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底傳來滙控(00005)開除至少500人,環球銀行及市場業務部門成重災區,為今年夏季裁員潮展開沉痛序幕。接著有里昂證券員工被背後股東中信大批辭退,協議過渡期一完結,立即血流成河,繼總裁Jonathan Slone及金牌策略師Chris Wood等高層離職後,6月澳洲研究部全體「起身」。

踏入7月,節奏更為緊湊,4日法巴宣佈削減亞太區分析員,把研究工作外判給晨星(Morningstar),涉及員工主要來自香港與新加坡。

7日(周日)德銀忽然公佈公司重組將砍掉18,000職位,翌日(周一)眾身經百戰的資深分析員無奈「執包袱」即走,不少踏出公司時仍在混亂錯愕中,坐鎮上海的原材料板塊研究員Sharon Ding在關電腦前給客戶電郵中簡單一句:「山水有相逢,江湖再見。」

昨日風光只能回味

自雷曼爆煲後,投行光環一去不返,暢快旋律變調,監管機構彷彿「有仇」般向它們狂轟猛炸,在不斷收緊證券業務監管措施之餘,更接二連三罰以天價,經常「大動干戈」,難以招架。

銀行在過去10年被罰款額超過3,500億美元,包括2016年德銀及瑞信先後公佈賠償72億和53億美元,以承擔其推銷按揭證券產品時的過失;業界唯有不斷瘦身自保,甚至眼看近年金融科技(Fintech)抬頭而無力反擊,江湖地位嚴重受挫。

此外,歐洲正式推出令行家聞風喪膽的MiFID II(金融工具市場指令二),內裏諸多掣肘,包括KYC(了解你的客戶)程序、分拆研究報告及交易費用等規格,弊大於利,結果自毀長城,美資行趁機擴大市佔率。

勝敗反映在股價,過去5年德銀輸掉了七成,滙控與法巴唯靠股息支撐,股東整體回報勉強力保不失。相反,美企花旗及摩通股價則逆流而上,分別大漲58%和121%。可惜無論如何,整體行業昨日的Heyday已不復見,即使是美資行亦駟馬難追上一次周期2006-07年時那種輝煌盛世。

走不易活下去更難

德銀成本收入比率(CIR)超過92%,今次雖然大刀闊斧劈去兩成員工,但距離標準CIR水平還有好一段距離,加上減人手其實同時會拉低收入,存在惡性循環問題。歐洲19個主要國家的銀行平均CIR為57%(其它參考:摩通58%、恒生48%、澳洲聯邦43%),德法英意四國平均比率介乎64%-82%,仍有必要繼續下削成本。

戰友離職,活下來的員工隨時「一頂二」,甚至負擔起幾個人的工作量,然而薪水照舊。以德銀為例,類似情況過去數年司空見慣,很多抱有希望的員工以一敵眾,為公司日夜拚命苦戰,最終還是逐個收「大信封」。

覆巢之下,復有完卵乎?儘管你有三頭六臂,在行業蕭條巨輪下顯得微不足道。雨勢仍在增強,大家捉緊兩傘向前走,正如「打波先嚟落雨」四眼哥的隊友在廣告內所說:「唔知㗎,希望在明天丫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