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日,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John Bolton)警告說,與其它外國政府相比,中共試圖利用孔子學院、智囊、非牟利組織來影響美國和澳洲輿論的力度在歷史上是前所未見的。此外,中共大力支持的華為對西方國家的安全來說,的確是「非常嚴重的威脅」。

博爾頓在接受霍士新聞(Fox News)的電視採訪時表示,中共正試圖利用孔子學院和其它方式影響美國及其盟友澳洲的國內輿論,其行為遠遠超過了那些試圖影響美國選舉的俄羅斯黑客。

「這比我們在歷史上所見過的任何試圖影響美國輿論的其它外國勢力的規模都要大得多,而且不僅僅侷限於美國,他們對澳洲也這麼做,還有我們的其它友邦。」 他說,「所以,當其它國家試圖用像中共這樣的方式施加影響力時,我們如何在這個國家保持一個自由和開放的社會,這的確是一個核心問題。」

澳洲安全專家也認為學術界低估了孔子學院帶來的風險。澳洲國家評估辦公室(ONA)的前僱員、前戰略分析負責人巴貝奇(Ross Babbage)對澳洲廣播公司說:「雖然孔子學院的偽裝主要是語言和文化培訓,但它們也在包括澳洲在內的許多國家進行著大量其它活動,比如大規模間諜活動,而且我們知道其中大部份這種活動都來自於中國。」

他還表示,當有人想公開討論與中共觀點不一致的議題時,這些與孔子學院有關的人就會站出來反對,阻止人們發聲。

去年下半年,阿德萊德大學(Adelaide University)有中國留學生在參加學生會選舉時因打出了「工作不是社會主義」(Jobs not Socialism)的宣傳語,而被其他中國留學生指責為「反共」,並將其報告給了中共大使館。

澳洲保守黨(ACP)參議員貝爾納迪(Cory Bernardi)獲悉此事後表示:「這個告密醜聞印證了我們對中共滲透的所有擔憂。這種影響和滲透通過所謂的『孔子學院』進入我們的教育體系,影響我們的年輕人在校園中的生活;介入商業交易,並最終腐化我們的政治。」

除了表達對孔子學院的擔憂,作為美國總統安全顧問的博爾頓還表示,美國、澳洲和其它國家因為華為技術給國家安全帶來的威脅而感到擔憂是「非常、非常有道理的」。如果華為的滿洲晶片這樣的東西進入了國家通訊系統,可能會在將來某個時候被激活,「這是個非常嚴重的威脅。」

華為因安全問題及其中共軍方的背景,遭到西方部份國家的抵制。在孟晚舟事件發生以後,華為在美國《華盛頓郵報》、《紐約時報》、《今日美國報》、《華爾街日報》、《洛杉磯時報》和Politico等主流媒體上做了整版廣告,發動輿論攻勢,試圖撇清與中共的關係。

但多名外媒記者通過推特爆料說,他們通過中共駐美大使館發言人辦公室收到邀請函訪問華為,有推特網友在此消息後發表評論說,華為正試圖證明他們不僅僅是國家的工具,如果它們有獨立性,本可以直接聯繫新聞媒體,而無需通過政府機構。

《華盛頓郵報》去年底報道,華為通過其美國的子公司「華為技術有限公司」(Futurewei Technologies Inc),從2016年至2018年間,向著名的智囊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提供了至少30萬美元的經費,而後者則替華為說好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