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第13輪貿易談判結束後,美國總統特朗普表示,中美達成了一個「實質性第一階段協議」。但這個仍停留在口頭階段的協議卻引發了很多疑問。外媒紛紛質疑,中美在解決關鍵糾紛方面並沒有任何進展;即使要達成小的協議,也還有很多事情要做。中美雙方都未排除貿易協議變數的可能性,外界質疑,貿易戰休兵為一時需要,中美隨時可再開戰。 

中美在解決關鍵糾紛方面並沒有任何進展

中美新一輪貿易談判於10月11日落下帷幕,在隨後的新聞發佈會上,特朗普表示,中美談判在中方購買美國農產品、貨幣協議、中國金融服務開放、強制技術轉讓、知識產權、執行機制等方面均獲得了進展。協議將分為兩個階段,第一階段協議包括美國農產品、貨幣協議、中國金融服務開放內容,而強制技術轉讓內容將包括在第一和第二階段協議內。

此外,在未來三到五周內,中美將就達成的協議形成文本文件,特朗普希望能在下個月於智利召開的APEC峰會上,和習近平一起簽署。

法新社引述專家形容中美達成的貿易協議只是「邁出了小小一步」。加利福尼亞大學諾頓警告這一部份性協議並不會走得很遠,「且沒有觸及更重要的問題」。 

《華爾街日報》報道說,這項協議內容與特朗普政府去年和中國打貿易戰的目標相去甚遠,當時美方指控中國竊取智慧財產權、強迫技術轉移、政府對產業補貼,要求中共進行結構性改革。

美國之音認為,美國商會執行副會長布萊恩特(Myron Brilliant)在一份聲明中表示,「要解決許多有關最重要的美國貿易與投資優先問題,任務還很重大。」

他這番話是針對中美協議,沒有提到美方要求中共收回有關政府主導機械人、電動汽車等技術競爭問題方面是否取得了進展。

中國對外經貿大學中國WTO研究院院長屠新泉告訴中央社記者,從中美雙方目前披露的有限內容來看,是否能稱此次會談成果為協議,不無疑問。屠新泉對這樣的「協議」沒有太大信心,並質疑就算11月特朗普和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簽署了協議,往下繼續談遇到困難時,「是否還要執行第一階段的協議?」他認為不如以「第一部份」取代「第一階段」,讓各部份協議彼此獨立。屠新泉以「喘息」形容目前的狀態,而這在談判中並非首次。

美聯社引用中國人民大學一位經濟學家的話說,「我並不認為這是一個勝利,它只是緩和了局勢」。「雙方都需要恢復企業和消費者的信心。」

在一些經濟學者們看來,特朗普談到的協議內容從廣度上遠不及他曾一度所展望的,甚至不及5月份在幾乎談成卻破局時桌面上所能看到的內容。

康奈爾大學教授、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中國項目負責人艾斯瓦爾‧普拉薩德對彭博社說,這個協議無助於從根源上解決任何導致兩國經貿摩擦的主要問題。

批評者表示,第一階段協議中沒有涉及美方一致強調的中國產業政策和政府補貼等問題。此外,其中有關知識產權部份包括甚麼具體的內容尚不得知。

中方同意購買價值400億到500億美元美國農產品,這可以算做特朗普在此次談判中的最大勝利。

但這個還停留在口頭的協議中,也沒有特朗普政府的貿易官員曾一再強調的協議執行機制,以確保北京不會食言。

特朗普的關稅中,除了原定於10月15日生效的對價值2千6百億美元已徵收25%關稅的中國輸美產品加征5%關稅喊停之外,12月15日對剩餘多為最終消費產品,如手機、筆記本電腦等等從中國進口的產品徵收15%關稅的計劃並沒有取消。它仍是美方的一個談判籌碼。

