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6日,在美國參議院商務委員會聽證會上,德州參議員特德・克魯茲(Ted Cruz)質詢谷歌「用戶體驗」總監斯坦菲爾(Maggie Stanphill)關於日前知名網站「真相工程」(Project Veritas)公佈的秘密拍攝影片的問題。該影片顯示,谷歌通過訓練人工智能(AI)的算法以影響搜索結果,進而影響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結果,旨在「防止」再次出現「特朗普的情況」。

 

該影片內容包括:對來自谷歌內部的舉報人的訪談、高級管理人員簡・詹納(Jen Gennai)在餐館被偷拍下的談話,以及公司的一些內部文件。克魯茲引用了調查影片中的幾個例子詢問斯坦菲爾。

影片中,詹納說:「伊利沙伯・沃倫(Elizabeth Warren,民主黨2020總統候選人之一)說我們應該拆分谷歌。我很喜歡她,但她被誤導了,那將不會使事情更好,只能更糟糕,因為拆分後的所有這些小公司沒有我們(谷歌)所擁有的資源,來防止(出現)下一個特朗普(當選)的局勢。」

詹納領導的谷歌負責創新(Responsible Innovation)部門,負責監督和評估人工智能(AI)技術的實施。

詹納表示,谷歌一直都在努力「防止」在2020年時再次出現2016年的選舉結果。「我們也在訓練我們的算法,如果再次發生像2016年的選舉,我們會行動,結果會有不同。」

「在我的舊部門(谷歌)信任和安全部,自2016年以來他們一直在工作,以確保我們為2020年做好準備。」她說。

克魯茲還引用了影片中舉報員工的話,來證實谷歌作為搜索引擎巨頭「是一個高度偏見的政治機器……永遠不想讓特朗普這樣的人再次掌權」。他指出,谷歌和其它社交媒體公司通過美國「通信規範法」第230條獲得了比普通媒體更大的法律豁免權(因為它們被視為媒體平台),應該懂得他們必須是個中立的平台。

斯坦菲爾則稱,谷歌「是為每個人建立的,包括每一個宗教信仰,每個單一的人口,每個地區,以及某些政治派別」。

但許多美國人都擔心諸如谷歌等的大型科技公司,因帶有政治偏見而不能保持中立──而這並非毫無理由。比如,YouTube作為谷歌的子公司,在調查影片發佈後不久就刪除了該影片, 理由是「侵犯私隱權」。

克魯茲詢問斯坦菲爾,是否知道谷歌的高管在2016年總統選舉中投票給特朗普,斯坦菲爾回答,「我不和我的同事談論政治……我不知道。」

克魯茲陳述,公共記錄顯示在2016年總統大選中,谷歌員工為希拉莉・克林頓總共捐助了130萬美元,數目龐大;卻為特朗普捐贈了「零」美分。

影片中,谷歌高管詹納說:「那些投票給現任總統(特朗普)的人們不同意我們對『公平』的定義。」但她認為對甚麼是公平並沒有人去定義,而谷歌作為一家大公司有權去做出定義。

影片中,「真相工程」的製作人奧基夫(James O’Keefe)做了一個實驗,他在谷歌主頁上分別輸入「man can」 (男人可以)和「woman can」(女人可以),谷歌顯示的搜索提示為「男人可以生孩子、做飯⋯⋯」「女人可以選舉、可以做任何事⋯⋯」等和通常人們對男女印象相悖的句子。奧基夫質疑:難道這是根據人們的熱門搜索排列出的結果嗎?

有位與谷歌合作過大型項目的網友留言:「你絕對可以相信谷歌擁有某種技術,可以改變我們對所處的社會和與之相聯繫的世界的觀點⋯⋯他們的技術加上主流媒體的傲慢,是對我們的自由思想和言論的威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