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議員泰德•克魯茲(Ted Cruz)訪問香港期間,一身黑衣打扮觀察香港示威地區,支持港人抗爭,並與香港政界以及社運人士會晤。克魯茲向媒體透露,他拒絕與香港特首林鄭月娥進行秘密會晤,因此會晤被取消;他表示,取消會晤更凸顯出林鄭對香港示威民眾的恐懼。  

克魯茲與香港政界以及社運人士會晤

作為地區出訪的一部分,美國聯邦參議員克魯茲(Ted Cruz)在訪問台灣後於10月12日抵達香港,並在港停留兩天。港人手持標語歡迎克魯茲議員到港支持抗議者。克魯茲是自6月香港爆發抗議活動以來,到港的最高級別美國政要。
  
克魯茲12日坐車經過和觀察好幾個示威地區,他身穿黑色衣服,表示他與香港抗議者站在一起。

克魯茲10月13日與香港政界以及社運人士會晤,包括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立法會法律界議員郭榮鏗及資訊科技界議員莫乃光等。民陣前副召集人梁穎敏亦與克魯茲會面。

郭榮鏗指,克魯茲在會上希望反修例運動不要失焦,「不要走向暴力」,認為若要國際社會繼續支持反修例運動,「我們一定要對準政權,讓國際社會看到香港人的高公民質素」。郭又說,克魯茲亦表明有信心《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很快會獲得通過。 

被視為對美國總統甚有影響力的共和黨海外事務組織行政總裁俞懷松在推特表示,他以「超棒」來形容這次會面。他又表示,這次會晤商討了「第二階段」的制裁名單和策略。他又表示,雙方都同意,要令親北京立法會議員再沒有理由以「香港示威者都使用暴力」的藉口,轉移制裁的討論焦點。

克魯茲拒絕與林鄭秘密會晤

克魯茲12日在美國駐港總領事位於山頂的住宅會見香港部分傳媒時透露,他拒絕與香港特首林鄭月娥進行秘密會晤,因此會晤被取消。克魯茲批評說,林鄭似乎錯誤理解了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應當如何運作,取消會晤更凸顯出林鄭對香港示威民眾的恐懼。

克魯茲表示,他本來很期望與林鄭12日下午約定好的會晤,但上午抵步時卻被臨時通知會面取消,他說:「在會面取消之前,林鄭的辦公室要求我同意保密兩人在會晤時的談話。」克魯茲說:「她好像不甚了解言論自由是如何操作的,也不甚了解新聞自由是如何操作的。」

他說:「林鄭取消會面並非是強勢的表現,反而是軟弱的表現,是懼怕香港街頭示威者的表現。」

特首辦回覆傳媒查詢時只稱林鄭沒與該美國參議員會面,但未正面回應原本有否會面安排及為何取消。

在此之前,美國國會參議員里克•斯科特9月底在香港進行了3天實地調查,會見了林鄭及多位港府高層。

斯科特10月3日發表聲明,批評林鄭對關於香港人民權利的基本問題都沒有回答,讓他覺得港府只是北京和習近平的棋子。「她是北京的傀儡,她講話非常小心,幾乎不回答問題,我很失望。」

「我在香港,過去幾天看到並跟民眾談話,他們在為自由而戰。」斯科特說。

斯科特還提到,他收到林鄭的來信,信中寫滿了空話,大談自由民主價值,以及香港與美國的夥伴關系,但林鄭的不作為,正顯示了她有多麽不在乎港人的權利。「香港人民應該有為自己而戰的領導人,而不是北京當局的傀儡。」

「當行政長官林向我寫這封信時,一名香港少年在為自由抗議時胸部被槍擊。現在,她的政府正在考慮禁止人們佩戴用來保護自己免受催淚瓦斯或隱藏身份的口罩。」

斯科特表示,「令人失望的是,港人沒有強大的領導人支持他們,但是美國會致力於為港人而戰,不會退縮。」

克魯茲強調非暴力抗爭是強而有力方式喚醒全球關註香港

克魯茲還與傳媒會面談及反修例運動意見。 克魯茲說:「我知道有些抗爭者趨向使用暴力,也有不少人擔心示威者裏面滲入中國政府的特工,目的是將抗爭活動註入暴力,但我不知道這是否真的發生,我只能告訴你,今天曾跟我會面的一些抗爭領袖們相信這確實是事實。」