中美臨時休戰協議讓美企失望

《華爾街日報》10月12日報道,這份臨時休戰協議令一些跨國公司感到失望,這些公司之前曾期望美國和中國能夠達成一份更廣泛協議,包括加強中國經濟更大範圍的結構性改革、取消定於12月份生效的額外關稅計劃、甚至撤回目前雙方已經相互加征的關稅。很顯然,這是一份打了折扣的休戰協議。 

特朗普的貿易顧問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表示,定於12月份對電子產品、服裝及其他進口消費品加征的關稅到目前尚未擱置。美國似乎遠未達到最初提出的推動中國全面改革經濟的目標,而是把重要的結構性問題留待以後商討。

這份「第一階段」協議對兩國經濟都是利好消息,但制約中美經濟增長的根本性問題尚未得到解決。美國方面,未來貿易政策的不確定性仍然令企業擔憂,此外,上述協議尚不包含執行機制。

農業協議的細節也比較粗略。尚不知400億至500億美元的採購規模是在一年之內完成還是分散在一個較長的時間段。康奈爾大學中國專家和經濟學家Eswar Prasad稱:「此次宣佈的有關即將達成協議的內容,幾乎沒有解決任何導致兩國經濟和貿易摩擦的重要根本問題。而且從企業的角度來看,相關內容也不能降低未來雙邊經濟關係的不確定性。」 

德媒:即使要達成小交易也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就特朗普宣佈與中國達成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的消息,德國媒體普遍認為,這是局勢有所緩和的信號,但德國廣播電台報道說,德國經濟界持謹慎態度。

《明鏡》周刊認為,特朗普所謂的「了不起的交易」並不是勝利。特朗普想要達成「歷史上最了不起、最大的交易」,說這有利於美國農場主。但中國的退讓實際上另有原因。據稱,中國將從美國進口可高達500億美元的農產品。這是中國向特朗普屈服的表現嗎?如果就豬肉進口而言,這樣看問題是錯誤的。中國把從美國進口豬肉表現為是對美國的退讓,實際上卻是在追求自己的利益。雖然中國南方的農民現在養出了跟北極熊一樣大的豬,但由於受到豬瘟影響,中國還是不得不進口更多的豬肉。當然,世界第三大豬肉生產商美國將從中受益。但第二大生產商歐盟毫無疑問也將獲益匪淺。如果能看到這一點,那麼,特朗普的交易就談不上了不得了。

《商報》表示,新一輪談判顯示,中美雙方目前都不願意讓貿易衝突升級。但即使要達成小交易,也還有很多事情要做。關鍵問題會如何了結,目前還不清楚。雙方能否在華為、科技等領域達成妥協,也有待觀望。美國對中國產品施加25%的關稅和對其它中國產品施加較低關稅,這兩檔子事兒都沒有抹掉,關稅也就都還繼續存在。所以,目前還談不上是大突破,不會給供應鏈和投資商帶來長期安慰。

貿易戰休兵為一時需要 中美隨時可再開戰

《南德意志報》則將關注點聚焦在中美貿易談判的後續進程上。題為《特朗普和中國還在繼續爭吵的問題有哪些》的文章說,從貿易談判取得突破的好消息剛一傳出,就有很多人表示疑慮。而這種擔心並非毫無道理:在貿易戰開打的這一年半裏,每次宣佈所謂的突破之後,都會出現更嚴重的倒退。這一次也不能排除這種可能,因為目前除了意向聲明之外,並沒有甚麼站得住腳的實際成果。

文章稱,不容忽視的是,兩國在最關鍵的幾個分歧點上仍然沒有取得共識,而且在這些方面雙方的利益存在直接的正面衝突。其中包括中國製造2025計劃被美國視為以國家補貼來扭曲競爭的手段,此外美國也在試圖阻止中國企業主導未來5G通訊標準。在這兩個重大問題上,北京和華盛頓恐怕沒有那麼容易達成妥協。

除此之外,如何核實中國是否真的履行了加強智慧財產權保護、放棄強迫技術轉讓和對外企開放市場的承諾,以及如何落實減少美國對華貿易逆差的問題,也都還是未知數。尤其減少貿易赤字,是特朗普對自己忠實選民的最核心承諾之一。

