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蘇軾(蘇東坡)為唐朝人李源、圓澤寫了一篇傳記,裏面有一首詩曰:

三生石上舊精魂,

賞月吟風不要論;

慚愧情人遠相訪,

此身雖異性長存。

成語「三生有幸」由此而來,是指前世、今生和來世,相逢的機遇難得,但還是有幸相聚在一起。

就讓我們來看看這首詩背後藏有甚麼樣動人的故事……

安祿山興兵反唐,李源的父親李憕誓死抵抗叛軍,最後李憕失利兵敗,慘遭殺害。圖為唐《明皇幸蜀圖》,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安祿山興兵反唐,李源的父親李憕誓死抵抗叛軍,最後李憕失利兵敗,慘遭殺害。圖為唐《明皇幸蜀圖》,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紈絝子弟的坎坷身世

「三生有幸」的故事原型發生在唐朝。

李源本是貴族子弟,自幼生活豪奢。他的父親李憕是東都太守。安祿山興兵反唐,李憕誓死抵抗叛軍。安祿山帶領的都是胡人、漢人的精兵;而李憕的兵卒多是市井百姓,不會打仗,看到飛箭如雨,鐵騎橫行,嚇得魂飛魄散。最後李憕失利兵敗,慘遭殺害。

當時,李源年僅八歲,在兵亂中被叛軍擄為小奴。幾年以後,李憕昔日的部將發現了李源,因此將他贖回。

後來,唐代宗獲悉李源是李憕的兒子,於是特別下詔書,授予李源河南府尹的官職,並賜予他豐厚的賞賜。但是父親的慘死,使李源刻骨銘心,李源發誓終生不做官、不娶親、不吃肉,並將父親的宅院捐給寺院,以超度死去的父親。

圓澤順從李源的提議,兩人就從荊州經水路啓程。圖為明‧程嘉燧《山水冊‧月明星稀烏鵲南飛》,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圓澤順從李源的提議,兩人就從荊州經水路啓程。圖為明‧程嘉燧《山水冊‧月明星稀烏鵲南飛》,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投緣的忘年之交

僧人圓澤是李源的忘年之交,二人一起遊行四方參禪問道。常言說:「話不投機半句多。」但是他們二人常常促膝長談,一談就是一整天,彼此非常投緣。

有一天,他們約好一起前往四川青城,朝拜峨嵋山。李源想走水路,從荊州啓程;而圓澤想走陸路,從長安取道。李源不同意圓澤提議的路線,而且態度很堅決。

圓澤實在沒有辦法,只好順從李源,他感嘆地說:「看來命運由不得自己!」

於是,兩人就從荊州經水路啓程。

縱使洞察先機 宿命終難避免

李源與圓澤搭的客船行至南浦,暫時停靠在江邊。這時,他們看到一名孕婦正要去河邊取水。圓澤看著她,流著眼淚對李源說:「我之所以不想走水路,就是因為怕見到她!」

李源聽後大吃一驚。圓澤解釋道,因為前世的業力,注定要投胎去做這名孕婦的兒子。圓澤不想繼續輪迴,因他修行有素,能洞見先機,所以一直迴避和她相見,但終於不可避免。

圓澤叮囑李源,三天以後請他到一戶姓王的人家去看望他。圓澤將轉世投胎至王家,屆時見到李源,圓澤投胎的嬰兒將以一笑,作為兩人相識的憑信。圓澤還叮囑李源,十三年後的中秋之夜,也請他前往杭州的天竺寺外,再和自己相見。

李源聽後,悲傷不已,並且痛悔萬分。但事已至此,李源只好忍著悲痛為圓澤沐浴更衣。當天傍晚,圓澤圓寂。那名王氏婦人也隨之產下一名嬰兒。

三天後,李源如約而至來到王家。嬰兒見到李源,果然露出微笑。李源將事情的來龍去脈全部告知王氏,王家人聽聞後也很震驚,於是出錢安葬了圓澤。

李源剛到杭州的天竺寺外,就聽到一陣歌聲。李源循聲望去,看到一個牧童正拍著牛角唱歌。圖為宋‧祁序《長堤歸牧圖》,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李源剛到杭州的天竺寺外,就聽到一陣歌聲。李源循聲望去,看到一個牧童正拍著牛角唱歌。圖為宋‧祁序《長堤歸牧圖》,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信守十三年 只為再見一面

十三年以後,李源信守約定,從洛陽趕到杭州的天竺寺外。他剛到寺外,就聽到一陣歌聲。李源循聲望去,看到一個牧童正拍著牛角唱著歌:

「三生石上舊精魂,

賞月吟風不要論;

慚愧情人遠相訪,

此身雖異性長存。」

這首詩的意思是:杭州天竺寺後有一塊三生石,石上銘記著我前世的精魂。趁著賞月吟風的美好時節,那些過去的事,就讓它隨風消逝吧,我們何必還要談起。我很慚愧,讓你從那麽遠的地方趕來看我。雖然今生的我容貌大變,但那顆心始終沒有改變。

李源大聲呼喊道:「澤公您好嗎?」

牧童回答說:「李公,你真是守信的君子。只是我俗緣還未了,暫時不能接近你罷了。唯有精進,勤懇地修行,到時我們還會再次相見。」

隨即,牧童又唱起一首歌:

「身前身後事茫茫,

欲話因緣恐斷腸;

吳越山川尋已遍,

卻回煙棹上瞿塘。」

牧童且歌且行,漸行漸遠,漸漸地消失在李源的視野中。

隨著時間的推移,這段故事演變為一句成語「三生有幸」,成為華人常常講起的一句話。

一句簡單的成語,背後都有這麽久遠動人的故事。歷經風雨,代代相傳,最終沉澱為我們日常的口頭用語。由此類推,或許每個漢字的背後,都經過了千年的傳承,才傳至世代的華人手上。能夠享有如此豐富的文化,想想這樣的幸運,又何止是三生有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