克魯茲說:「我鼓勵與我見面的抗爭領袖們要堅持非暴力的抗爭,像印度甘地和美國馬丁路德金的做法。我知道這是很困難才做得到,尤其面對政府暴力打壓,以及警察虐打和開槍之下,是特別困難的。」

他說:「我相信中國共產黨有理由希望香港的抗爭趨向暴力,因為中共非常樂意將這些抗爭形容為恐怖主義的暴力行為,而非為民主和人權的抗爭。」

克魯茲又提及10月1日一名18歲年輕人在抗爭運動中遭警槍傷胸口,情況如同「六四」事件中有人只身阻擋軍人坦克。

至於特區政府引用緊急法來實施蒙面惡法,克魯茲形容是港府在中央指示下實施的獨裁管治策略,他強調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檢視警暴問題、甚至要求真普選的訴求都是合理及正確。至於有傳港府或再次引用緊急法取消即將舉行的區議會選舉,他直言,毫無疑問親北京候選人會在該選舉一敗塗地(fail poorly),批評取消選舉只凸顯中央的軟弱。

克魯茲是強烈支持香港抗議者的美國議員之一。他在訪問台灣時表示,當世界都聚焦香港人民面臨的壓迫時,捍衛自由與民主就顯得更重要。

「在過去的幾個月,我們見證了香港人的勇敢行為,以及代表中國共產黨一方的愚蠢而殘暴的打壓。」克魯茲告訴香港人,「講述真相是有力量的」。

克魯茲席間多次提到NBA撐港言論遭北京封殺風波,批評中共希望暗地處理及壓制香港,卻自行掀起外界對事件的關註,直言休斯敦火箭隊總經理莫雷(Daryl Morey)在個人Twitter發表支持香港示威的言論,除了該隊忠實支持者外根本沒有人會理會,但中共當局的不安感及懼怕,加上自負地相信以勒索方式可迫使NBA接受審查,反而令香港問題的關註度大為提升。他認為習近平也不想NBA事件發生,因為大陸大批NBA支持者會質疑不能收看NBA賽事原因竟是自己政府的恐懼,結果可能會有大陸人站出來發聲,更有利香港爭取自由。

克魯茲推動《香港人權和民主法》等法案

克魯茲在國會除了大力推動獲得兩黨支持的《香港人權和民主法》之外,他本人又提案修訂《美國-香港法案》,上述兩法案基本上都規定國務院需要定期檢視香港的自治以及民主發展,以決定是否讓香港繼續享有與其他大陸城市不一樣的特別經貿地位。

10月15日,美國國會眾議院將就《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等進行投票。當天安排多個投票,其中跟香港相關的3個草案投票,《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保護香港法案》、《重新認識香港-美國雙邊關系》被排在最前面。

現任美國國會眾議院議長、民主黨領袖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是1992年《香港政策法》的強烈支持者。

現任美國國會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是1992年推動國會通過《香港政策法》的元老,他在香港事務上的表態具有舉足輕重的作用。麥康奈爾近期已多次公開警告,中共不要在香港事務上玩火。

他曾說,如果北京以處理1989年天安門事件的方式,暴力鎮壓香港抗議民眾,他將建議特朗普總統采取「更強力的行動」,警告中共不要太過頭。

美國國會一旦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等法案,將是近30年來美國對香港政策方針的首次重大修訂。

《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6月中旬在美國國會參、眾兩院被同時提出,要求美國國務卿每年向國會提交報告,審核香港有否按照《中英聯合聲明》、《基本法》及《國際人權公約》保有充分的自治、人權和民主。同時,法案規定對協助侵犯人權的官員進行制裁。

《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填補了1992年通過的《香港政策法》中的缺陷、增設制裁機制,既含終極的「核選項」,可終止香港的特殊地位和待遇,以及對相關人士進行制裁,又有「身體年檢」,在香港的自治權退化到無可挽回前,能讓中國大陸、香港以及美國三方提前作出修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