文章認為中美貿易戰距離真正的休戰還有很長的路要走,雙方之所以現在選擇暫時停火,主要是因為特朗普和習近平各自都有足夠多的麻煩需要處理。美國總統面臨著彈劾程序的威脅,同時他的敘利亞撤兵政策也第一次在共和黨黨內遭到了大規模的反對。習近平則要面對香港持續不斷的抗議示威,一時間難以控制局面。至於貿易戰,隨時都可以重新開戰。

法新社的報道也對目前市場的這種樂觀情緒持續多久感到懷疑。法新社引用澳洲交易諮詢公司「Axi 交易者」分析師斯蒂芬‧英尼斯的話說,這個協議缺乏細節,「還需要幾個星期才能夠最後敲定,這讓交易員的樂觀情緒很快就下降了。」

英尼斯說,現在人們擔心「這次可能又是一次沖洗泡沫,重覆過去先是貿易戰緩和接著又是升級的套路。」

中美都未排除變數 

時政評論員周曉輝分析說,很顯然,北京此次重拾5月撕毀協議前達成的文本,在諸多方面滿足了美國的要求,才有了協議的初步達成和即將到來的關稅調整的中止,並且再次獲得了幾個星期的緩衝期以及美國政府對香港問題的低調。就此而言,迫於美國關稅和其它方面的壓力而做出「重大讓步」的北京當局,貌似贏了,其實在裏子上已經輸了,真正的贏家是特朗普。

有意思的是,中美雙方都未排除變數的可能性。特朗普在表示協議達成份兩個階段後,還語帶保留地補充說,雖然不預期協議會在未來數個星期內破局,但不能排除存在這個可能性。這說明美國其實有兩手準備。

中美此輪貿易談判後,中共官媒新華社的報道,並未當作重大新聞推出;報道中的特朗普與習近平在中美關係方面,尤其在貿易方面有哪些「共識」語焉不詳;雙方在農業、知識產權保護等方面取得了哪些進展語焉不詳,不僅沒有提到中方同意購買400到500億美元美國農產品的事宜,也沒有提及美國同意暫停關稅之事;對於美國提出的監督執行機制,北京則地用「爭端解決」代之,淡化了美國可以單方面制裁中共的內涵。

而在10月12日新華網轉發的有些背景的「陶然筆記」微信公眾號發表的一篇文章中,提到貿易談判「有進展,但也不必過於樂觀」。因為一方面美方對華加徵關稅尚未取消,中方反制措施也依然在實施,中美經貿摩擦的對峙局面沒有徹底改觀;另一方面,美方一些人並沒有放棄極限施壓的手段,比如限制中資進入美國資本市場、對中國企業進行更大程度的審查,將28家中共地方政府(即新疆公安廳和其下屬的19家公安局)和企業列入實體清單予以制裁。

對此,文章稱中美雙方要「求同存異」,但並不容易,因此「打打談談,邊打邊談」可能成為常態,不排除中美出現大範圍的摩擦和矛盾乃至衝突的可能性。文章最後建議,中美雙方要找到一條「能夠管控分歧,又能夠兼顧彼此利益最大公約數的相處模式」,直至取消全部加徵關稅。

文章給人的感覺就是,劉鶴帶回的貿易協議清單,仍存在變數的可能,那就是在未來幾周協商具體文本時,中共仍可能討價還價,甚至在最後一刻再度反悔。

新華社的報道並沒有提到雙方達成協議,或分段協議。該報道只是說:「雙方討論了後續磋商安排,同意共同朝最終達成協議的方向努力。」

美方的分析和觀察人士註意到雙方對這次談判結果的表述存在的差異。

華盛頓智囊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的中國商務和政治經濟項目主任甘思德(Scott Kennedy)發推文提出疑問。他寫道:「新華報道說雙方談判取得『實質性進展』,但沒有說達成協議。如果雙方不認為有協議,那就是沒有協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