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政府官員暗示美國在幕後推動香港反送中抗議活動,美國國務卿蓬佩奧30日表示,這說法是「荒謬的」。多名美國參議員,包括參院外交委員會主席,愛達華州共和黨參議員里契(James Risch)也發表聲明支持港人對自由法治的抗爭。

香港民眾反對港府《逃犯條例》修訂的抗議活動已經持續了2個月。7月30日,蓬佩奧在前往泰國曼谷參加東盟會議的途中回答隨行記者的提問。有記者問道,有中國(中共)官員在某種程度上,暗示美國是香港發生的抗議活動的幕後推動者,並且美國需要對此作出解釋。

蓬佩奧回應說,他注意到了相關的言論,他認為這些說法很荒謬。

蓬佩奧表示:「我認為抗議活動完全是香港人自發行為,我認為他們要求政府聽取他們的意見和聲音。」

「每一個政府都應該傾聽他們民眾的聲音。」他說。

7月30日,蓬佩奧在前往泰國曼谷參加東盟會議的途中回答隨行記者的提問。(JONATHAN ERNST/AFP/Getty Images)
7月30日,蓬佩奧在前往泰國曼谷參加東盟會議的途中回答隨行記者的提問。(JONATHAN ERNST/AFP/Getty Images)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7月30日在北京舉行的新聞發佈會上指,香港的示威衝突是美國的作品,且中國(中共)不會允許任何外國勢力干涉香港。她上周要美國「收回他們在香港伸出的黑手」,美國國務院反駁說,這一言論是「荒唐可笑的」。

專家:將國內騷亂責任推到外國勢力 是中共慣用方法

美國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CSIS)中國力量項目部(China Power Project)主任邦妮・格拉澤(Bonnie Glaser)7月31日對CNN表示,北京在國內示威或騷亂期間指責外部勢力存在,是一個長期慣用行為。

她說:「中國(中共)官員一直在告訴美國官員,它們知道美國黑手在這些抗議的幕後。」

在1989年六四天安門廣場抗議活動之後,北京指責美國鼓勵事件。格拉澤說:「中國人(中共)描述外部干涉是非常典型的。」

格拉澤表示,中共用這種手法很順手,把責任推到「美國正在干涉」上,比承認中國(中共)在與香港關係上可能有一些嚴重問題,以及香港人如何看待大陸方面要容易得多。

多名參議員支持港人 魯比奧:中共打破所有承諾

參議員馬可・魯比奧(Macro Rubio)7月29日在推特上表示,香港目前的情況已經明確表示,中共打破了其所有的承諾。「我們必須繼續支持希望保持自治和民主的香港人」。

他重申了早些時候一項聲明,指責北京於7月21日晚在元朗地鐵站發動暴力襲擊,當時一群穿著白色T恤的男子揮舞著木桿和金屬桿毆打乘客,導致至少有45人受傷,包括一名當地立法委員。

「甚麼樣的政府去鼓勵有組織的犯罪團夥走上街頭,去火車站,殘酷地攻擊人民,其中一些甚至不是抗議者,他們僅僅是旁觀者。 所以這(元朗事件)告訴了我們很多關於中國(中共)政府的事情。」魯比奧在推特中的影片中說。

美國參院外交委員會主席、愛達華州共和黨參議員里契(James Risch)也在7月30日對中共政府29日所發表,挺香港行政機關和警察的聲明作出回應。

里契表示:「我對中國(中共)政府昨天(29日)發表的言論深表關切,這進一步表示它們完全不願意聽取香港人的意見。在它們的評論中,中國(中共)政府官員提到維護《基本法》的重要性,但基本法卻被中國(中共)通過不斷侵犯香港自治權而經常遭到破壞。」

「香港人為追求合法權利和自由而抗議,他們應該得到政府的承當。正如我之前所說,香港政府應該全面撤回引渡法案(逃犯法案),並對警方過度使用武力進行獨立調查。香港人和所有人一樣,有權和平抗議,政府的暴力回應是不可接受的。」里契說。

賓夕凡尼亞州共和黨籍聯邦參議員派特・圖米(Pat Toomey)7月30日發表聲明表示,他將支持一項名為「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新法案,以支持為民主自由和獨立法律制度抗爭的香港抗議者。

今年6月13日,里契就和新澤西州民主黨參議員鮑勃・梅南德茲(Bob Menendez)、魯比奧以及馬里蘭州民主黨參議員本・卡定(Ben Cardin)一起提出《香港人權及民主法》,重申美國對香港人權和法治的承諾,並要求國務卿每年對香港自治程度重新認證,作為是否延續美國賦予香港的特殊貿易與經濟待遇的依據。

美國前駐香港總領事唐偉康(Kurt Tong)7月30日在華府智囊研討會上表示,中共在對港事務上需要冷靜後退一步,在北京和香港之間創造更多空間。「我知道我作為外國人(提這個建議),中國人(中共)會對此有負面反應。但我認為這是正確的建議。」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