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日,中共閱兵式在天安門廣場上演,喉舌大力造勢。2000公里外,香港民眾走上街頭,發出國殤日怒吼,有抗議者被警方實彈射中。重重危機中,紅色極權的「國慶」向外傳遞了哪些信息?

一、黨比國大

本次閱兵式上,中共護旗手的出場順序是:黨旗、國旗、軍旗。黨大於國,這是中國的悲哀,已持續了70年之久。中共強佔了大好河山,綁架了這片土地上的資源和人民,它以馬列主義為最高教義,否定傳統文化,卻在其需要時,以「中國」和「中華民族」說事兒。擁有五千年文明的國家並非中共開創,共產黨宣揚的「新中國」實乃「中共國」。

中共將黨旗置於首位,意味著普世價值和傳統價值觀將繼續被黨文化踐踏和變異。黨的利益超過國家利益,黨可以任意攫取和剝奪一切,因為黨領導一切。因此,人權、道德、公平、法治,都永遠是空談。

二、人民被排除在外

9月30日,黨媒發表文章,稱「中國共產黨一經成立,就義無反顧肩負起『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為中華民族謀復興』」,「人民是共和國的堅實根基,人民是我們執政的最大底氣。」

然而,除了10萬被挑選的「群眾」以外,其他中國人民不能參與「國慶」閱兵,更不被允許上街觀看。長安街沿線住宅樓的居民被警察告知:不要從窗戶向外觀看遊行隊列,必須拉上窗簾。另外,還有許多「人民」,被公安國保從家中帶走、帶離京城,被軟禁監控,確保他們不會在關鍵日子出現在敏感地帶。

10月1日的遊行彩車中,出現了中國憲法和投票箱,但是,眾所周知,中國沒有真正意義上的選舉,也沒有真正意義上的選民,基層的獨立候選人幾乎無一例外地受到騷擾,最後全軍覆沒。至於每年3月進京議事的兩會代表,大多數都用腳投票,早已脫離了人民,把錢財和家眷轉移到「腐朽」的資本主義國度了。

建政70年,中共隻字不提殺人如麻的政治運動、六四屠城、文革浩劫、迫害宗教信仰等罄竹難書之罪惡,試圖打造狂歡盛景。閱兵和遊行結束後,七萬隻鴿子被放飛,據說是為了象徵和平。可笑的是,在之前的儀式綵排期間,鴿子、風箏、無人機等一律在北京上空禁飛。所以,暴政下,鴿子也淪為「維穩」的表演道具,連飛翔的自由都沒有。

三、港澳元素現花車 香港人在流血

中共借慶祝重申「一國兩制」,聲稱要保證香港和澳門的繁榮穩定。據報道,遊行彩車展示了香港、澳門基本法和金紫荊和金蓮花,令官選港澳代表感到激動。與此同時,眾多香港市民正奮戰在街頭。民陣早前申請舉辦題為「沒有國慶 只有國殤」的遊行,被警方和港府禁止。

10月1日下午,警察在荃灣向抗議人士發射實彈,一名18歲抗議男生左胸中彈,子彈距心臟僅3厘米。警察實彈射擊錄影很快在網上流傳,人們紛紛譴責此等謀殺罪行,嘆息香港已類似「半警察國家」。

彩車中的港澳元素,宛如皇帝的新衣。組織者、表演者和觀眾都熱情稱讚衣裝的華美,這是最大的諷刺。

四、台灣堅拒「一國兩制」

中共本打算將滲透香港的模式套用在台灣,如法收服。但是不料,香港問題令中共深陷困境,反促台灣驚醒。台灣陸委會10月1日發佈新聞稿,正告中共當局:「一國兩制不是兩岸關係的處理方案,更不適用於台灣,台灣絕不會接受。」文稿說,中共「堅持一黨專政70年,治理理念違反民主、自由與人權價值,造成中國大陸發展風險與挑戰 」。

9月29日,香港歌手何韻詩在台北被中華統一促進黨高層胡志偉等人潑紅漆,台北警方調後發現,此案具有組織性、計劃性,幹犯於事前詳細策劃、犯意聯絡及行為分工。媒體早就披露了統促黨涉嫌收受中共資金的背景,中共對台灣社會的滋擾及政治干預的程度驚人,引發朝野和民間的警惕。

五、中共要「和平發展」?

