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亞媒體2月5、6日報道,澳大利亞政府首次引用《反外國干政法》,正式拒絕了曾向澳洲政黨捐贈巨額政治獻金的中國億萬富翁黃向墨的公民申請,同時取消了他的永久居留權。澳洲情報機關指,當局此舉是因為考慮到黃向墨與中共的聯繫。

2月16,當地128個華人社團在中文報紙刊登連署聲明,抗議澳洲當局「以莫須有罪名剝奪(黃向墨的)永久居民身份」。

但有當地華人讀者致信《大紀元時報》,稱這些團體給華人帶來惡劣影響。前澳大利亞華人議員則指出,這些組織都已經被中共滲透,不能代表當地華人。

澳大利亞華人的心聲

一位署名「yun」的華人讀者給《大紀元時報》來信表達他/她的擔心,信中說:「最近有128個自稱為澳洲華人社團發表(聯合)聲明,反對政府(有關黃向墨)的決定。他們的做法給我們在澳洲的華人帶來了惡劣的影響,會讓澳洲主流社會認為澳洲華人都是中共的幫凶。」

該讀者希望澳洲有良知的華人團體發表公開聲明「支持政府決定,以正視聽。讓澳洲主流社會認識到,我們華人絕大多數支持澳洲價值觀,反對中共對澳洲的滲透」,如此才能「說出澳洲華人的心聲」。

悉尼華人團體「澳洲價值守護聯盟」(AVA)日前也發表聲明支持澳洲政府的立場,該團體在聲明中說:「AVA將黃向墨的政治捐款視為中共對澳洲政府的腐敗行為。」「澳洲移民局拒絕其入籍申請並取消永久居住簽證,無疑是一個正確的決定!此舉對抵禦外國滲透、保護澳洲華人切身利益、維護澳洲的民主價值觀有著重要作用。」

聲明中還說:「澳洲價值守護聯盟對中共統促會及不良僑領企圖綁架澳洲華人破壞澳洲民主制度及澳洲華人、華僑群體根本利益的卑劣行徑表示憤慨!」「統促會的所作所為,不能代表全體澳洲華人的政治意志,他們也沒有資格代表澳洲華人發表政治觀點。」

對華人社區有巨大貢獻而屢獲各級政府褒獎的華人社區領袖何威廉表示,他認識的那些華人,有的曾是中共的幹部,但心裏對中共滲透澳洲都很清楚,他們嘆息中共把長臂伸到澳洲、想控制澳洲政治。他表示「完全支持」澳洲政府決定。

悉尼華人重鎮好市圍。(安平雅/大紀元)
悉尼華人重鎮好市圍。(安平雅/大紀元)

專家:華人社區「沉默大多數」支持澳政府做法

悉尼科技大學中國問題專家馮崇義教授曾經說過,華人社區裏存在著「沉默的大多數」。對此,何威廉透露,從他的經驗可知,為數很多的華人都支持澳洲政府的做法,只是不敢公開發聲。這個說法說明了向《大紀元》表達觀點的讀者不願披露真實身份的原因,主要源於他們與中國大陸千絲萬縷的聯繫,同時也說明了中共滲透之廣泛。

何威廉根據周圍華人的情況總結說,一部份年長一點的華人還在從國內拿退休金,以維持生活所需;還有的華人在國內有親人,有的在國內有房產,所以他們不敢公開得罪中共當局;最後一個就是最近中共連著抓捕去中國的外國公民,所以有人擔心受到政治迫害。因此,很多在澳洲生活的華人心裏對共產黨不滿,但不敢公開發聲。

馮崇義說,很多華人就是為了「逃離中共的統治,並且從心裏認同澳洲的自由民主」,才移民澳洲的,這些人都維護澳洲的制度和價值觀。

甚麼組織支持黃向墨?

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研究中共滲透問題的專家周安瀾(Alex Joske)對《悉尼晨鋒報》表示,聯名支持黃向墨的社團很多都是與中共統戰部有聯繫。他說:「許多實際是澳洲促統會成員機構。」

曾創立過數個協會和社團的何威廉質疑這128個團體的真實性。雖然他並沒有具體指稱聲明中列出的社團,但據他了解註冊的華人社團中存在這種現象,即「有些社團名字不同,實質是相同的。即同一個人建立好幾個團體,有的社團掛一個名,有些根本沒有甚麼會員」。

何威廉說:「我是最早參加這些社區活動、組織社區團體的人之一,所以了解很多社團的情況和運作方式。」因此他認為這100多個社區團體的說法不可信,「這是為了增加影響力而誇大其詞」。而遭受不公或打擊的說法也是蠱惑人心。

