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信息網絡四通八達的時代,5G部署成為全球關注焦點。而眼下,是否授權華為參與5G建設令很多國家陷入兩難。加拿大《國家郵報》分析指,選擇華為是「十億的明智,萬億的愚蠢」。此言何意?文章做出了強有力的解釋。

5G的角色超過以往 是卡位未來的重要武器

和4G相比,5G最明顯的優勢就是具有速度快、低時延(Delay)等特點。也正因如此,5G所涉及、所影響的領域已不僅僅是通信和互聯網市場,而是遍及人類社會的各個領域。5G技術將成為從金融、保健系統、遠程手術到電力和供水等應用的核心。5G不僅關係到保護信息的機密性,也關乎日常生活中所依賴的數據及系統完整性和可用性。

《科技日報》曾在報道5G重要性時引述愛立信中國區總裁趙鈞陶的話說,從相關國際組織到主要國家的政府和企業之所以都在5G上花費巨大的精力,根本原因在於,5G是連接所有行業和生態圈的底層基礎設施,是「卡位未來的重要武器」。

5G既然涉足社會的各個領域,其安全問題也變得尤為重要。因此,在5G即將全面推出之前,美國極力說服盟友國家不要讓華為參與5G部署。雖然華為所提供的價格優勢其它供應商無法比,但其所帶來的安全風險卻令合作國家難以承擔。

中國問題專家橫河對大紀元表示,控制全球下一代網絡和通訊(5G)就部份控制了世界,其對世界秩序的威脅遠遠超過中共的軍事力量。

與華為合作 將會付出何種代價?

外界為何擔心華為?用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的話說,「華為就是中共政府的一個工具」。華為設備可以為中共提供訪問和操縱這些網絡的後門。中共《國家情報法》做出明確規定,所有組織和個體都要對國安部門情報工作提供協助。中共《反間諜法》也規定,所有公司和公民都必須提供信息,不得拒絕。雖然中共外交部和華為否認中國法律要求華為進行間諜行動,但外界質疑,「中共肯定會有這要求,否則就不需要這樣的法律」。

在5G即將全面推出的關鍵時刻,要不要與華為合作令很多國家陷入兩難:一方面,5G部署成本巨大,而華為的大幅折扣極具誘惑力;但另一方面,與華為合作,風險巨大,甚至有可能付出慘痛的代價。具體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一、與華為合作 等於將國家命脈拱手讓給中共

在加拿大正在抉擇是否選擇華為之際,加國的《國家郵報》近日發表評論文章,題為「加拿大無法承受得起讓華為進入我們的5G網絡」。文章指出,加拿大5G網絡系統若落入華為的手中,中共就多了一個威脅武器,其可能利用大規模的斷電來威脅加國。

文章稱,隨著5G和物聯網的出現,通信技術將覆蓋國家能源網絡,將其與無數設備和公用設施連接起來。這也將創造大量的可供侵入的接點,一場網絡攻擊可以很容易地被大量的、各種不同的傳感器所掩蓋。加拿大王后大學(Queen's University)教授大衛·斯基利康勒(David Skillicorn)和奧瑟·科菲爾德(Arthur Cockfield)已經表明,監管眾多網絡交換機的更新將會是極其困難的。

首例被確認的、影響到老百姓的網絡戰攻擊發生在2015年聖誕節前夕,地點在烏克蘭。當時103個城鎮的電力被切斷。在2016年12月的重複攻擊中,在黑客不用手動干預的情況下,惡意軟件就成功破壞了烏克蘭的電網。

文章指出,允許被中共專制政權控制的華為參與加拿大5G部署,等於是在「邀請」無數的特洛伊木馬(後門程序)進入加拿大的電網,這就等於是把對加國經濟和社會生命線的控制權交給了中共。

文章舉了孟晚舟的事件。去年12月加拿大依據美國的要求,抓捕了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之後,中共先是召見加國大使,要求放人,並威脅說「否則必將造成嚴重後果」。在恐嚇威脅沒能見效後,中共開始抓捕了加國前外交官康明凱(Michael Kovrig)和加拿大商人斯巴沃(Michael Spavor),此舉被外界廣泛認為是中共展開的人質外交。

《國家郵報》表示,如果加拿大5G網絡在北京的最終控制權下,孟晚舟事件帶來的不僅僅是兩名加拿大人被拘留,也會使得所有在加拿大本土上的國民淪為人質。華為手中的加拿大5G系統可讓北京用大規模停電、造成社會混亂和數十億的即時損失,來威脅加拿大,讓加拿大屈服,滿足北京提出的要求。到那時,加國再想將華為從其網絡中剔除,或者是政治上不可能,或者是財務上不允許。

為讓讀者了解斷電的可怕後果,文章舉了2003年美加大停電例子。這是北美歷史上最大範圍的停電。美國8個州以及加拿大的安大略省的電力中斷,波及人口有5000萬。當時交通信號燈和電子標牌失靈;交通堵塞、機場關閉;金融服務中斷;蜂窩網絡過載;零售商不得不扔掉大量的變質庫存;緊急服務呼叫飆升;僅渥太華兒童醫院就取消了800次預約;安大略省的八座核電站被關閉;工廠陷入癱瘓;廢物處理設施將未經處理的污水排放到當地水道;在停電期間,死亡人數比正常情況高出28%;停電導致的事故和慢性健康問題的加劇導致紐約市近100人死亡;多倫多的人員受傷事故急劇增加,其中大多數是因交通癱瘓和路燈不靈而被車撞的行人。

