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央行總裁德拉吉周二(18日)意外地表示,該央行政策制定者可能考慮在未來幾周調整其政策工具,以因應經濟展望風險的惡化,選項包括推遲下次加息的時間表、減息讓負利率深化或重新啟動購債計劃。

歐元兌美元聞訊收貶0.23%至1.195(盤中一度創下兩周最低的1.1187),繼去年貶值4.42%後,今年以來續貶2.36%。德國10年債孳息率達到-0.315%,創下史上最低紀錄,法國10年債孳息率也觸及0%,同樣創新低。

在美聯儲6月政策會議之際,歐洲央行此舉頗有促貶歐元的「操控匯率」味道。特朗普在推文中指「德拉吉剛剛宣佈將會有更多的刺激政策,立即讓歐元兌美元的匯率下跌,這使得他們(歐洲)更容易與美國展開不公平的貿易競爭。他們這麼做已經很多年了,中國和其它國家也是這樣做」。

歐洲央行總裁德拉吉即將在今年10月卸任,此前他發表的政策看法偏向鷹派,但兩周前他開始改口,認為歐洲央行在2020年中之前,應該維持利率不變。如果該央行開始減息或啟動量化寬鬆,這將是一個巨大的貨幣政策轉變,對歐元匯率將造成重大的影響。

德國股市DAX指數周二大漲超過2%,對此,特朗普在推文稱:「德國DAX指數大漲歸功於德拉吉的刺激政策言論,這對美國非常不公平!」

德拉吉則反駁說,歐洲央行只是履行其使命,為了達成通脹2%的政策目標,而不是要參與匯率操控促貶歐元。

德拉吉警告,貿易紛爭只是歐洲央行採取刺激政策的原因之一,其它風險包括地緣政治動盪、保護主義興起和新興市場的疲態無法消除等。

過去18個月,歐元區經濟增長欠缺動能,通脹始終低於政策目標的2%,最大經濟體德州的經濟增長幾乎停滯,意大利則陷入衰退。歐洲央行預測,歐元區經濟體的GDP增長率將由去年的1.8%降至今年的1.2%,遠低於美國的2.5%-3%。

此外,多次敦促美聯儲減息的特朗普在被記者問到是否對於美聯儲主席鮑威爾有甚麼指教時,他只說「讓我們看他會怎麼做」。

美聯儲周三將結束兩天的政策會議,是否減息成了眾所關注的焦點。不過,即使這次會議沒有決策減息,市場仍預期今年內將減息兩次。

荷蘭合作銀行(Rabobank)外匯策略師芙利(Jane Foley)認為,任何一個長期飽受低通脹之苦的經濟體,都傾向希望其貨幣貶值,但如果許多經濟體同時都發現自己身陷同樣的低通脹泥淖,貨幣戰爭的先決條件便具備了。

貨幣戰一旦啟動,去年漲幅4.1%、今年續漲1.6%的美元指數恐怕不容易回挫,抵銷美聯儲下半年醞釀減息的美元助貶力道,若美元進一步攀升,將不利美國產品的國際競爭力。

特朗普第一時間發出抨擊德拉吉寬鬆政策言論的推文,其用意或許是希望讓即將萌芽的貨幣戰爭消弭於無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