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日聚集在立法會大樓外的示威者在警察突然撤離的情況下,「佔領」立法會。港府一直沒有回應民眾要求撤回修訂《逃犯條例》草案等五項訴求,反而事後全城發起大搜捕行動,製造白色恐怖,結果被更多市民抵制。有大學校長拒絕譴責學生,另科技大學學生會杯葛和特首舉行閉門會面。同時,民間醞釀周日在九龍舉行遊行,讓大陸民眾也看到。

有分析認為,中共再強力鎮壓,只會令社會反彈更大,將令香港民主運動轉向全面抗共。

7月2日警方以催淚彈清場後,封鎖立法會並進行指模及DNA鑑證等。直到7月3日,已拘捕28人,最小年齡14歲。帶頭佔領立法會、被稱為「佔旺畫家」的潘運瑭也被捕。同時,當局無視三場55萬至200萬港人上街遊行反對修訂《逃犯條例》草案的民意,已逼使三人斷送生命,社會出現嚴重撕裂。

港大民主牆張貼簡體字大字報「熱烈感謝張翔同志譴責學生,保護立法會玻璃安全」,諷刺校長張翔。(圖片來源:港大學生會學苑)
港大民主牆張貼簡體字大字報「熱烈感謝張翔同志譴責學生,保護立法會玻璃安全」,諷刺校長張翔。(圖片來源:港大學生會學苑)

有大學校長籲尋問題根源

佔領立法會事件後,多名大學校長都陸續表態。其中7月2日最早發表公開信的科大校長史維呼籲各方對話,認為不應該簡單譴責暴力,「必須討論問題根源,才能應對眼前的挑戰」。

理工大學新任校長滕錦光沒有譴責事件,但對衝擊事件深感痛心。他稱十分明白社會上的情緒,也非常關注同學的安全和福祉,但強調在任何情況下暴力始終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

恒生大學校長何順文亦沒有譴責事件,指早前離港數天往外地演講,雖然人在旅途,仍心繫香港的情況,「一方面擔心學生的安危,另一方面為時局憂心忡忡。我不禁問,香港為何變得如此撕裂和躁動不安?」

城市大學校長郭位表示關注大學自主,呼籲各界保持克制及理性討論,注意自己和他人的安全。

嶺南大學校長鄭國漢表示對暴力事件感到非常憂心,他理解社會各界對於社會議題持有不同的意見,但強調不能容忍任何暴力行為。

教育大學校長張仁良昨亦發聲明,稱對社會撕裂感到痛心,指暴力無助解決困局,但亦強調不能迴避背後的社會矛盾。

表態譴責暴力的只有香港大學校長張翔和公開大學校長黃玉山。港大民主牆則貼上簡體字大字報諷刺張翔──「熱烈感謝張翔同志譴責學生,保護立法會玻璃安全」。

張翔在大陸出生,赴美攻讀博士;2017年底獲委任為港大校長,去年7月正式上任。上任前曾獲北京市委轄下國企「中關村發展集團」委任為「海外戰略學家」。黃玉山是港區人大代表,在港獨等多個敏感議題上都力挺中共。

科大學生會杯葛閉門會議

另外,一直「龜縮」未公開回應公眾五項訴求的特首林鄭月娥,一直拒絕和學生以及泛民主派議員會面。雖然中文大學、科技大學學生會表示,收到林鄭月娥要求會晤,但科大學生會昨發表聲明,拒絕以林鄭月娥提出以「閉門」方式見面,同時提出三項條件:第一,林鄭月娥政府須先回應上月兩次大批市民上街反修例和7月1日佔領立法會的五大訴求,包括新增的「以行政命令解散立法會,立即實行雙真普選」;第二,林鄭月娥政府若要對談,必須也包括商界、醫護界、法律界、教育界和其它各界香港持份者代表;第三,有關對話必須開放予全港市民參與,所有人都有發言權利,科大學生會願以該校賽馬會大堂為全民對話會場。

富豪不表態  學者:他們感謝學生護港

劉細良指,若當局再鎮壓,香港的民主運動將變成以與中共對抗為目標,變成全球抗共前線。(宋碧龍/大紀元)
劉細良指,若當局再鎮壓,香港的民主運動將變成以與中共對抗為目標,變成全球抗共前線。(宋碧龍/大紀元)

