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時的鄉村美景與舊居,如今蕩然無存,再加上年事也漸長,我看這輩子重遊鳳山的機會不大了,但是它那幾十年前的古樸形象,將會永遠停留在我腦海中,當然也會不時出現在睡夢中。

後記

離開鳳山四年後的2017年,我在美國德州住了35年的老房子,也遭遇了我鳳山老家相同的命運——被夷為平地。

德州因地大(面積僅次於阿拉斯加州)、物博(盛產石油),且夏天雖然炎熱,但冬天幾乎沒有下雪,又沒有徵收州所得稅(State income tax),再加上房價比較便宜,乃迅速成長為十年來全美國人口增加量最大的州,連人口在德州只占第四位的首府奧斯汀市(德州之矽谷),都已列名為全美國第十一大城(以人口計,2017年統計)。

為了容納眾多之新移民,德州各大城市的老區,那些原本庭院較寬廣的房子,都被建築商搶購,改建為房屋密度較高的新住宅區。我那位於德州,已近七十「高齡」的老房子,就這樣成為都市發展的「障礙」,必須鏟除。

「怪手」來動工拆屋的那一天,我靜靜地拿著相機坐在對街目擊,也算是做個見證罷!這是兩個孩子成長的老家,自然也有我們全家人相當多的甜蜜回憶。

眼看它被「怪手」拆得個支離破碎,當然還是蠻心疼的。

時間的巨輪在不停地向前走,環境也當然會隨之改變,隨著自己年齡的增長,心境也應該更寬廣才對,以平靜心情面對這千變萬化的世界,不就是白髮族的「養生」之道嗎? 

所以說,現代化的都市其實一點兒都不「俗氣」,八成是我這「鄉巴佬」兼「土包子」的心理作祟,暫時還沒能調適過來吧!

哎,有點兒像是在這兒自我安慰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