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中共及港府一意孤行硬推「逃犯法例」修訂法案,激起全城洶湧,引致6月9日「全城出動反惡法」。其中不少同學自發出街,有同學表示,「惡法非常牴觸香港人所珍重的核心價值。」也有表示,惡法影響每個人以致香港未來,必須要求政府撤回惡法。
 
理工大學學生會的周同學表示,「以我們所知理工大學學生起碼逾百人出街,相信(上街人數)絕對比我們預期的多。」周同學認為,這麼多人上街的原因很簡單,就是逃犯條例非常牴觸了香港人所珍重的核心價值,「這幾年在香港的政治光譜越來越多不同聲音,大家的目的都是想守護香港人自己的家。對於逃犯條例,無論任何政治立場的人,都不會接受這樣一條完全牴觸、違反一國兩制的逃犯條例,不會有任何一個重視香港的人願意讓它通過。」

對於港府強推條例討好中共的做法,周學生直言,「根本只是為求自己的利益,無論港府如何想討好中央、替中央做事,它著重的根本不是香港這個地方,可能香港對他們來說只是一個踏腳石。」至於若法例不幸通過,周同學就表示,將造成一種白色恐怖和思想箝制的效果,「它達到的效果一定是製造一種白色恐怖,不會再有人敢做『挑戰中央』的事,這已經變成一種思想箝制。這完全違反了每個與生俱來的人權,包括言論自由、集會自由。」

中學生首上街:是港人責任

中六學生梁同學和吳同學。(林怡/大紀元)
中六學生梁同學和吳同學。(林怡/大紀元)

從沒上街遊行的中六生梁同學首次上街,「因為我覺得這個是我們香港人的責任,這條引渡條例實在不合理,不利於我們下一代或香港發展。況且他對台灣的案件也沒有甚麼幫助。」

他還表示,認識的同班同學都有自發出街遊行。吳同學表示就是其中一位,更表示惡法影響深遠,「影響整個香港,並不只關係某部份人、某部份階層,其實是每一個人甚至下一代也會受這條條例影響。因此我認為作為一個香港人有這個責任出來遊行。」

我並不認為被人教唆,我相信有很多人也是自發去遊行,「每個人也有自己的判斷能力,這個高中課程也有說過。我相信每個上街的人都出自於想保護香港,出自自己的責任心。」

馮同學。(梁珍/大紀元)
馮同學。(梁珍/大紀元)

17歲中學生馮同學與一班同學一起上街遊行,表示上街是因為「今次不講,以後沒有機會了。」她最不滿「送中條例」將人引渡回大陸受審,「我對共產黨已經不信任,(反對修例)最主要是建基於不信任,無論是法治還是司法制度等。」她表示自己有讀中國歷史,所以對此了解得多一些。

她對這麼多港人上街感到震撼,感動於「見到香港人的團結。」對於不少聲音要求特首林鄭月娥下台,她認為就算其他人上台,都會照樣執行中共的意旨,「主要不是看行政長官,而是看它的條例、中央那邊的態度。」至於惡法最終會否被通過,她不敢估計,但強調「要努力了才知道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