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談判僵持之際,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近日高調訪俄,展開包括熊貓外交的訪問議程,強調加強北京莫斯科軸心,令外界質疑,中、俄是否藉此會面有意打造共同抵美勢頭。

但CNN首席國家安全記者、中國問題專家吉姆・修托(Jim Sciutto)表示,中、俄早已從多條戰線開展打擊美國的秘密行動,和俄羅斯相比,中共實際是美國最大的長期威脅,其工於心計,表面上安靜,但實則笑裏藏刀,更加邪惡。

中、俄從多條戰線向美國發起「影子戰爭」

習近平這次訪俄,除了帶去了兩隻大熊貓外,還將兩國關係提升為「新時代中、俄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BBC引述評論員解讀稱,中共在努力尋求與俄羅斯的聯盟關係,來應對美國。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首席國家安全記者修托在5月份發表的新書《影子戰爭》(The Shadow War)中指出,中、俄其實早就展開了打擊美國的秘密行動,企圖針對美國及其領導的國際秩序。修托將這些打擊行動稱為是「影子戰爭」。

修托在多次外媒採訪中對「影子戰爭」予以解釋。他表示,這是一場多數美國人尚未意識到的戰爭。中、俄這兩個不同的國家正在使用一種非常類似的戰略:那就是,在多個前沿陣地同時攻擊和破壞美國,並會將其行動控制在激發公開交火的門檻之下,這樣美國就不會反擊。

「他們(中、俄)知道如果要攻擊我們,航母對航母或核彈對核彈,他們將會失敗。至少,沒有人會贏。通過進行邊緣攻擊,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會獲利,特別是因為我們(美國)沒有給予足夠的關注。」修托說。

中共通過在南中國海地區實行軍事化和建造人工島嶼,並企圖控制該地區水域。該水域每年有數萬億美元的貨物經過。美國和地區鄰國都擔心,中共通過在海上建造違反國際法的人工島嶼,試圖鎖定該地區水道。修托指出,在南中國海衝突上,中共將其控制在不會引發美國發動戰爭的門檻之下,而事實確實如此。

但修托強調,「影子戰爭」雖未發生軍事戰爭,但其「潛在的影響和公開戰一樣危險」。這是一場多條戰線的戰爭。這些戰爭形式包括:2016年,俄羅斯對美國大選的網絡攻擊;中共數十年來竊取美國公司的知識產權、私營企業和美國政府的機密等,造成美國數千億美元的損失等。

「但這場(影子)戰爭還有其它戰線正在同時展開,這是他們破壞和超過美國所執行計劃的一部份,」修托說,「我認為,大多數人還沒有意識到那些戰線。」

他解釋說,中、俄的「影子戰爭」不僅在地面開展,也正在向太空延伸。他們已經測試並部署了太空武器。「『星球大戰』今天就在這裏。激光武器已經出現在太空。」

修托還強調說,中共的「綁匪衛星」(kidnapper satellites),「能夠將我們的衛星從軌道上搶走。」沒有了衛星,從汽車使用的GPS到金融系統,再到美國軍隊都會受到影響。智能炸彈智能不起來,無人機也不會運作起來,核預警將不會再有。

美國國防情報機構今年二月發佈一份「太空安全威脅」報告警告說,中共可能正在尋求用激光武器來破壞、癱瘓或損壞(他國)衛星及其傳感器,並且可能已經具有有限的利用激光系統對抗衛星傳感器的能力。

美國國防情報機構2月份發佈的報告截圖。
美國國防情報機構2月份發佈的報告截圖。

修托5月份在《華爾街日報》發文強調,美國真的需要一個太空部隊。他坦言,特朗普總統宣佈要組建一個太空部隊是有道理的。「有一件事很明確:戰爭正來到了太空,美國必須為之做好準備。」他說。

除了地面和太空,修托說,中、俄的「影子戰爭」也發生在水下。中、俄都在部署更加迅速、更加安靜的潛水艇。這種潛水艇難以被檢測到。其帶來的威脅是,在戰爭發生時,它們可以突然出現在紐約的海岸附近發射核導彈。

他還表示,網絡戰每天都以上千種不同的方式發生。中共在南中國海填海造島,而俄羅斯直接吞併了克里米亞。所有的這些戰線都構成了「影子戰爭」。「它(影子戰爭)正在安靜地發生。足夠安靜,大多數人都不在談論它,但它卻是非常真實的,」修托說,這是對「主權邊界」的挑戰,是在破壞美國領導的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

修托指出,「影子戰爭」已經成為美國國家安全的最大威脅,儘管大多數美國人對此知之甚少或根本不知道。「影子戰爭的速度和力量可能令人恐懼。」

中共是美國真正的威脅 且表現更邪惡

在被問及誰是更大的威脅時,修托表示,雖然從短期來看,很多人可能認為是俄羅斯。但如果你和美國軍界、情報界的人士交談,「幾乎無一例外,他們會說,中共是更大的長期威脅。它們(中共)有更多的工具可用。它們是我們真正的挑戰。」

修托曾這樣開玩笑地描述他對俄羅斯和中共的看法。他說,「俄羅斯更像你在派對上喝醉的朋友,直接衝破你的大門,而中國(中共)則像那個工於心計、邪惡的『朋友』。它們保持安靜,表面上和你微笑著,但背後卻要捅你一刀。」 修托認為,與俄羅斯相比,中共的手段更不易察覺。

