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在兩會政府工作報告中稱,將大幅減稅降費。專家表示,中共的體制決定其不會真的減稅降費,反而會在當下緊張的政治經濟形勢下,增加新的稅種。

「減稅降費」不會實現

3月5日,中共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上,中共總理李克強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重點降低製造業和小微企業稅收負擔,深化增值稅改革,並稱2019年將減輕企業稅收和社保繳費負擔近2萬億元。

中國經濟學家夏業良告訴《大紀元》記者,(中共對於)稅收不可能降低,只會增加,「去年就是一個明證,本來要降低,結果卻增加了。都是騙人的。」

2018年中共推出了1.3萬億的減稅降費政策,可結果,當年稅收收入為13.8萬億,較2017年的12.6萬億,增長1.2萬億。

夏業良說,真正的減稅,應該減少政府的用度支出。例如取消不必要的公務宴請;學習西方正常國家,讓無法支付債務的地方政府破產,重組一個能反映民意的新政府來解決問題。

可是,大陸每年財政赤字都在增加,中共和政府的支出又未能減少,「養了這麼大一個官僚集團」,奢侈的辦公大樓、出行車輛、公務吃喝,都要依靠納稅人維持,還「白白地養著個黨、共青團」。

中共兩會報告稱,2萬億元減稅降費政策主要集中在增值稅、小微企業、個稅減稅和社保費降費。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對《大紀元》表示,中共在國民經濟下滑、貿易戰威脅下,不得不做出此舉措;但是減稅規模很小,具體減稅細節很模糊,根本無法達到真正的市場經濟國家那樣的立竿見影的減稅效果。

「只是模糊的政策宣言。」謝田說,「實際上並沒有起到,放開市場准入,增加市場供應的這樣一個經濟效應。」

尤其是現在地方政府債務纍纍,中共也不會讓地方官餓肚子,若要減稅降費,定會受到阻礙。況且「取消(現有稅費)以後,會不會產生其它各種各樣的費用?」

謝田還認為,中共用金錢收買政府官員、國家機關退休人員等,已經造成社會不滿。若進一步收減稅收,地方官員賣官買官空間縮小,中共對中國管控能力縮小,會給中共「維穩」造成另一大挑戰,因而中共更不可能真正地減稅降費。

體制不變 苛捐雜稅仍會多

此次中共政府報告中的「減稅降費」,在增值稅方面,主要是製造業等行業現行16%的稅率降至13%,交通運輸業、建築業等行業現行10%的稅率降至9%等。

據天風證券的分析,16%稅檔下調3個百分點,可減稅6,684億元;10%檔下調1個百分點,預計減稅1,780億。由此推算,中共2019年增值稅減稅規模預計有8,464億元。若不減稅的話,按照年增長8%測算,2019年增值稅收入6.64萬億。

2018年中共提出的「減稅降費」,在實施過程中,除了保留此前的稅收外,還加收了繁重的「行政事業性收費」,如深圳市,要收取「城市道路佔用挖掘修復費」等高達53項雜費。

中國經濟學家夏業良說,由於中共的一黨專政,沒有任何監督機制,「這麼多年,中共裝傻裝愣,舊的稅種沒有取消,新的稅種又增加。」

每位中國民眾,除了個人所得稅外,在日常生活中,還「被要求」交付大量間接的、隱藏的稅收;同時,還要供養像吸血蟲一樣的共產黨和共青團。

「按道理來講,一個黨組織你應該由黨費來維持你們的活動,憑甚麼黨的幹部、黨的宣傳活動都要花納稅人的錢呢?黨應該自生自滅,不應該從納稅人國庫裏面拿一分錢。」夏業良說,「道理上是正確的,但是事實上中共不會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