中共在閱兵式上展示了最新武器裝備,包括受到關注的超高音速滑翔導彈和東風-41洲際戰略核導彈等。中共稱這並非針對任何特定國家,且放飛了一大群鴿子以顯示「和平發展」。但是,亮出武器、在香港射出實彈,僱用兇手當街施暴,在網絡和海外校園等地發起「戰狼」式挑釁,包括人身威脅,這些行徑分明與「和平」相悖,釋放殺氣。更不用說,中共在新疆設立集中營,嚴酷打壓異議和維權人士,迫害宗教自由,嚴密監控全體國民。

9月28日,湖南長沙岳麓區公民樊鈞益等人公開抗議中共大閱兵。他們舉著兩張大白紙,上面分別寫著:「堅決反對 當局大閱兵 費納稅人血汗 民生不安」,「窮兵黷武 古有懲戒 內張爪利 外失度衡」。

 中共勞民傷財的大閱兵遭到大陸人的反對。圖為湖南長沙岳麓區公民樊鈞益(網名鐵子,右二)等公民,9月28日舉牌抗議中共大閱兵。(知情人提供)
中共勞民傷財的大閱兵遭到大陸人的反對。圖為湖南長沙岳麓區公民樊鈞益(網名鐵子,右二)等公民,9月28日舉牌抗議中共大閱兵。(知情人提供)

六、民族主義這張牌

愛國,當然需要理由。中共把它自己和中國捆綁在一起,向那些對中共提出意見、表示反對或反抗者掄起大棒,罪名通常是「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當黨國混為一談,「愛國」便大打折扣,甚至成了「愛黨」的同義詞。

雖然中共一直吆喝「愛黨」,但是它打的王牌卻是「民族主義」。中共自知它不得人心,黨內也無人相信共產主義,於是它便強調1840年以後的列強入侵,以此激起盲目的仇外情緒,轉移民怨。這種手法在一定人群中相對奏效,不過,值得注意的是,除了中共官員「愛美」、「愛資本主義」的情懷人所共知,即使是中共的「護旗手」,大多也對西方充滿嚮往。許多在海外與支持反送中的人士發生衝突的中國留學生,表現了「出國才『愛國』」的奇怪現象,引發熱議。

黨媒高唱:「曾經溫飽不足的人們,即將邁入全面小康;曾經一窮二白的中國,巍然屹立於世界東方……」可是它迴避了過去的殺富劫富、今天的繁忙「割韭」。嚴重的貧富差距、龐大的貧困人口,以及幾十億、幾百億或更驚悚的鯨吞貪腐,它都按下不表,因為大家心知肚明。當豬肉價格都成了政治任務,執政黨還有甚麼可炫耀的呢?

德國時評人士長平認為,「一個人口超級大國,經濟總量排名世界前列,只能說是正常而已;不正常的是,人均GDP嚴重落後於常被中國人鄙視的大多數國家,新聞自由全球墊底,人權隨時被剝奪至零,人們卻依然要感到自豪。」

結語——霧霾在提示

陰沉的霧霾,恰是天公示警。與天、地、人相鬥的中共,想改變它的覆滅命運,必然落敗。世界關注著反送中的抗爭正氣、警方的槍彈與瀰漫香港的恐怖,同時審視2019年中華國殤日。國際媒體、中外學者、受迫害的大陸和香港人士,以及親身體驗紅色暴力的台灣等各國民眾,都在梳理罪惡實錄,為真相和良知發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