在修托看來,中共因其盜竊軍事機密的行為及其快速發展的衛星技術,構成了真正的、最令人擔憂的威脅。當被問及中共為何比俄羅斯更致命時,修托表示,他曾與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反情報部門的前主管安德森(Bob Anderson)交談過。

安德森之前曾經直接參與跟蹤中共間諜的案子。其中一個間諜案,即修托新書特別提到的加拿大中國商人蘇斌(Su Bin,音譯)的案子。蘇斌在僅僅四年時間內盜竊了大量的美國F-35和F-22戰機以及C-17運輸機的數據。蘇斌後來被美國司法部起訴,並最後被判刑。

「今天,中國(共)正在使用和那些(美國)飛機看上去極其相似的飛機,」修托說。

他還表示,安德森警告,不要誤判中共,中共情報機構的凶狠會更勝俄羅斯一籌。它們(中共情報機構)會殺人,它們也會殺掉那些人的家人。它們可能在家裏做,但它們也將會在其它地方做。「它們真的願意做任何事情來獲取它們想要的,因此不要誤判它們,」修托引述安德森的話說,「這就是我為甚麼說,它們就像是你的安靜的,但富於心計的『朋友』,那種『朋友』將會在背後捅你一刀。」

FBI局長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去年告訴「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FBI的最高反間諜優先事項是中共,即阻止在美國的中共間諜進行經濟間諜活動。

修托指出,在美國,有成千上萬的中共間諜。他和FBI前反間諜負責人交談過,該負責人提到,它們(中共)有一個全國服務計劃,讓那裏聰明的年輕人能夠駭入美國公共和私營部門竊取機密。而且它們這招兒得逞。

修托說,中共甚麼領域的信息都偷,從種子、醫療技術到人工智能等。最關鍵的是,它們正在對美國的國家安全技術進行間諜活動。

修托特別強調,雖然中、俄採取了相同戰略,試圖從各條戰線挑戰美國全球領導地位,但是,在「影子戰爭」方面,兩國並沒有秘密聯手,他們有各自的利益所在。

「中共是想要在各個方面超過美國,它們的野心是成為世界之王,獲得經濟、軍事、政治、外交方面的霸權地位,」修托說,而俄羅斯更像是一個破壞者,他們不認為他們將會超越美國。但他們更是因蘇聯解體而感覺上是個受害者。他們正在玩一場「零和博弈」,他們的想法是「如果我刺到了美國,那對我們來說就是一種收穫」。

美國副總統彭斯去年10月在美國智囊「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發表對華演說時也同樣強調,中共對美國的干涉超過俄羅斯。「正如我們情報界的一名資深人員告訴我的那樣,與中國(共)在這個國家(美國)所做的事情相比,俄羅斯所做的顯得相形見絀。」彭斯說。

副總統彭斯去年10月4日在美國智囊「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發表對華演說。(JIM WATSON/AFP/Getty Images)
副總統彭斯去年10月4日在美國智囊「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發表對華演說。(JIM WATSON/AFP/Getty Images)

彭斯指出,中共還利用美企想要維持在中國營運的慾望,試圖影響商業領袖來譴責美國政府的貿易行為。

「一個近期的例子是,它們(中共官員)威脅要拒發一家美國大公司在中國的營業執照,如果這家公司拒絕說出反對美國政府的政策。」彭斯說。

美國及盟友所犯錯誤:對中俄抱有幻想

修托想要強調的是,美國人民還沒有足夠認識到這種威脅的本質。美國之音引述修托的話說,美國和西方一直在犯的一個錯誤是,一直對中、俄抱有幻想,這是「不知敵」。

他說,他們被自己的臆想所誤導,認為中、俄想要的正是美國想要的,那就是共同融入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但是俄羅斯和中共領導人都認為這個體系偏向於西方的利益。中俄希望有不同的體系。

修托認為,美國仍然是領導全球事務的最佳國家。他解釋說,俄羅斯和中國(共)正在挑戰一個美國建立的體系,或者至少是一個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數十年來,美國一直致力於保持這一秩序的正常運行。這種體系確保了和平與繁榮。

也許,中、俄可能會說,「但那些是你們施加的規則,為甚麼要被允許來監管我的後院?」修托指出,這是中、俄的專制主義與美國民主的衝突,美國的民主雖然並不完美,但問題是,你們想要誰(專制主義國家還是民主國家)來掌控那些規則的制定?

修托對中國有相當的研究。1989年六四的發生在很大程度上激發了修托對中國的興趣,在那之後不久,他在耶魯大學選擇了中國歷史作為其專業。2011年至2013年,修托曾擔任前美國駐華大使駱家輝的幕僚長。這讓他了解到,美國公司雖然知道中共的盜竊,但經常拒絕向美國政府尋求幫助,因為他們害怕疏遠中國合作夥伴或者無法進入中國市場。修托指出,而中共的戰略正是依賴於製造這種恐懼,中共也在醞釀這種恐懼。

修托表示,在中國居住的那些年,讓他親眼目睹了很多事情,在那裏他看到有人因為撰寫有爭議的推文而被送進監獄。

修托在他的新書中披露了中、俄削弱美國立場的各種手段,而且這些伎倆不容易被人察覺,這樣就可以避免引發軍事衝突。

修托說,美國越早意識到美國在戰後所幫助建立的國際秩序受到威脅,就有更好的機會來保護這種秩序。

修托對前總統奧巴馬的中、俄政策也提出批評。他特別批評了奧巴馬政府在2014年俄國入侵烏克蘭時的表現,以及對待中共在南中國海軍事化行動的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