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邃的天空一直吸引著人類去探索,而隨著科技發展,人類在邁向太空的同時,亦將利益、競爭,甚至戰爭擴散至天穹。尤其是美國在打擊獨裁政權的海灣戰爭等局部戰爭中,贏得制太空權後的優異戰果,促使中共等極權政府也積極向太空擴張,寧靜的星空因此被蒙上一層陰霾。不過,自特朗普總統上台後,美國已認識到太空和世界正面臨極權威脅,從而重啟了太空計劃。上一次的「星球大戰」競賽拖垮了蘇俄。這一次的太空爭霸中,結局會如何?

接上文

雖然地基監視系統為美國提供了強大的空間探測、預警和偵察能力,但天基太空監視系統已成為太空態勢感知的重要發展方向。

美國的天基太空態勢感知系統主要由近地軌道(低軌)和同步軌道(高軌)的若干衛星組成,被外界喻為美國「天眼」。低軌上運行的通常是偵察衛星、氣象衛星等,而高軌上運行的則是更為重要的全球定位GPS或通信等戰略衛星。

低軌空間目標監視系統,包括了微納衛星系統(STARE星座),「天基空間監視系統」(SBSS星座)和作戰空間響應-5衛星(ORS-5)等多套系統。其中,SBSS系統擁有較強的軌道觀測能力,可全天氣觀測;大幅提高了美國對深空物體的探測能力,據報道,SBSS系統使美國對地球同步軌道衛星的跟蹤能力提高了50%。

高軌空間目標監視系統,包括「同步軌道太空態勢感知」(GSSAP)衛星系統和 GEO(同步軌道)目標監視納衛星星座、軌道深空成像(ODsI)系統等。其中,GSSAP衛星部署在同步軌道(GEO)之上和之下的漂移軌道中,能夠在地球同步軌道帶內機動飛行,按需抵近地球同步軌道目標,實施抵近偵察。目前GSSAP已發射了4顆,預計2020年前後將再部署2顆衛星。GSSAP衛星曾多次秘密靠近俄羅斯和中共的軍用和民用航天器,並對其進行檢查。

此外,上世紀90年代開始美國相繼建成了「國防支援計劃」(DSP)衛星、「天基紅外系統」(SBIRS)和「空間跟蹤與監視系統」(STSS)衛星。這些衛星儘管都屬於天基導彈防禦系統,但同樣具有很強的太空監視能力。

而且,由於美國是人類自由和普世價值觀的守護者,越來越多的國家願意同美國合作,共享太空態勢感知數據,極大的增強了美國的太空監視能力。

自2012 年美加開展太空態勢感知信息共享以來,美國戰略司令部已與英、法、德等主要歐洲強國、澳洲、日本等亞太盟友、兩個政府間組織(歐洲太空總署和歐洲氣象衛星開發組織)以及77多家商業衛星所有者、營運商和發射商,簽署了近90份太空態勢感知數據共享協議。

中共衛星遙感 暗中窺視全球

由於中共極權的不透明體制,其太空能力的真實情形,外界難以獲知。當然,中共的「太空非軍事化」宣傳也並不被外界相信,尤其是中共所有的太空計劃都歸軍隊領導,或明或暗的為中共軍事目的服務。

不過,中國雖然在運載火箭、載人航天器等少數太空技術上進展極大,躋身國際一流,但在整體太空能力上,與美國、歐洲等發達國家相比,仍然相差甚遠。

體現在太空態勢感知能力上,由於衛星和傳感器等技術相對落後,中共至今尚未建立起成系統的太空態勢感知力量;主要依靠傳統的天文台光學監視系統,和正在建設中的地基雷達導彈防禦系統。

但據美國國防部對中共的軍力評估報告,中共發射上天的多系列遙感衛星,很可能是軍事偵察衛星,具備一定的太空態勢感知能力。其中最引人注目的當屬「高分」系列衛星。

2019年10月1日,中共建政70周年閱兵當天,黨媒新華社聯合多家單位調用多顆國產衛星俯瞰閱兵,發佈了天基系統中的「高分一號」、「高景一號」等衛星發回的衛星閱兵圖。

「高分」系列衛星,屬於中共的高分辨率對地觀測系統(簡稱高分專項),是中共國家中長期科學和技術發展規劃綱要(2006年至2020年)的16個重大科技專項之一。「高分」衛星項目由國防科技工業局領導。

2018年7月發射的高分11號衛星,被簡氏防務周刊評估為可能實現10厘米或更小的地面圖像分辨率,技術上已達國際一流。高分11號衛星雖然在名義上是民用目的,但已被中共公開承認具有軍事用途——為「一帶一路」和軍隊現代化建設提供信息保障。