對於香港各大學校長和學生會對七一佔領立法會事件的反應,前中央政策組顧問劉細良稱,這說明主流民意是同情學生。據他所知,八大校長是被要求表態的,但絕大多數都沒有譴責暴力,而是希望探討事件背後的根源,說明社會民怨已經沸騰。

雨傘運動之後,中共也曾強逼富豪表態,搞人人過關。但今次反送中運動中,香港富豪幾乎全部噤聲。特別是七一佔領立法會事件後,沒有富豪為中共站台譴責示威者或學生。

劉細良相信,富豪不表態,是因為他們本身也反對送中條例,其次,「我相信他們也看到共產黨和林鄭月娥處理這個問題的方式,他們是不能夠認同的」。

資深銀行家、浸會大學客席教授吳明德則認為,送中條例對商界衝擊很大。所以條例如通過,富豪或要撤資,或者被迫和政府出錢打官司,捍衛自己的權利。但兩次百萬人大遊行之後,加上學生們站出來護港,終於令條例暫緩,這些富豪心目中是感謝學生的,「保住他們的資產」,所以也絕不願意違背良心去譴責學生。

反送中只是導火線 真實原因在於不滿中共

劉細良強調,反送中只是一個導火線,真實原因還在於對於中共的不滿全面爆發。

自97後,中共背棄一國兩制承諾,對香港的管控升級,而且滲透到方方面面。

劉細良稱,以前港英政府時代,是精英靠實力成為公務員進入政府成為建制,但97之後,是中共安插紅色人物成為建制,比如發起撐警大會的親共議員何君堯,最初兩屆特首都不會重用這樣的人。但從2012年梁振英上台開始,中共肆無忌憚從各個層面干預香港的內部事務,中共或者中聯辦安插的人不斷被重用,以致精英遠離建制,不願與中共為伍,令今天香港政府出現管治危機。

而中共駐港機構、中聯辦都無限擴張,保守估計中聯辦官員目前達到5,000人。

林鄭月娥成中共代理人

劉細良指出,林鄭月娥上台後,「成為中共代理人,以強悍冷血著稱」。送中條例之前,她落實中共交給她的任務,沒有失敗過。比如棘手的「一地兩檢」,她以快刀斬亂麻的方式強行實施,毫不手軟撤銷數名議員資格等。但今次推反送中條例,觸犯的卻是主流社會,無論是大陸還是香港富豪都反對,唯一得益的只有中共。

「送中條例只是冰山一角,香港市民的真正不滿,你看到立法會那天被衝擊之後,為何那些人不覺得很暴力呢?因為那些人認為立法會早已被中聯辦控制,踐踏香港的民意。很多人說這個制度的暴力遠比學生的暴力更加厲害,如若不然,為何在有一百萬人上街後,政府仍然可以如期在6月12日在立法會提出恢復二讀(修訂《逃犯條例》草案)呢?正是因為它已經嚴格控制了這個議會還有傳媒,只有一個發牌電視台。」劉細良說。

他指,林鄭月娥聽命於中共,加上她目中無人的傲慢,極端的管治方法,是造成今天社會撕裂的原因之一。比如,林鄭月娥在港施政的模式,已經用大陸維穩模式統治香港,七個公務員中有一個就是警察,將香港變成一個鐵幕城市。

香港將成為全球抗共前線

對於香港未來何去何從?劉細良指,今次反送中運動已經令中共在國際上顏面掃地。

他形容,現在是一個很關鍵的十字路口,「如果再鎮壓下去,下一步就是香港的民主運動就會以和中共對抗為目標了,這個就不再是爭取香港的民主,而是變成是全球對抗中共模式的前線。」

以中共以往面臨管治危機的處理手法而言,劉細良預計地方官員會被懲治幾個,以平息民憤,故相信林鄭月娥、李家超和鄭若樺很快就會被撤換。

劉細良也從今次反送中運動中看到香港民主的希望。比如,學生的訴求已經有了很大的改變,不再簡單要求更換特首,而是要全面普選。

周日九龍遊行 向大陸人宣傳反送中

繼七一大遊行之後,香港網友昨日出招,發起7月7日九龍區大遊行,向大陸遊客講述反送中真相。

網友在連登討論區解釋,中共全面封鎖香港反送中消息,大陸人毫不知情,港人選擇在九龍尖沙咀、高鐵站附近遊行,是讓當局知道,港人目標已經轉向大陸人宣傳香港價值,「被嚇到的一定是共產黨」,希望反送中消息透過高鐵,傳遍大陸每一個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