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上有網友貼出圖片,山東某村村口大橫幅書寫著「讓每個適齡婦女生兩胎是村長不可推卸的責任」。這個三年前還在嚴厲強制墮胎的省份,正在爭取成為中國另一個極端的楷模,多生人口。

中國統計局1月份公佈,截至2018年年末,中國全年出生人口1,523萬人,是1962年以來的最低水平,比2017年少了兩百萬人。

中國人口結構的不均衡,已經成為未來發展的一個最大的問題。直接的影響,首先將是退休金。從2025年到2030年之間的某個時間,中國超過65歲的老年人將達到人口15%,正式進入世界各國的「老齡化俱樂部」。屆時,按照最樂觀的估計,中國的人均GDP也仍然只是世界發達國家的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所謂未富先老,正是中國未來無法逾越的困境之一。

兩年前,中國開始放鬆「一孩政策」,開始全面鼓勵婦女生第二胎,但成效有目共睹,並不太好。未來20年,中國將面臨目前歐洲和日本遇到的勞動力短缺問題,結果是增長乏力,消費低沉。

中國大陸的專制體制,忽然發現缺乏有效工具來解決出生人口持續下降的問題。十年前,某省省長在北京開會的時候,被問到如何推動消費增長來刺激經濟的問題,他的回答特別有意思。他說:我總不能拿槍逼著老百姓多買東西吧?目前中國解決老齡化,遇到了這個省長同樣的問題。

共產專制體制實質上是一種軍事化的戰爭體制,它在經濟上的一大特點,就是可以對社會資源進行徹底而且全面的管理。譬如物資短缺,中國可以用配額制管理,舉凡糧食、食油、肉品等基本生活用品,再到一般消費工業品,都可以用這種辦法來應付「短缺」。到了九十年代之後,中國出現產品過剩,中國政府就有些手足無措了。過去20年,如果不是依靠海外市場,尤其是美國市場,其高速增長是不可想像的。國內消費始終增長乏力,其中原因複雜,但解決之道,肯定不是「拿槍逼老百姓買東西」。

這與出生人口下降有些類似。降低人口出生率,可以用強制手段,譬如延遲結婚年齡,強制絕育、強制墮胎、罰款等等,這正好是專制體制的強項。增加出生人口,卻很難採用強制手段,套用那位省長的話,總不能拿槍逼老百姓多生孩子吧。

過去,專家總說中國控制人口增長困難,因為中國人有多子多福的「封建思想」。現在看來,這個說法顯然非常不靠譜。中國人的表現,和西方及日本幾乎沒有甚麼不同。國際上的研究顯示,人口出生率和社會經濟發達程度、尤其是婦女受教育程度成反比,在大範圍大數據的比較中,幾乎沒有例外。

任何一個社會都不可能以降低經濟程度,或者是減少婦女受教育程度來推動人口增長。中國的應對方式,首先需要承認現實,直接面對未來人口老化的問題,這需要社會管理模式需要的全面改變。

目前中國政府的方法正好相反。經濟一有問題,中國當局首先想到的是加緊控制,於是有了國進民退和私企受壓。過去兩年,中國私營部門銀行貸款比例大幅度降低,和中國經濟持續下行互為因果,而且難以逆轉。同樣,人口問題看來也難逃脫同樣的循環。前蘇聯為了人口增長,持續鼓勵婦女多生孩子,甚至以「英雄母親」稱號獎勵多產婦女,但效果從來不好。

依靠村長們的加緊控制,肯定難以湊效。去年,山東新生兒增長數字掉頭向下,大概就已經證明了這一結論。和產品過剩一樣,人口降低,都是專制體制無法應付的問題,也正是專制體制的弱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