩刑5年,受盡酷刑折磨,九死一生,現在又被強制失蹤,至今844天不知生死!

2014年8月,高智晟出獄後,就一直被軟禁在陝北偏遠村莊的大哥家。他被迫害得只剩下寥寥無幾的幾顆牙齒的情況下,都不被允許去附近城市的醫院治牙、看醫生。在這種被限制自由的情況下,高智晟仍然為許多人權受迫害者撰寫了大量的文章,並出版了兩本專著。其中為709律師事件寫過不低於8篇文章來伸張正義。如《王全璋律師可能的命運》、《寫在709事件兩周年之際》、《全人類正義力量合力促中國釋放王全璋等709人權勇士》、《黎明前黑暗裏的人權困境》、《郭飛雄願望背後的地獄圖景》、《2016年中國人權報告》等。兩本專著是《2017年起來中國》和《中華聯邦共和國憲法草案和制憲思想》。

2017年8月13日,我和孩子及家人與高智晟失去聯繫,所有家人、朋友都找不到他了。我過去的844天裏,我們不斷追問、尋找、查詢,四處打聽,中共當局至今沒有給出任何解釋和說明。

你們有責任和義務向邀請你們的中國政府質詢:高智晟律師還活著嗎?關押在哪裏?你們理應本著「強者面對公正、弱者得到保護」的宗旨——強烈要求中共當局釋放我的丈夫高智晟!

同時要求中共當局無罪釋放江天勇、余文生、王全璋等,及其他許多仍然被囚禁、被失蹤、不允許親人探視的中國律師們。

我的先生高智晟曾說過:在一個長期的非公正社會裏,政權總是使用暴力手段壓制追求公正的人民,這必然會引發越演越烈的反抗,這是中國每年發生數以萬計的群體抗暴事件的原因,這也是這種極權制度的規律。

爭取人權自由乃人之本性,生生不息,代代不止。不自由,毋寧死!這便是高智晟們在惡劣環境裏仍不屈不撓地堅持著的偉大價值所在,這也是國際正義力量堅定地支持中國人民爭取自由民主的偉大價值所在!

你們作為世界級的律師組織,大牌律師、法官們,在強權政治和金錢收買面前,將作何抉擇呢?是要在全球反對共產主義的歷程中留下輝煌的一頁,還是在世界人權紀錄中留下最無恥的一頁?

歷史將留下你們今天的作為!

謝謝!

耿和

2019年12月6日

(篇幅所限,文有刪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