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自由報》(Liberation)7月初發表一篇調查報告,首次披露西方媒體已受到了中共的滲透。報告分析了中共如何巨資投入,在西方媒體中作宣傳,以保持北京當局在國際上的大好形象。該報記者還前往新華社駐巴黎辦公室試探究竟。

早在今年3月份,無國界記者已公佈過一份詳盡的調查報告——《中國追求的世界傳媒新秩序》,該報告全文52頁,分別以中、英、法三種語言,深入地揭露中共如何通過媒體滲透西方。

這次《自由報》的報道乃以香港民眾反對《逃犯條例》修訂大遊行抗議為引子,命題為:「Propagande : comment la Chine s『infiltre à l』Ouest」(《宣傳:中國(共)如何滲透西方》)作報道。

法國媒體出現中國「附刊」的背後

《自由報》的文章中首先提到,6月9日,上百萬香港民眾上街遊行,反對《逃犯條例》惡法修訂案,《China Daily》(《中國日報》)-中國共產黨的宣傳媒體,卻毫不猶豫地在其英文版報道說「有80萬人支持法案的修訂」。

隨後一周,6月16日,200萬香港市民(佔全香港人口的四分之一,創香港歷史之最)再次大遊行,《China Daily》卻稱「香港父母們遊行反對美國的干涉」。

文章轉而說,這些謊言竟沒有妨礙《費加羅報》夾入附刊「China Watch」(中國觀察),其話題內容展示中國如何繁榮,還有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的畫像。

這本讓人疑惑的附刊(由《China Daily》編輯部撰寫),是有人以巨額支票買單,在全球約30家具影響力的報紙,如《紐約時報》上以免費的方式發行,覆蓋面達1300萬讀者。英國《衛報》透露,《每日電訊報》(The Daily Telegraph)每年收取86萬歐元的廣告費來刊登「中國觀察」月刊。

文章評論說,其實這些昂貴的廣告沒有甚麼秘密,只不過是「(中共)用來塑造公眾輿論,影響外國政治和商業決策」,用毛澤東的話說是「神奇武器」,用習近平的話說是「講好中國故事」。當然,中共並非第一個利用媒體宣傳來建立其國外影響力的政權,法國、英國早在上世紀二十年代就開始採用此戰略,但那完全無法和中共相比較。

文章說,因為北京當局既不允許批評,也不允許評論,據2013年披露的中共中央文件,新聞自由甚至被列為「西方七大危險」之一,其中還包括人權和司法獨立。

根據《中國追求的世界傳媒新秩序》報告,在過去十年內,中共每年花13億歐元向世界傳播北京的聲音,使自己擁有觸及國外視聽大眾的媒體,如國營的中國環球電視網目前在世界140個國家播放,中國國際廣播電台則以65種語言放送。

中共對法國媒體的滲透

調查中,《自由報》曾聯繫新華社採訪,結果從未得到回覆,報道說「新華社不像一般的通訊社」,無論是發郵件,還是打電話,從來不會有回覆的。

文章還說,當記者去新華社位於巴黎郊區的辦公室,以賣廣告的方式談話時,對方提出了廣告套餐:50次附刊,3個影片加5張照片,價格約1800歐元,「在紙媒體危機的時勢下,這樣的合同是非常誘人的。」

文章披露,今年3月底,當習近平訪問法國抵達南部藍色海岸尼斯時,法國幾大主流媒體,如《世界報》、《費加羅》、《回聲報》、《巴黎人報》均刊登了中文的公關廣告,內容和照片由新華社提供。

又如,法國電視台BFM商業頻道自去年11月份推出一個「Chine Eco」(中國經濟)節目,每晚23時50分播放。這個歷時幾分鐘的節目由中國國際廣播電台(RCI)編輯,一開頭會用法語介紹一些友好的中國話題,然後邀請經濟專家嘉賓談論前往中國投資的好處。

BFM電視台負責簽訂這個節目合作合同的Stephane Soumier向《自由報》表示,RCI向我們提出合同條件說「你們談論中國商業話題,我們給予贊助,我們對節目內容保持主權,(邀請嘉賓)企業家們在認為是(對中國)有利的前提下,可以發表批評中國的言論。」

文章最後引用華盛頓亞洲研究局研究員Nadege Rolland提出的警告,「北京所做的(滲透)工作是微妙和長期性的,更為重要的是,這些滲透是無形的,即從規範、價值觀和法律上進行影響,所有民主國家都牽涉其中,每個民主國家都必須保持警惕。」

根據《中國追求的世界傳媒新秩序》報告,中共在歐洲投入的媒體宣傳金額高達30億歐元。

無國界記者的《中國追求的世界傳媒新秩序》報告下載網址:https://rsf.org/en/reports/rsf-report-chinas-pursuit-new-world-media-or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