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日香港立法會遭到衝擊後,中共高調「譴責」。當局此舉引發大批大陸網民的質疑,網民要求官方公佈香港抗議修例事件的真相。

中共公安部在6月12日前後已部署封鎖香港局勢發展的消息,試圖不讓抗議蔓延到中國大陸。但是香港人對修例事件的怒火還是「越過」了深圳河,不少大陸民眾都已了解真相,並表達對港人的支持。

港人怒火「越過」深圳河 大陸網民群起要真相

7月1日,香港示威者與警方一度爆發衝突,至少40多人送院。晚間,示威者衝擊立法會,並最終衝入立法會大樓內。香港警方在午夜開始清場,大量防暴警察使用警棍和催淚彈驅散示威者。

示威者在衝入立法會大樓後,在牆上噴塗要求林鄭月娥下台,撤回修法的標語,立法會主席台背後的特區區徽被噴黑。立法會中一處排放許多精緻禮品、藝術品的地方卻沒有遭到破壞。

7月2日,港人示威事件的新聞突然在大陸變得鋪天蓋地,很多身處大陸的中國人之前都對香港人抗議修例事件一無所知。

當天,中共國務院港澳辦、香港中聯辦、外交部駐港公署就衝擊立法會事件同時發出「譴責聲明」。央視罕有地在7月2日半小時的新聞聯播中,播放了9條、逾8分鐘與香港有關的新聞,其中7條是各方「譴責」衝擊,包括:港府和各界、港澳辦發言人、中聯辦負責人、外交部、央視評論、《人民日報》社論,及新華社時評等。央視畫面可見,香港立法會內,文件散落一地的情況。

在中共自己高調發出多個報道後,大批網民公開質問,香港究竟發生了甚麼?為何會有衝擊立法會事件出現?

在大陸社交媒體網站上,大批網民的質疑帖、真相帖前仆後繼,不斷被刪除,又不斷湧出來,「戰況」慘烈。

在微博上,「chy呀呀呀」說:「我也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情?我也沒有看到相關的影片,那麼我就先遣責中國政府信息不公開。外國人說不得香港,我們中國人總說得吧。強烈要求公開公正的影片。」

「清月的獨影」:「一開始前一兩天被封鎖,我是通過我同學才知道,但是內陸沒有任何媒體看到,只是我。主動查找主要媒體沒有,後來三四天以後陸續有媒體報道了,但是很多消息是篩選的了。所以在大陸你能了解的確實就這樣篩選的新聞……」

「鹿皮的小寬子 」:「看看牆外的真實消息吧。這個被美顏了。」

還有網民說,「我覺得不管怎麼樣,有些事我們民眾應該有知情權的,所以有些細節問題沒有說,不是很好。不管事情好壞,民眾應該要知道。」

自7月2日起,中共網警不斷刪除這些帖子,網民繼續不斷質疑,社交媒體上此起彼伏,顯示大陸百姓在群起尋找、散播真相。

以下是大陸網絡上出現的部份內容。

大陸藍黑:「能否把事件的起因,為甚麼遊行,有多大規模,具體港府做了甚麼措施,等等這些大家關心的事情解釋一下嗎?大陸沒有詳細的報道,我們又不能說。」

愛慕你午後的紅顏:「我也想問,為甚麼非要壓制這個消息,這麼大的事情還發生在這麼特殊的地區這壓得下來?」

丫丫呀說:「我也不敢說,我也不敢評論,這麼大的事,新聞都不報道,然後就官方就開始帶節奏。我信你,你也得先把事件起因經過結果說清楚啊,把影片報道出來呀,不允許外國人說,難道還不能讓自己國家的老百姓了解嗎?你們這是想直接帶節奏嗎?還要關閉評論不讓人討論?怕啥呢?嗯?」

叛逆風:「我也覺得客觀事實的報道出來,包括港人的訴求是甚麼?為甚麼會有這些訴求?事件衝突的過程都應該客觀公正地給國人呈現出來,相信國人也不傻,是非公道自在人心,但國內媒體為啥要總是遮遮掩掩的。」

阿拉巴卡則諷刺地表示:「咱們的媒體是跟黨走的,黨想說就說,不想說你也不要問,要聽組織的。」

晟智楓說:「沒有外媒怕是連發生了甚麼都不知道了」。

摩羯情緣:「香港這事沒法說,但造成的影響足夠丟臉的,國內媒體還遮遮掩掩,到底怕甚麼呢?如果怕咱大陸這邊的去學,那以後國外的罷工,遊行也都不該報啊?別雙重標準 。」

更有微信文章一針見血點出真相:「香港議會廳被佔,令人憂心。今天的狀況是銅鑼灣事件的後果,權力任性傲慢,執法者違法,無異污染水源。」

湖南懷化居民孫先生對海外自由亞洲電台說,他們對香港市民積極參與遊行,要求政府撤回送中條例,爭取真普選,表示支持。他說,如果大陸發起大規模遊行示威,就會有翻天覆地的變化:「6月9日讓我們大陸人知道,民眾原來抗議上街(示威),7月1日我們知道,上街(示威)可以持續這麼久。如果(發生)在大陸,不需要一個月,只要四五天就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洗腦文「橫行」 大陸民眾發文反駁