「澳洲價值守護聯盟」發言人、前澳大利亞華人議員胡煜明19日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表示,以澳洲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為首的大批當地同鄉會,以及所謂的華人社團都是親共組織,不能代表全體華人。

麥考瑞大學中國問題資深講師克里克(Kevin Carrico)認為,將黃向墨事件擴大到「反華」是政治正確的思維。他說,他一直強調「我們討論的問題不是中國(人)的影響,而是中共對他國的干預。前者應該受到多元文化社會歡迎,後者則應為了保護這個社會而被拒絕」。

會講中文的克里克還說,他所接觸的華人社區沒有聽到抗議澳洲政府的聲音,那些自發成立的社團和普通的澳洲華人沒有覺得黃向墨事件會給他們帶來甚麼不利的影響。克里克說,「這是又一個(華人)被代表了的例子。」

「128個華人社團聯合聲明 破壞華人社區與政府關係」

馮崇義亦表示,128個華人社團聯合聲明「當然代表不了整個華人社區」,「這是他們一貫以來幹的事——用和統會、用這些機構去綁架整個華人社區。」他認為,這個聲明讓華人「憤怒」,「因為這實際上是破壞華人社區和其它社區的關係,特別是在破壞華人社區和澳洲政府的關係,對華人很不利。」

他說:「現在和統會和所謂愛國僑領的行為是完全危害這裏的價值觀,危害這裏的政治制度,也危害華人社區與主流社會的關係。」

馮崇義認為,「現在澳洲政府做的,也就是將這些真正的民間社團和媒體變成在澳洲法律框架內代表公眾利益的社團和媒體,而不是作為中共代理人的一個平台。」

馮崇義表示,對華人社團來說,該如何依照法律去做已經非常明確。「如果你的團體真正是為中共服務,執行中共的政治任務,那你就要註冊成中共的代理人,如果你註冊成本地合法的非政府組織,就要遵守本地的法律,不能做危害澳洲價值和制度的事情。」「真正的黑手是中共」

在親共華人社團中確有為黃向墨喊冤的聲音。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華裔商人表示,黃向墨事件讓他「不敢到澳洲做生意了」。但此華商承認,曾有中共官員接觸他,試圖讓他去「賄賂」政要。

對此,原首都師範大學副教授李元華表示,這個例子說明真正的幕後黑手還是中共。「有一些華裔商人加入和統會,可能為了有更多生意上的機會,也正是這一點被中共利用了,因為中共不會讓中領館這樣的官方機構親自出面捐款和滲透。」「(中共)一方面給他們好處,比如商業機會,一方面讓他們靠近政要搞統戰。但是這些華人今天就要看清楚了,澳洲政府實際上表示了自己的決心。」

他還表示,西方政府已經充份認識和統會這樣的機構即是中共統戰部的機構,有維護中共利益的「特殊使命」,那麼華人加入了這類機構,就成了壯大中共統戰、滲透的成員之一,無論有沒有具體做政治捐款或政治干預的事情,也就成了被安全情報部門懷疑的對象。正如很多主流媒體在報道一些華人捐款或親近澳洲政要的時候,都會到和統會的網站查詢此人的姓名是否在機構成員名單上,以此證明其與中共的關係。

李元華建議,華人不要加入和統會這樣的組織,已經加入的趕緊退出來,像大部份澳洲華人那樣在自由社會正常地做生意,真正去享受澳洲的自由和民主。◇

澳情報單位向可疑僑領問話

自由亞洲電台引述中文《澳洲新報》報道,悉尼一個華人同鄉會會長表示,澳洲聯邦警察保安部派人到他家,查問其有沒有跟中共官員接觸、同鄉會與中共政府的關係是否很密切。一個廣東社團的會長指,保安部審查華人社團,會在華人社區引起不必要的恐慌。

「澳洲價值守護聯盟」發言人、前澳大利亞華人議員胡煜明表示,普通華人完全沒必要擔心。

胡煜明說:「唯一造成恐慌的是那些親共人士,對他們造成恐慌,那是千真萬確的,就應該這樣。他們自己害怕,不要拿全體華人拉進去說事,這個跟華人一點關係都沒有。政府開始動真格的話,就是調查他們的話,中國領事館唯一會做的事就是撇清和他們的關係,絕對不會去保護他們的。」

他指這些同鄉會會員都很少,並不能代表在澳華人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