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0日,是國際人權日,也是備受詬病的「世界律師大會」閉幕日。中國被打壓維權律師家屬要求當局停止對律師群體的迫害,保障他們的合法權益。

在「世界律師大會」舉行的當天,9日,709辯護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豔女士遭到北京市石景山區國保、北京市八角派出所警察等十多人上門騷擾,他們要限制許豔4至5天不許出門,數次猛推許豔,罵許豔是走狗,漢奸,賣國賊。許豔呼籲外界給予關注,並要求司法機關立即停止對余文生律師違法的超期羈押。

12月9日,世界律師大會召開的第一天,我被北京市石景山國寶、北京市八角派出所警察等十多人,限制出門。而且說10號還會繼續限制我出門,請大家關注,謝謝。

被稱為「中國良心」的高智晟律師被失蹤已近850天,他的親屬及聘請的律師四處尋找也未獲音訊。高智晟律師的太太耿和女士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談到此哽咽著說:「爭取人權自由,是人之本性,『不自由,毋寧死。』希望國際的正義力量能給予中國這些仍在努力爭取民主自由的力量一些支持。」

提到此次「律師大會」,耿和認為在這樣一個獨裁的國家,尤其是在國際人權日開會,這是中共對全世界正義的挑釁,也是對全球律師的一種賄賂與招安。她希望在全球反共的進程中,世界律師組織和參會的人員,能把握好歷史機會,做出正確的選擇。

李和平律師的妻子王峭嶺女士表示,709案後,中共對律師及家屬進行全方面打壓,令其形象一落千丈,「我們好多妻子去北京律協、全國律協這些覺得能為律師說上話的所謂的民間機構,但是他們都不敢見我們。」此次開會中共是想挽回一些形象,但這不能只做表面工作,為甚麼作為主辦方的律協都不敢為律師說話?

「我先生被抓之前,在做聯合國的一個項目,就是反對酷刑。他被酷刑22個月回來時,說出了一句發自肺腑的話:他的經歷是花幾百億都買不來的一個酷刑的經歷,因為他就是研究和反對酷刑的。」王峭嶺認為,(當局)必須要停止再抓捕律師,確保這些律師的權利不再被損害。

「我們反對酷刑,把自已經歷酷刑的真相說出來,能夠使很多人免於酷刑,使整個社會向著法制的方向去發展。」她說。

中共在大陸製造的人權災難,已經危及到全世界,不過越來越多的國家已清醒地認識到共產黨的邪惡,全球正在形成反共聯盟。

中國著名盲人維權律師、美國天主教大學與威瑟斯龐研究所(Witherspoon Institute)人權學者陳光誠先生分析認為,中共想利用「律師大會」掩蓋其踐踏法制、迫害人權等等在國際上所造成的負面反應,但這個敗局已是不可能逆轉的。

陳光誠指,(中國律協)是共產黨用來控制打壓律師、統戰律師的機構,國際律師協會和他們站在一起,本身就是對國際律師協會名譽的極大損傷,這是不能接受的。共產黨深知國際社會尤其是民主國家,司法界、律師這一層面的人在社會中的重要作用,真正的目的是想利用這些人來影響國際社會,做對中共有利的事情。目前形勢下,中共唯一能夠扮演的就是金主。

陳光誠表示,大紀元的《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九評共產黨》非常到位深刻,不論中共怎麼耍花招,國際社會不可能被它欺騙,最終是要滅亡的。

陳光誠表示,這些年來,中國維權律師和709律師家屬以及異見人士所做的,很大程度上是讓全世界認識專制政權沒有法制這樣的實質的問題,非常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