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特朗普正在重塑第九巡迴上訴法庭的結構,從自由派主導轉向傳統和保守。第九巡迴上訴法庭共有29個法官席位,若現有7個空缺職位都補上,那麼將有13位法官是歷屆共和黨總統推選的。

三十多年來,共和黨任命的法官首次有望接近第九巡迴法庭一半的席位,而第九巡迴法庭一直是所謂的「進步律師」的安全區,經常出現左傾的判決結果。

特朗普政府提交給國會的第九巡迴上訴法庭候選法官提名人,包括洛杉磯訴訟律師肯尼斯・李(Kenneth Lee)和洛杉磯上訴檢察官丹尼爾・柯林斯( Daniel Collins),都是公認的保守派法官,他們在通過國會任命後,將填補上訴法庭的空缺法官席位。

而特朗普也有望成為三十年來,首個改變加州第九巡迴上訴法庭自由派格局的美國總統。

第九巡迴上訴法院積壓的案件最多,同時它管轄範圍最大,覆蓋西部9州,包含加州、華盛頓州、亞利桑納州、愛達荷州、夏威夷州、內華達州、蒙大拿州、奧勒岡州、阿拉斯加州,以及關島和北馬利安納群島的15個聯邦地方法院,管轄人口數也佔美國人口比例的20%。

特朗普推選的多位保守派法官進入第九巡迴法庭,將帶來系列變化。

保守派法官增多 裁決結果將趨傳統

第九巡迴法庭的案件通常由隨機挑選的三名法官組成合議庭做出裁決,三名法官是從29名在職法官以及16名資深法官中選取的。對固定的某些案件,整個第九巡迴法庭的法官都可以選擇聽取,隨機選擇產生的11人小組再審查這三名法官的決定。

但不管哪種情況下,共和黨推選的保守派法官很快會有更高概率在小組裁決中佔據多數席位。

「我們非常高興看到這些傑出的被提名人,」司法危機網絡首席法律顧問兼政策總監嘉莉・塞維里諾(Carrie Severino)2月告訴「每日信號」(Daily Signal)網站,「雖然沒有變成共和黨提名法官(在第九巡迴法庭)佔多數席位,但當我們談到未來的三位法官合議庭機制時,可能性要好得多。」

霍士新聞周二(4月2日)也報道說,這對共和黨人來說是個好消息,因為共和黨人一直認為第九巡迴法院有自由派傾向,其一再阻止特朗普政府的旅行禁令和對非法移民的系列行政令,這些行政令最終都送交最高法院。

根據法庭統計,第九巡迴法庭上訴到最高法院的案件,有79%被高院推翻。

「隨著第九巡迴法庭轉為更加保守、更好地與最高法院的意識形態基線並行,我想第九巡迴法庭的自由派決定會更少,同時被高院推翻的第九巡迴法庭決定也會更少。」法學和司法數據專家亞當・費爾德曼(Adam Feldman)告訴霍士新聞。

左傾法律團體倡導的大案將減少

與此同時,在共和黨政府執政期間,左傾法律團體一再將大案直接帶到第九巡迴法院審理,而第九巡迴法庭的自由派案件裁決結果,亦對特朗普政府的行政議程產生廣泛的影響。

如幾周之前,第九巡迴法院與另一個聯邦上訴法院打破規定,裁定一名未通過首次難民庇護審查的斯里蘭卡男子擁有憲法權、可上庭見移民法官。這一裁決的潛在影響是帶動每年數萬名有類似經歷的難民申請人提起訴訟、進一步加重案件積壓嚴重的移民法庭負荷。

加州上訴法律集團主席、頂級上訴律師本・費爾(Ben Feuer)告訴霍士新聞,在第九巡迴上訴法庭變得更加保守後,這些所謂的「進步」人士也不太可能尋求其它巡迴上訴法庭。

「除第九巡迴上訴法庭外,目前只有第二和第十一巡迴上訴法庭是民主黨任命的法官佔大多數(第十屆並列)。」費爾說。根據他的估計,第二巡迴上訴法庭中,民主黨任命的法官比共和黨多出5個,第十一巡迴上訴法庭的民主黨任命法官多出2個。

「這些並不是非常顯著的差異,當然更不能與過去的第九巡迴上訴法庭相提並論。」他說。

費爾補充道:「許多(所謂的)『進步』州頒佈的法規都來自西海岸城市和州的實驗性法規,所以必須在第九巡迴上訴法院提起訴訟。」

共和黨主控參院 民主黨難阻撓提名

第九巡迴上訴法庭總部位於三藩市,本次轉型很大程度是因為總統特朗普大力提名保守派法官、並有望成功繞過參議院民主黨的阻撓。

因為2018年中期選舉後,共和黨在參院的絕對優勢再次被擴大,共佔有53個席位。這讓在巡迴上訴庭法官任命上,按照黨派投票的共和黨佔據優勢。

加州是典型的民主黨州,兩名民主黨國會參議員范士丹(Dianne Feinstein)和賀錦麗(Kamala Harris)都表示,她們不同意特朗普提名的第九巡迴上訴法庭的法官名單,並會對提名投反對票。

加州民主黨國會參議員范士丹上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鑒於特朗普政府採取不妥協的做法,未來的民主黨政府將立即選派更多自由派法官進入第九巡迴上訴法院。

不過,加州上訴法律集團主席費爾則分析說,第九巡迴上訴法庭的法官人選可能不在民主黨的控制範圍內。

「我們最近才進入司法任命中避開議事阻撓的『後核』時代,只要參議院的簡單多數就可以確認提名。」費爾說,「這意味著,如果一個政黨同時贏得總統和控制參議院,那麼他們幾乎可以進他們想要的任何人。」

他指出,過去這種情況,總統會傾向於妥協,挑選兩黨各退一步的折衷人選。

不過,特朗普已經明確拒絕提名民主黨提議的中間人選。

後續可能進展 上調第九巡迴法庭法官總數

另外一個可能就是,第九巡迴上訴法庭的法官數量可能再增加5個。

由於美國西部人口數量的快速增長和管轄範圍的不斷擴大,第九巡迴上訴法院早已是規模最大的聯邦法院,管轄範圍僅次於聯邦最高法院。

3月,由美國聯邦法院法官組成的美國司法會議(Judical Conference of the United States)提出的2019年計劃是增加60位法官,其中22位在加州,除地方法院的名額之外,也建議把第九巡迴法庭的法官數量由29位增加到34位。

美國司法會議每兩年向國會提出一次建議,要求擴大司法機構,以跟上法院不堪重負的案件量。

若國會投票同意第九巡迴法庭新增5個上訴法官職位,那麼共和黨任命的法官數量可能在第九巡迴上訴法庭中達到以前從未有過的18個,形成18對16的多數格局。

不過,增加法官的提議需要在眾議院投票通過,因眾議院目前受民主黨控制,該提案被通過的可能性估計不大。

維州里奇蒙大學(University of Richmond)法律教授托比亞斯(Carl Tobias)表示,「進不了白宮的人也不想讓反對黨填補空缺」。

他指出,只有兩黨都支持,才能增加新法官席位,但這不太可能做到。或許國會可仿傚2008年採取的做法,先起草為第九巡迴法院增加1個法官席位,然後在下屆總統選舉後生效。

這也意味著2020年總統大選,將不只是白宮和國會的格局變更,同樣會對美國司法帶來更多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