 10月1日,「高分一號」衛星發回的衛星閱兵圖 。(網絡截圖)
10月1日,「高分一號」衛星發回的衛星閱兵圖 。(網絡截圖)

另外,中國還發射了天繪系列衛星、資源系列衛星、海洋系列衛星,和「高景一號」、「吉林一號」商業衛星等多系列遙感衛星。

這些「民用」遙感衛星所執行的任務,多大比例是軍事,多少是民用,外界難以得知。但可以肯定的是,所有這些衛星都由中共掌控,可用於其需要的任何目的。

中共在2016年還曾公開證實,擁有「尖兵」系列偵察衛星和「前哨」系列紅外預警衛星兩大類軍用遙感衛星。

尖兵系列衛星的用戶是中共軍方總參二部航空航天偵察局,從2006年4月首次發射的尖兵五號衛星開始,都配置了遙感能力。其後中國還發射了尖兵六號、七號、八號、九號衛星。實時傳輸圖像的尖兵九號和返回式照相的尖兵十號(據稱尚在研製),地面分辨率都達到分米級,技術已至一流。

而2009年起開始發射的「前哨」系列紅外預警衛星,目前公開的資料極少,據推測其性能應該與美國國防支援計劃(DSP)衛星相似,但不及美國SBIRS天基紅外系統。「尖兵」和「前哨」軍用遙感衛星,都是用於導彈防禦,太空感知能力應該不強。

2019年2月,美國國防情報局發表報告《太空安全挑戰》稱,儘管中共宣稱支持太空非軍事化,推動聯合國制定限制太空軍事化的協議。但它一直在發展太空武力,同時增強其基於太空的電子對抗、情報蒐集、偵察監視系統。

該報告稱,「中共擁有強大的天基偵察監視能力,其設計目的是增強其全球範圍的態勢感知能力。這一系統使用軍事和民用遙測傳感器,執行地面觀測和海洋監視,以及軍事情報蒐集任務,中共的偵察監視衛星擁有光電和合成孔徑雷達成像能力,同時也有電子情報和通信情報數據蒐集能力。」報告指,中共尤其偏好發展反衛星武器,來干擾、阻止美國的天基態勢感知能力。

而且,中共計劃通過發射各系列高分辨率衛星,到2020年將形成全天氣、全天時、全球覆蓋的對地觀測能力。這意味著,中共正在利用遙感衛星,以地球觀測之名,窺探、監視全球。

綜上可知,中共在太空態勢感知上,尚未形成系統能力,但具備一定的導彈預警和太空監視能力,並正在打造針對全球的對地監視能力。

中美太空武力對比

中共雖在太空態勢感知能力上,難望美國項背;但其太空攻擊能力,尤其是反衛星武器,卻能對世界造成相當大的威脅。在個別領域,中共甚至超過了美國,例如實彈測試了美國都未嘗試過的「星球大戰」武器。

反衛星武器(ASAT),是目前太空武器的發展重點。截至目前,美國、俄羅斯、中共和印度,都曾用ASAT導彈摧毀過人造衛星。

事實上,早在冷戰期間,美國和蘇俄都曾在太空中開發反衛星武器、並因此製造出大量太空碎片。面對這種自毀性的後果,雙方停止了太空軍事化的進程,沒有在太空中繼續測試或部署武器。這也是截至目前,世界各國都未曾公開部署天基武器的歷史緣由。

不過,中共近年來肆無忌憚的向太空開火,正在打破太空非軍事化的國際默契。

2013年5月,中共發射了鯤鵬7號「探空」火箭。據美國《空軍時報》報道,鯤鵬7號軌道頂點達35,800公里,接近地球同步軌道。美軍懷疑這是中共在測試第二代反衛星導彈(DN-2)。

美國、俄羅斯雖然也都進行過反衛星試驗,但最大攔截高度都沒有超過2000公里,只攔截一些低軌偵察衛星。

高軌道反衛星武器,是美國「星球大戰計劃」中的設想方案。美國為了避免激發太空軍備競賽,自己都未曾實彈測試過,只是被外界視為具備高軌反衛星的攻擊能力。

太空武器的發展方向目前主要是動能武器,和非動能(定向能)武器。前者是通過動能撞擊的方式攻擊目標;上面所說的反衛星導彈就屬於太空動能武器。後者是在不進行物理接觸的情況下,對目標產生破壞性影響;前文提到的中共可能部署在空間站中的激光軌道炮,就屬於太空定向能武器。#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