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

9月26日,香港特首林鄭月娥舉辦首次「社區對話會」,目的是政府走入社區,探討現在讓社會不滿的問題並尋求解決辦法。有的香港市民就說這是林鄭在做秀,因為五大訴求就在那裏擺著。那這次對話會,是9月19日開始報名,市民可以是在網上報名或者在各區的民政諮詢中心遞登記表。報名人數超出配額,政府會用電腦隨機抽150人出來,然後會在最晚24日前通知中籤的人,那按照林鄭24日公佈的數據,報名有大約2萬人,那去現場的150人就是從這些人中產生。

林鄭對話會 安排複雜

對話會是9月26日晚7點到9點,在灣仔的伊莉莎白體育館舉行。實際時間,在現場有所推遲。進去對話的150人,是不可以戴頭盔、雨傘啊,這些東西,需要提前到場經過安檢。而且這150人都有座位號,要對號入座,而且不是每個人都有發言機會。

政府的理由是,為了讓更多人參與發言,對話不是以直接問答的形式,而是一輪一輪抽籤,每一輪抽到幾個人,那這幾個人,連續陳詞,每個人最多3分鐘,每一輪的所有人,發言結束之後,現場官員會把這些人的提問彙集起來,然後再由林鄭、其他現場官員統一作答,不可以追問,也不會即時答問。

就這樣一輪一輪進行下去。150人,按每個人都得到3分鐘發言時間計算,不算官員回答的時間,那也需要450分鐘,也就是7個半小時。但是第一次對話會只有2個多小時,那更多在現場的人,就只好當觀眾了。

而在現場的官員,除了林鄭月娥,還有內地事務局局長聶德權,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民政事務局局長劉江華等人。還有主持人,是前媒體記者、內地事務局局長政治助理吳璟俊。

林鄭對話會 問答要點

26號下午,香港特首林鄭提前1個半小時就到了現場,而被抽中的市民是5點開始入場,7點鐘正式開始對話會。

林鄭首先發表開場白,她承認風波是政府修例引起,政府有責任,但話鋒一轉,林鄭說五大訴求已經聽了很多次,回應很多次,大家覺得問題可能比這些訴求更廣泛,提到民生、經濟、政治方面問題凸顯,稱要用對話尋求改變,而不是只是對話。

這個開場白比較矛盾,你說不是對話,是要尋求改變,這確實體現出誠意,但是對五大訴求的說法,抗爭者顯然會覺得林鄭毫無誠意。

接下來,問答開始。問答一共有四輪,外加一個加時環節。我們不知道提問的人是誰,而且2個多小時我們沒法全部呈現,我們只挑第一輪的幾位市民的提問,給大家提煉出來,順序上,就叫市民1、市民2。後面幾輪,我們主要提煉官員的答問。詳細內容大家在網上都可以查到。

市民1:這個對話會無實際結果,鄭若驊和盧偉聰都未有出席。大大小小衝突後,香港深層次矛頭原於無公義的法治。抗爭者堅持之一是雙普選,《基本法》賦予香港人權力。

市民2:為何政府仍然不願意成立獨立委員會?一國兩制已無法說服他們完整存在。近月荃灣、元朗有市民被黑社會打,但市民投訴無門,是否認為律政司辦事不力,才讓香港人活在恐懼之中?「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市民3:林鄭讀書很好,但在歷屆特首的民意卻最低,政府能否公開透明度,讓社會知道裏面的情況?

市民4:7.21有議員一早收到消息有白衣人聚集,但39分鐘都沒有警員到場,運動至今,100萬人上街要求徹回修例,但政府照二讀,問及是否有人要負上責任。——這似乎是暗示林鄭下台。

林鄭的回答主要是針對警察的質疑,其它問題沒有太做回應。她說:近日對香港政府和警察的信任下跌,在這個信任度不高的情況下更加要對話,從而找到出路。而對於調查警方執法,林鄭仍強調「監警會」,而不是獨立調查,並指發現有公務員違規,會嚴肅跟進。

後面幾輪市民提問的核心,除了一些經濟問題外,基本上是圍繞《基本法》的實行、五大訴求和警察暴力問題。

對於一國兩制,林鄭說沒有變質,可以確保安穩交給下一代的香港,但她說一國兩制有底線,但底線是甚麼,並沒有說。但是在後面的發言中,林鄭提到:香港要保持一國兩制,不是要香港自治。

對於新屋嶺拘留所的時間,林鄭說,警方是因為拘禁人多才啟動新屋嶺,但對於當天是否有程序混亂,林鄭說「或許有」,強調要以監警會檢視被指控的事情,會認真審視。最後林鄭說,不會再使用新屋嶺扣留被捕抗爭者。

林鄭在隨後幾輪的回答大同小異。對於香港年輕的抗爭者,林鄭回答比較具體,她說:我們的關心未有充份聆聽青年人心聲……希望青年人也可以停一停,讓我們聽聽他們的聲音。

港人發問尖銳 林鄭避答

其實,現場發言者提出了很多尖銳的問題,例如,林鄭是否同意鄭若驊下台?也有人希望特首將真正的情況告訴中央,例如抗爭者不是想港獨,而是只是想民主自由。

對於「反蒙面法」,有人質問是否警察也一樣,如果實行拘捕時,被捕者是否可以知道是甚麼人拘捕她。

也有人問:五大訴求解決一個,但之後的情況是用甚麼方法解決?是否就是用《緊急法》?

