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海古卷(Dead Sea Scrolls)是迄今發現的一系列最古老的希伯來語《聖經》手稿,是近兩千年歷史的珍貴文物。至今共發現了900多卷,其中包括完整的和不完整的經卷。最近一份對其中一小塊碎片進行的研究,發現了很多之前不為人知的細節。

死海古卷來歷

1946~1947年間,一些貝都因(Bedouin,遊牧阿拉伯人)牧羊人最早在死海北部庫姆蘭(Qumran)地區一些洞穴的陶罐中發現了這些經卷。庫姆蘭在約公元73年的時候,被羅馬人完全摧毀。歷史學家認為,是一個非主流的宗教派系「艾賽尼派」(Essenes)將這些經書藏在山洞裏。洞中天然的石灰岩和自然環境將這些文字保留了上千年。據信這些經書來源於公元前3世紀~公元後1世紀之間。

現在在博物館中的這些經卷,比起上個世紀剛出土時的狀況已差了一些。

早年的研究者為了讓捲起來的材料易於展開,將它們軟化所採用的辦法可能對它們造成了一定損害。很多研究者現在都致力於延緩或阻止它們進一步受損。

這份研究的作者之一麻省理工學院(MIT)的埃德米爾馬希克(Admir Masic)告訴科技藝術(Ars Technica)網:「這些是兩千年前的文件,記錄了基督教起源時期的內容。它們有著非凡的歷史意義,我們要想辦法保存它們。」

「聖殿卷」(The Temple Scroll)長達25呎,是其中最長、保存也最完好的一卷。裏面包括《聖經》系列中的《出埃及記》(Exodus)和《申命記》(Deuteronomy)中的部份內容、建造一座猶太教堂的計劃、教堂中的一些規定和儀式等。

在久遠的古代,普通羊皮紙由全天然的工藝製造,將動物皮去毛和脂肪後,刮淨,撐在支架上晾乾製成,由於沒有經過任何防腐處理,動物皮質先天的成份都在。

「聖殿卷」有些不同尋常,上面的文字寫在羊皮的內側,而不是長毛的外側,因此看上去比其它經卷更白一些。而且,它非常薄,只有十分之一毫米厚。

MIT研究小組有幸得到了「聖殿卷」的一小片,使用X射線螢光、能量色散光譜和拉曼光譜多種方法結合分析,發現很多之前研究所不知道的細節。

蒸發鹽的保護作用

他們發現這種羊皮紙的表面有一層含硫、鈉和鈣的蒸發鹽成份。這可能有助於經卷的保存,同時也使得它看起來更白。這些化合物極易溶於水,當水份蒸發後,這些成份仍會留在羊皮紙上。

馬希克說,在硫酸鹽中還發現了石膏的成份。據傳古代有將石膏與動物膠混合來製作畫布的方法,馬希克認為古代羊皮紙製造者可能借鑑了這種方法製作羊皮紙,使其更適合在上面書寫。

死海古卷的材料混雜有黃牛皮、羊皮、山羊皮等多種。有證據顯示,當時的製作工藝更多樣化,不像之後的中世紀(Middle Ages)的羊皮紙,工藝已經統一。而且,一些經卷按照東方傳統,進行了顏色加深的處理;另一些則沒有,遵循的是西方傳統。

古代深厚的文化交流

研究者發現其它一些死海古卷上也存在蒸發鹽成份,由此推測這些羊皮紙可能是成品進口到這個地區。這與之前的認知有很大不同。

除了蒸發鹽之外,分析還發現了鈣芒硝、芒硝和石膏的成份,這些都不是當地常見的材料,進一步證明了這種材料是進口的可能性。

馬希克說,這顯示了那個時期不同區域之間活躍的物品和技術交流。「我們沒有意識到,這些文明之間存在如此深厚的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