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一波接一波的反送中示威運動。日前,有美媒從另一個角度分析港人前仆後繼上街抗爭的原因,認為港人對他們自身經濟前途有深層焦慮,其中一張照片道盡港人的悲哀及經濟困局。

在中共政府支持下,港府提出修訂《逃犯條例》(送中條例),遭到港人的激烈反對。自6月9日,港人103萬人上街反抗送中條例後,6月12日,又有上萬名示威者包圍了立法會,遭警方開槍鎮壓,至少有80多人受傷。

警察亂用武力,導致6月16日200萬港人站出來遊行抗議。進入7月,1日55萬人的大遊行後,7日23萬人的大遊行改到了大陸遊客比較多的九龍區舉行;7月14日的大遊行,在沙田地區進行。

7月21日43萬人的大遊行,在港島區銅鑼灣舉行,此次以「獨立調查 捍衛司法 守護真相」為主題的反送中大遊行,藉以集結正義力量,捍衛香港法治。

然而,大遊行結束後,示威者不但遭警方開槍鎮壓,也遭到中共動用大批黑社會人員毆打致爆血,3小時後才姍姍來到現場的警察放走了行兇者。

但中共與香港府的暴力威脅沒有嚇退示威者,22日上午,「728港島西遊行」主辦方在臉書宣佈,取消原定於28日遊行活動,「轉場」支援28日的「元朗光復行動」。

「728將軍澳反送中大遊行」和「727光復紅土遊行」的主辦方,以及群組「7.28將軍澳反送中大遊行」和Telegram群組「727光復紅土遊行資訊站」均公開表示,將原定的活動延期,全力支援「守護元朗,守護同行,守護我城」728反黑大遊行!

有分析說,港人的抗議此起彼伏,起到的作用就是讓港府的統治失效,讓港府沒辦法有效地統治香港,特別是年輕人有互聯網做平台,有層出不窮的抗爭方法,用和平的公民抗議行動癱瘓港府的統治。

如圖約3米長、1.83米寬的房間裏,可能要擠上一家三口。(翻攝紐時)
如圖約3米長、1.83米寬的房間裏,可能要擠上一家三口。(翻攝紐時)

紐約時報從另外一個方面分析港人前仆後繼地站出來抗爭的原因。報道認為,在引爆大型示威運動的政治憤怒情緒之下,香港人對他們自身經濟前途有深層焦慮,擔憂未來會變得更糟。

香港的貧富懸殊差距幾乎是50年來最大,嚴重程度在全球排名居前。每5個香港人中,幾乎就有一個人生活在貧窮線下,最低薪資每小時4.82美元。

現年55歲大專畢的肯尼斯・梁加入反送中示威,他以為也許教育程度高,收入就會比較好。但在香港過去20年間,大學畢業也沒能賺到錢。他對自己的生活狀況感到憤怒:他擔任保安,每天工作12小時,每周工作6天,時薪5.75美元。

報道說,有740萬居民的香港。可能是全世界最不平等的地方。這裏有全球最長工時、最高房租,薪資漲幅跟不上房租上漲速度。

至少有21萬港人住在非法隔間的「鳥籠房」公寓,肯尼斯・梁是其中之一。他的房間大概是100平方呎,在香港相對來說還算寬敞,但他常常湊不出512美元租金。

報道發佈一張圖片說,在香港,約3米長、1.83米寬的房間裏,可能要擠上一家三口。

批評者說,政府政策偏向房地產開發,讓問題惡化,他們指責港府,靠賣地給地產開發商賺錢,未努力設法興建平價住宅。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政治經濟學教授孔誥烽說:許多年輕人覺得經濟和政治都沒有出路,這是他們感覺沮喪且對維持現狀生氣的背景。由於權力現在掌握在既得利益者手上,許多示威者要求直選,這樣可以讓他們對重要經濟事務有更大的發言權。#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