這些尖銳問題,現場林鄭和其他官員並沒有做出有價值的回答。以上有一些內容是參考了《香港01》的文字直播。

林鄭對話會場外 氣氛緊張

那當天的對話,開場前氣氛比較緊張,灣仔大約有10間中小學校和幼稚園,提前放學甚至是停課。因為他們都對這一天對話會場外會發生甚麼憂心忡忡,當地區校聯會主席戴德正直接表示,對這場對話會的應對,是按照迎接「颱風」的規格處理。

在對話會場外,警方嚴陣以待。警方帶著很多大箱子,有的箱子寫著「催淚彈」,還有的寫著「後備彈藥」等等。警方並要求採訪的記者,也不能戴頭盔和防毒面罩進場。會場周邊也有多條道路被封,多條道路的停車位也被取消。猶如清場。

即使如此,在場外,還是會集了至少數百名抗爭威者,包圍停車場的入口,恭候結束對話會後,林鄭月娥的座駕開出來。有抗爭者在場館後門,用垃圾桶等東西堵路,也有抗爭者準備有「磚頭」。場面比較緊張。

此外,灣仔地區的學生還組成人鏈,重申「五大訴求 缺一不可」,學生們在林鄭可能會經過的路段,掛上了寫有「良知」的條幅,在皇后大道東旁邊,還有學生掛起「光復香港」的巨型條幅。

這是在當天會場外的大概情況。

社區對話會前 林鄭《紐時》刊文喊話

林鄭還在對話當天的26日中午在臉書發文,說當天的對話是「和理傾」,又在《紐約時報》發表文章,題目是「香港仍有未來」。在文章中,除了承認香港社會有很深的傷痕,需要時間痊癒,重申要用對話與市民重建信任,讓社會恢復平靜之外呢,還包含幾個要點:

一是政府絕對不同意釋放被捕的抗爭者,說這樣做違反《基本法》,而這是香港抗爭者的五大訴求之一;二是林鄭說呢,9月初宣佈撤回《逃犯條例》修訂,是為了給「社區對話」營造氛圍;三、說要持續實行「一國兩制」;四、說今年夏天的示威活動對香港經濟,特別是旅遊、零售、餐飲行業,造成短期影響,再加上中美貿易戰的衝擊,讓香港可能2020年出現經濟衰退,但機會不大,她說雖然如此,香港有龐大儲備,可以面對難關;五,林鄭表示呢,6月至今的示威活動,香港警方發出超過80%的不反對通知書,指出有些示威活動出現暴力衝突,所以警方比較慎重。

這是林鄭在《紐約時報》發文的幾個要點,這明顯是跟社區對話會綁定在一起推出的「套餐」,我覺得倒不一定是想趕在十一前討好民眾,這是林鄭在北京的方針政策下的一個長期策略,目的是化解危機。

我們可以看到,要保護香港經濟,這是她爭取民意的軟措施,而拒絕釋放被捕抗爭者,這是以法律為理由展示強硬,軟硬兼得。

但是抗爭者肯定對她的這些說法不滿意,因為沒有直接回應「五大訴求」。但是林鄭肯定不在意啦,她能爭取多少民意就爭取多少民意,暫時他們也沒有打算迅速解決抗議,打的是持久戰,這個當局早就透露過。

根據新消息,9月28日民陣主辦的添馬公園集會,已經獲得警方批准。這是8.31、9.15民陣兩次申請遭拒之後,首次得到警方批准。反而是無心插柳,因為民陣之前根本對警方批准不抱希望。

那這次批准,香港當局可能是想,拒絕可能反而弄巧成拙,因為之前幾次拒絕民眾照樣出來,所以乾脆批准,一定程度釋放一些壓力,民陣主辦的活動,通常比較和平,可能反而比拒絕要好一些,這也算是比較明智。但是添馬公園的位置比較敏感,當天港島一定戒備森嚴就是了。

美國會委員會通過香港法案 中方反應強烈

節目最後,我們說一下《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25日,這個法案在美國國會參眾兩院的外交委員會分別通過,隨後呢,這個法案會交給議事規則委員會排期,定好日程後,會交到眾議院,進行全體審議。

這個法案要每年檢視一國兩制執行情況,如果不好要取消香港的特殊貿易地位,而且破壞香港人權和民主的大陸以及香港官員,還會登上美國制裁的黑名單。所以北京當局對這個法案始終是怒目圓睜。

大陸喉舌媒體新華社引述外交部發言人耿爽的話說,大意是:美國國會參眾兩院外委會無視香港激進勢力和暴力分子的惡劣行徑,執意審議通過涉港法案,公然為香港激進勢力和暴力分子撐腰打氣,是對中國內政的粗暴干涉,等等,措辭強烈。

港澳辦也發聲明:美國國會在干預中國內政,是給香港亂局火上加油,嚴重傷害中美關係。港澳辦還罵一小撮反中亂港分子四處乞求外部勢力干涉,評價是「叛國禍港的行徑」。

外交部和港澳辦分別回應,可見,《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一旦通過,威力強大。但是美國政壇也不平靜,特朗普總統現在面臨民主黨的彈劾調查,雖然最後彈劾的成功機率不大,但現在這件事卻是美國輿論的焦點,超過了香港。而且美國國會是否有代表北京的利益人士攪局呢?再加上中美貿易戰僵局未解。這些事件交織在一起,各界都在密切留意。

好,今天的節目就先說到這裏。如果您喜歡我們的節目,歡迎您訂閱、按讚和留言,您也可以點擊小鈴鐺圖案,可以第一時間收到我們新節目上傳的通知。下次節目,再見啦!#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