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尼迪克特·羅傑斯(Benedict Rogers)是英國非政府組織「香港觀察」聯合創始人兼主席。 周三(11月13日),他在《香港自由新聞》刊文指出,港府要想解決香港目前的混亂局面,只有改變路線,即用民主和對話的形式才能解決問題,而更多的暴力只會導致更多的流血事件,因為香港人爭取民主的腳步不會在暴力面前膽怯。下面是這篇文章的主要內容:

對於香港來說,周一(11月11日)的「停戰紀念日」是該市最黑暗的一天。一名警察用實彈向一名年輕的抗議者開槍,使其命在旦夕;而另一名警察則開著電單車瘋狂撞向人群,使幾人受傷。在城市的另一個角落,一名男子與眾人爭吵時被縱火焚燒。周二,危機進一步加劇,警察闖進校園對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施暴。

這些事件是幾個月以來暴力行為的片段。大多數襲擊事件是警察所為,也有親北京的三合會幫派所為,兩者所針對的目標通常都是和平抗議者。一周前,一位親民主派地方議員遭到持刀揮舞的親北京暴徒襲擊,他的耳朵被暴徒咬斷。

但是,必須承認,其中一些暴力事件是少數抗議者所為。他們的行為不能被縱容,但應該被理解。這是人在極度沮喪、絕望情況下的反應。在自己的聲音不被傾聽時,他們便會訴諸極端行為。

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和她在北京的木偶領導們認為,可以通過武力讓抗議抗爭者保持沉默。他們錯了。警察完全失控的暴行已經被國際特赦等組織充份記錄下來。事實證明,暴行只會進一步激怒人民。

危急狀況是港府一手造成  

在香港被交接後的頭五年(1997年到2002年),我住在該市,從未沒有想像過有一天我們會在每日新聞頻道上看到現在的場面。

在過去的五年中,香港的基本自由和自治日益受到侵蝕;書商被綁架;民主代表和候選人被剝奪資格;和平抗議者被判入獄;《金融時報》和《亞洲新聞》編輯及一些外國維權人士被驅逐,以及「自由」所面臨的其它威脅在日益增長。但是今年,這座城市陷入了一個全新的衝突水平。

這場危機完全是林鄭一手造成的。她不應該提出未經深思熟慮和極其危險的「送中條例」,從而引發抗議活動。提出該法案後,林鄭本可以早日「退一步海闊天空」,聽取律師和企業以及國際社會關注的聲音,但她拒絕這樣做。

於是,一百萬香港人舉行了和平抗議遊行,一周後有二百萬人(相當於該市四分之一的人口),這本應是一個警鐘。相反地,她只是「暫停」立法。最終,又拖延幾個月,她才宣佈該法案「已死」,但仍拒絕完全放棄。經過六個月的動盪,直到上個月,她才正式撤銷法案,但已經太遲了。

抗議者一開始表現出明顯的克制,遊行進行得很平靜。抗議者清理了他們身後的垃圾;人們舉行燭光守夜;並唱著「唱哈利路亞讚美主」(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

然後,警察還是發動了暴力襲擊。從一開始,警察就表現得極其失控和十足的反應過度。他們毆打和平的抗議者,並向人群瘋狂發射催淚彈和橡皮子彈。正是他們的野蠻行為加上林鄭的譴責導致我們今天看到的升級。

暴力只能導致更多流血事件

該運動已從反對「」運動發展為要求正義和政治改革運動。抗議者們要求對警察的野蠻行為進行獨立調查;他們呼籲當局停止摘掉扣在和平抗議者頭上的「暴徒」帽子;他們要求釋放因抗議而被關押的人;他們想要民主和普選。五大訴求,缺一不可,而這些要求並非不合理。

目前的香港正處在崩潰的邊緣。但仍有可能從邊緣被拉回來,前提是林鄭要改變路線。她必須認識到,打破僵局的唯一方法是對話和改革,而不是更多的暴力。

她必須會見支持民主運動的人士;制定政治改革的時間表;在行政長官和立法機關所有席位的選舉中實行普選;真正獨立地對警察的行為進行調查,並有權起訴那些殘暴行為的責任人。否則,繼續拒絕這樣做將導致更多的流血事件。

同時,世界現在有責任行動起來。作為前殖民國和《中英聯合聲明》的簽署國,英國從道義和法律上都有義務領導香港走出困境。英國應該建立一個由志同道合國家組成的國際聯絡小組,以協調努力。它應根據《馬格尼茨基法》對實施酷刑的人進行有針對性的經濟制裁。

同時,英國還應與其它國家合作,為需要逃離香港的人提供庇護所。而且,它應該加大外交努力,以敦促林鄭和北京政權懸崖勒馬,並認識到除非他們解決人民的不滿,否則香港只會像我們看到的那樣死去。要知道,它可是世界上最重要的金融和交易中心以及亞洲最開放的城市之一。如果那樣的話,對每個人來說都是一場悲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