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8日晚,中共港警圍攻理工大學,從香港各區都有市民趕去增援理大,在通往理大要塞地的油尖旺各區,市民與設防的防暴警發生激烈對峙和衝突。在油麻地一帶,防暴警、速龍以催淚彈、閃光彈等驅趕市民,引發「人踩人」事件。但警方至今否認有此事發生。日前,戰地記者Mike與外籍義務急救員Cody以親身經歷重組當晚事件細節。

抗爭市民與防暴警對峙

Cody與Mike18日晚,在窩打老道和彌敦道交界的西北方。Cody說,事件當晚,大批抗爭者聚集在彌敦道北邊,即旺角方向。最前面大概有200多人,但後面馬路上有更多的抗爭者。當晚在不同的街道都有約千人以上的抗爭者聚集,規模巨大。

「雖不能代表抗爭者說話,但我看到的是,抗爭者並沒有把汽油彈扔向警方,他們企圖用扔出的汽油彈製造一道火線,阻止防暴警推進。」Cody說,「抗爭者很多是小孩,沒有經驗,汽油彈扔到牆上,液體潑到同伴身上燒起來都有,我和其他急救員及時上前撲滅。」他表示,幸虧抗爭者裝束是從頭包到腳,沒人嚴重受傷。

Cody說,抗爭者用這種方法成功把防暴警陣線趕到較遠位置。防暴警之後失去耐性,瘋狂發射催淚彈、橡膠子彈。一名抗爭者應該是被催淚彈殼打中臉,一塊肉吊著。急救員把他抬起來,就在救治時,身後一道門打開,裡面的人讓我們把傷者抬進去。進去後發現是間高級餐廳。Cody表示,在高級餐廳的氛圍中施救是件奇特經歷,艱難環境下那種伸出援手的人情味令他印象深刻。

警察扔閃光彈 引人踩人慘劇

大約於11時10分左右,防暴警以閃光彈反擊,頓時人群出現驚慌,人們四散逃跑。戰地記者Mike表示,以自己經歷知道那不是槍聲,但沒想到很多人都以為是槍聲。

Cody也以為是槍聲,他表示,18日之前,有消息說,警方可以使用致命性武器。「現場氣氛相當緊張,因為現場就有警察拿著AR15來福槍,所以警察把幾枚閃光彈扔到抗爭者人群時,爆開時發出的連續聲響很多人誤以為是槍聲。」Cody說。

Cody表示,警方在彌敦道南面,抗爭者在彌敦道北面,聽到「槍聲」,人群出現恐慌、混亂,他們快速逃跑。有的向窩打老道東西方向逃,大部分向彌敦道北面逃,大批抗爭者衝進彌敦道和砵蘭街中間一條狹窄小巷,小巷另一端是碧街,在這裡發生了人踩人慘劇。

外籍義務急救員Cody重回「11.18人踩人」事件現場,重組當晚事件細節。(影片截圖)
外籍義務急救員Cody重回「11.18人踩人」事件現場,重組當晚事件細節。(影片截圖)

人疊人慘劇 警察阻止救人

Cody表示,碧街與旁邊地鐵站之間的寬度大概只有2.5碼,「人疊人大概有6到8層,我身高1米95,人疊得比我還高。」他說,「至少有800-1200磅的重量壓在最底層人身上。看到最底層的孩子雙眼反白,頭向後仰,在拼命呼吸。」

Cody說,那種壓力是致命的,最底層小男孩很痛苦,已透不過氣了。我們嘗試拉他們出來。很快其他急救員、消防也到場,大家嘗試去拉那些孩子出來,大概拉出5、6個出來。

Cody說,很快防暴警在附近地鐵站入口出現。他們到場後,捉住我們的背心,粗暴地把我們推開,阻止救人。一位年青女救護員被推到在地,我和同伴扶起她,帶她離開。一些女救護員哭著想回去救人,我和其他人拉著了她們;接著速龍開始推走消防;其他警察還用警棍瘋狂敲打盾牌和牆,恐嚇人群。

「那些小孩全壓在人堆裡,他們在痛苦中掙扎,不可能傷害警察、拒捕或逃跑。他們當時是無助的。」Cody憂傷地說,「但警察還是用警棍打人疊,無情地掀開人疊,把他們一一拘捕。」


「警察並不關心最底人被壓成什麼樣,他們只關心拘捕那些孩子。」Cody 說,「這些孩子沒有招架能力,他們就像在等死,有的已失去知覺。」Cody相信在那堆人層中,至少有10名嚴重受傷。

Mike說:「一位女傷者嚴重骨折,骨頭都突出來,警察4個小時後才同意把她送醫院。」

毫無疑問發生了人踩人 現場警察很清楚

對於警方否認用暴力驅趕人群時發生人踩人慘劇,Cody表示,他們(警察)把閃光彈扔到很接近人群的位置,是要驚嚇人群。「我可以肯定地說,當晚的警察知道他們做了什麼,到底是預謀還是意外,我不知道。」他說,「發生人踩人是最普遍的現象是滿街都是遺失的鞋子。我們有專業記者紀錄了這些情景。當晚毫無疑問發生了人踩人。」

Cody說,他們當晚不單用閃光彈驚嚇人群,還不斷加劇刺激人群,當抗爭者四散逃跑時,後面追上來的警察還向人群發射催淚彈。「發射催淚彈原本是利用催淚彈煙霧的刺激味驅散人群的,但當時警察已經是把催淚彈當槍彈射向人群。他們的手法是不道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