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海外媒體發出多篇文章,揭露中共利用使領館在海外控制華人社區。最近,《泰晤士報》一篇報道指出,中共更通過威脅西方學者,將其意識形態傳播到西方校園,這加劇了外界對中共黑手伸向英國校園、維護國外大學自由環境的警惕和擔憂。

中共用簽證和經費做誘餌 干涉英國學術界

英國《泰晤士報》6月23日的報道說,一些研究中國相關話題的英國學者,如某些政治或人文科學類的「中國通」,受到來自中共的壓力。

中共要求這些學者以「積極的態度」來描繪共產黨,減少舉辦涉及某些敏感話題如香港、台灣、西藏、信仰自由等問題的講座。並威脅說,如果這些學者不遵守這個「潛規則」,就撤銷他們去中國的簽證,導致喪失在大陸進行實地研究的機會。

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教授告訴《泰晤士報》,由於他沒有「積極評價」共產黨,從而失去了去中國的簽證。

還有不少大學教師表示,他們接到過中共駐倫敦大使館工作人員發來的電子郵件。其中一名學者說,如果按照中共的要求做了所謂「正確的事情」,就可以得到研究經費、跟中共高官接觸的機會,甚至可以得到「你想要的任何東西」。

這些英國學者說,中共的威脅使得他們中的一些人進行「自我審查」,避免提及觸怒中共的話題,如「西藏、天安門和台灣」。

在中國出生、在英國工作的年輕學者也表達了自己的擔憂。根據英國頂級國防與安全智囊「RUSI」2月份發表的一份報告說,「中國(共)大使館或當局邀請了很多人『喝茶』,要求他們要支持中共路線。」

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高級學者說:「政治氣候發生了變化,如果你今天舉辦一個有關西藏問題的講座,你會更加謹慎,會更關注房間裏是否有人批評,還會受到取消講座的壓力。」

「它們(中共)會告訴你,舉辦這個講座不是一個好主題,或貌似禮貌地問一句,『你知道西藏是中國的一部份嗎?』有些學者就這樣被嚇住了。」他說。

倫敦大學中國研究院東方研究學院院長曾銳生(Steve Tsang)教授表示,他知道有幾個英國學者被撤銷了中國簽證。 「中共政府將簽證作為武器,干涉英國學術界。」他說。

他補充說,不僅是英國學者受到壓力,來自中國的學生由於擔心自己的言論被反饋給大使館,因此這些學生無法在課堂上打開心扉、暢所欲言。2017~2018年,約有10萬名中國學生入讀英國大學。

前英國外交官揭開中共海外干擾內幕

英國前外交官彭朝思(Charles Parton)今年2月在國防與安全智囊「RUSI」公佈了一份報告,他目前擔任英國國會下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的中國問題專家。

彭朝思在報告中披露,中共在海外實施各種形式的干擾活動,包括「精英俘獲」、在海外撒錢製造「依賴性」、在外國政要身邊安插中共自己人做顧問、進行威脅等。「精英俘獲」就是任命在外國有一定影響力的人如前政要、智囊等高級人才到中國公司或中國大學任職。

還有一個手段就是威脅不給簽發中國簽證。這件事已經發生在一些西方政要、媒體記者、專家學者等身上。

他說,中共干預領域很廣,涉及政治、學術界、大學、智囊和媒體等。報告還披露,中共擅長轉移視線,把外界「反對共產黨」說成是「反對中國人」、或「傷害中國人民的感情」,從而自己「金蟬脫殼」。

報告說,中共的干預通常是隱密的,儘管偶爾也會表現出厚顏無恥。中共還希望控制居住在海外的中國公民,如學生、學者、商人以及海外華人社區,幫助推動中共的利益。近年來,更多海外華人被要求遵循黨的路線,中共以這些人的親戚或商業利益為槓桿,來要挾他們。

彭朝思說,值得注意的是,中共大使館還會派人參加英國下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的聽證會。有一次大約16名觀眾中有4名是中共官員。報告分析,中共官員在現場的意圖和效果或許是恐嚇證人,因為其中一些證人可能會去中國。

報告警告說,英國需要採取必要的措施,抵制來自各方的干預,才能夠捍衛英國的價值和安全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