除了杜絕網絡討論,網上也出現了多個親中共觀點的洗腦文。大量微信公眾號同時出現「剖析香港問題」文章,一改過往黨八股般的批判形式,以各種扭曲了的數據、理論及事實做分析,對中國人展開新一輪洗腦。

近日,一篇題為「香港這座城市還有救嗎?」(下稱,《有救嗎》)的文章在大陸社交媒體上橫行無阻。文章主要散佈的觀點是:香港年輕人不是壞,而是蠢;香港普通民眾很容易被蠱惑,「上一次街,遊一次行,就能獲得一些虛偽的滿足感,覺得自己多光榮多正義多威武霸氣了。」

即使在官方對社交媒體的嚴控之下,這篇文章出來後,還是引來民眾多篇文章的反駁,其中流傳比較廣的有網名「泫然亦然」的《請收起你的厭港症》、北京評論員(又稱濠江客)的《隔著普通話與粵語的距離答不到「香港有救嗎?」》,還有Kief的《蠢的並不是香港青年》。

以《蠢的並不是香港青年》一文為例。Kief文章反駁說,《有救嗎》一文作者用來「消除我們對於香港青年的偏見」的對這些香港青年的形容,基本上可以返還給他自己:真的不是壞,只是蠢而已。且不論文字中無處不在的傲慢,這篇文章和其背後的邏輯最大的問題,在於始終忽視了房間裏的大象——完全沒有從政治的維度,特別是香港與北京的政治關係的維度,來討論為甚麼會有百萬人抗議遊行的這樣一個政治性問題。

文章批評《有救嗎》一文作者,「這些人來說,政治原因在這個國家永遠不會是事情的根本原因。他們永遠不會相信會有人,就像這些香港青年,會單純為了所謂的democracy, liberty和rule of law而自發自願地抗爭。」

在大陸社交媒體上,《有救嗎》一文存在了很長時間,而批駁其的文章不斷遭刪除。這種封殺,顯然背後有中共文宣高層的影子。

封鎖香港抗議信息 官媒升旗儀式報道不見細節

在大陸網民群起提出質疑之前,中共對香港人抗議修例的信息實施全方位的封鎖,今年「7.1」的升旗儀式就是一個例子。

7月1日,升旗儀式在灣仔金紫荊廣場舉行。

對比新華社2019年的報道和之前的報道可見,前幾年的報道都有對現場人士的描述,如香港警察銀樂隊、學生合唱團等等。但今年的報道沒有相關內容。

除此之外,前幾年的報道都至少配有一張現場升旗圖片,今年的報道沒有現場圖。

在這次升旗儀式之前,港府罕見宣佈不設露天公眾觀禮區,也不邀請學生合唱團及制服團隊成員出席觀禮。港府此舉為香港主權移交22周年來首見。

傳中共公安多次部署封鎖香港抗議信息

6月12日,上萬名香港示威者包圍立法會,要求撤回條例,但示威者遭警方濫用武力驅趕及暴力清場,至少72人受傷。雖然港府在6月15日宣佈暫緩修例,但在6月16日,有200萬港人遊行反修例。

對此,官方在6月16日含糊其辭的報道稱,中共支持香港政府暫緩修例。港澳辦在當日的聲明用詞是「香港近期發生的反對修例的遊行集會事件及社會反應」,將多起大規模抗議事件輕輕帶過。對港人的反抗,中共官媒及陸媒均鴉雀無聲,實行密不透風的封鎖。在7月2日之前,微信、微博上偶有對香港近期事件的一些簡單流轉,但無論是文字還是圖片,很快就遭刪除。

《信報》報道說,中共公安部在6.12當天召開全國公安機關緊急影片調度會議進行再部署,杜絕「不良影響」越過深圳河,確保今年頭等大事的中共建政70周年不受影響,「維護國家政治安全」。

消息披露,公安部形容香港6.9遊行的人數眾多,場面宏大,造成「相當影響」,而根據情報,抗爭遊行活動必將進一步擴大,要求各地警方務必把「防範政治安全風險」放在第一位。

公安部通過影片要求各地公安機關,「堅決防止」香港影響大陸,防止互聯網消息影響現實社會,同時要盯牢大陸重點「政治敏感」人物的情況。

此報道得到了其它來源的證實。

近日,網上流出的一份新疆自治區《維穩指揮部指示專報》機密文件顯示,中共公安部要求各地公安廳總動員,嚴防香港局勢蔓延大陸。

這份文件的主要內容是,新疆公安刑偵總隊總隊長曾憲江在6月12日維穩指揮部影片調度會上的講話提到,隨著中美貿易戰升級,以及6月9日香港第三次反對修訂逃犯條例大遊行,為防止抗爭活動可能進一步擴大,各地公安機關必須「堅決防止香港影響大陸,境外影響境內」。

中央社報道說,一位在華東工作的台灣人被上門例行查戶口的公安要求,「不要在網絡上亂講香港的事情」。據稱已有台灣人因為在微信群「亂講話」被帶走調查。一名北京民眾因為發表了同情香港民眾的言論,兩度被警方與國安人員叫去「喝茶」,並將他在微信聊天「罪狀」列印,簽「悔過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