2003年停電時,紐約市民徒步回家的情景。(Glitch010101/Wikimedia commons)
2003年停電時,紐約市民徒步回家的情景。(Glitch010101/Wikimedia commons)

此次大停電持續10天,給安大略省帶來的損失在10億到20億美元之間,淨虧損1890萬工時。自那以來,停電的財務成本迅速增加。

數據保護和新興技術研究機構「波耐研究所」(Ponemon Institute)的報告顯示,在2016年,一個數據中心意外中斷的成本平均每分鐘超過8,800美元。而造成這些事故的原因中,網絡犯罪成為了增長最快的因素,從2010年的2%上升到2016年的22%。今年早些時候,「安聯風險晴雨表」(Allianz Risk Barometer)得出結論,北美的「雲服務」提供商若遭斷電,可能會在12小時內損失8.5億美元。

「我們需要徹底了解華為。」《國家郵報》說,要真正掌握華為進入5G網絡的風險,就需要對華為有個真正的了解。「華為99%的股權實際由一個工會委員會擁有,而不是像華為所宣稱的由員工所有。而中國的工會實則是由政府控制的」。

文章指出,加拿大如果禁止華為參與5G部署,雖然有可能給研科(Telus)等加拿大電訊巨頭帶來十多億美元的成本,華為方面可能起訴,北京可能會禁止更多的加拿大商品進口,或禁止中國學生到這裏學習,或者只是阻止所有中國遊客來加拿大,但「允許華為進入加拿大5G網絡對加國來說可能是致命的」。這就會是所說的「十億明智、萬億愚蠢」。引入華為對加拿大人來說,「代價太昂貴」。

二、與美國的情報共享或購買美技術將受限制

美國對於華為的立場很明確,那就是阻止華為介入西方國家的網絡系統。

「我們努力確保美國信息流動所依賴的網絡是可信的,我們要知道信息去了哪兒,誰掌握了它,誰是終端用戶,我們希望確保信息最終不會落在中國共產黨的手中,就這麼簡單,」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說。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多次警告盟友國家小心與華為合作所帶來的風險。(SAUL LOEB/AFP)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多次警告盟友國家小心與華為合作所帶來的風險。(SAUL LOEB/AFP)

蓬佩奧表示,對於盟友國家,美國會向他們解釋安全風險,但若執意選擇與華為合作,美國也將不得不停止與其分享情報信息。

「如果一個國家採用這個(華為系統),並將其置於(該國的)一些關鍵信息系統中,我們將無法與他們共享信息,無法與他們一起合作」,蓬佩奧說,「我們不會把美國的信息置於風險之中。」

美國近期還將華為列入出口管制黑名單。也就是說,任何涉及一定程度美國技術的企業在向華為出售零組件或技術之前,都要獲得美國的批准。

《日經亞洲評論》警告,那些購買華為等中國公司設備的國家必須要意識到,在與華為合作後,其再想購買美國和盟友技術,將會受到進一步的限制。不僅如此,在與美國及其盟友的網絡連接方面也會受到限制。

此外,這些國家也必須要考慮到,他們今後在軍事、情報和執法信息共享與合作方面會面臨哪些限制。

文章指出,雖然更昂貴的西方供應商所提供的網絡設備成本可能會更高,但純粹注重成本的決策,是並沒有考慮到採用華為設備所要付出的長期代價。雖然華為的設備可能更便宜,但那些購買華為設備的國家必須要考慮到,如果他們失去對美國及其盟友網絡和技術的訪問權,他們所要付出的可能代價。如果他們受制於中國供應商,那也會帶來主權和安全的損失。

三、使用華為通常伴有「特許協議」

《日經》指出,先進技術的部署是開放社會和專制政權之間的最新戰場。這適用於從人工智能到量子計算的技術創新,但在5G的推出中最為明顯。於是外界看到,中共與西方國家為5G制定標準的競爭正在升溫。但5G技術如果由專制政權主導所構成的風險是顯而易見的。

文章說,中共進行網絡間諜活動和盜竊知識產權的惡劣記錄不言而喻。「技術變革是不太可能導致(中共)行為的改變的」。因此,中共在5G技術、硬件和數據標準方面的主導地位將威脅那些使用中國設備的國家的安全和主權。

文章披露,中共政府補貼和工業間諜使得華為等中企所擁有的5G技術更加廉價,但西方國家要購買這種廉價技術通常伴隨有「特許協議」(concessionary agreement)。該協議使得5G的維護和軟件更新要來自於華為等中國供應商。

文章認為,對於開放社會來說,要想能夠應對專制政權所驅動的挑戰,就必須對5G硬件、標準和數據管理拿出一個共同的應對方案來。雖然美國和澳洲等國家已經採取了重大舉措,對華為技術加以限制或禁止,但對於很多其它政府來說,華為設備的低成本是一個巨大誘惑力。因此,這些政府有必要認清其與華為合作所要承擔的代價。

「對於開放社會來說,要想確保5G和其它關鍵技術能夠反映其價值觀,他們必須共同努力,確保我們的技術未來不被割讓給那些專制政權。」文章說。

蓬佩奧上周訪問德國時也曾明確說:「未來的互聯網必須要嵌入西方的價值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