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中國經濟的動力減弱,中共當局正加緊補救。國外研究機構的最新預測說,刺激措施不能阻止中國經濟放緩,預計中國的經濟增長率將從目前的約5%放緩、十年後降至2%。

英國經濟研究機構凱投宏觀(Capital Economics)的首席經濟學家尼爾·希林(Neil Shearing)日前表示,當前中國經濟的形勢貌似跟2015-2016年亞洲金融危機有對應之處,但實際上,本輪經濟動盪跟上次還不太一樣。

2015-2016年亞洲金融危機時、中國股市大幅下挫導致許多全球投資者認為,中國經濟遭遇「硬著陸」、後被證明判斷出錯;但這次的經濟形勢雖沒到崩潰的邊緣,但也沒處於特別好的境地,。

根據他們的預測,中國今年的經濟增長至少要到年中才有望獲得穩定,而長期看,中國的經濟增長率將從2018年的5%左右(按他們的觀測數據)繼續放緩、十年後降至2%。凱投宏觀長期跟蹤中國經濟,並定期發佈不依賴於中共官方數據的中國經濟活動指標(China Activity Proxy, CAP)。

「換句話說,我們認為中國將脫軌日本、南韓和台灣的經濟增長快車道。」希林說。

刺激措施也不能阻止中國經濟放緩

凱投宏觀近期發佈的研究報告「刺激措施也不能阻止中國經濟放緩」(Stimulus won』t prevent further economic slowdown)中稱,中國經濟面臨強勁的國內逆風,因受中共央行(中國人民銀行)早些時候收緊政策的影響,信貸增長已降至十多年來的最慢速度,這將繼續拖累中國2019年的經濟活動。

報告預計,中國經濟在未來幾個季度將進一步走軟。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等經濟指標顯示,國內逆風對中國經濟的影響超過中美「貿易戰」、是中國經濟放緩的最主要原因。

凱投宏觀認為,中美貿易緊張局勢放寬鬆對中國經濟是一個上行因素,但是即使達成協議、中國經濟也只會稍微好一點。

到目前為止,中方在解決美國對市場准入和知識產權保護問題方面的努力,都不太可能滿足特朗普政府中鷹派人士的要求。但由於美國總統特朗普親自參與談判並顯示他希望達成協議,所以未來幾周雙方達成協議的可能性會上升。

報告指,如果中國能避免美國對2,000億美元的商品提高關稅稅率,那麼中國的經濟產出會好一些,但只是稍微好一點。根據凱投宏觀的預測,雙方和解能讓中國的GDP增加0.1%-0.2%。

但在圍繞強制技術轉讓和國家安全等更廣泛的貿易議題上,中美雙方的緊張關係可能繼續保持高位;同時,中美之間的雙邊投資限制也可能不會發生多大的變化。

此外,因為全球經濟疲弱,這意味著即使中美雙方在3月1日前達成貿易和解協議,中國今年的出口也可能會繼續疲弱。出口是中國經濟的三大引擎之一。

解決結構性逆風需要市場改革 但路已被堵死

凱投宏觀表示,中國經濟主要面臨資本積累放緩和勞動力下降的結構性逆風,問題是解決路徑已被堵死。

因為信貸具有滯後效應,過去六個月的信貸增長減弱將對應2019年年中的經濟增長率,所以預計2019年年中之間,中國GDP的增長速度將降至4%左右。

報告指,中國的房地產調控將仍然緊繃,這可能會抑制住房需求。反過來,住房需求減弱又會導致房地產建設活動回落,而房地產是中國經濟的主要拉動領域。

報告說,應對中國經濟逆風的方法是進行市場改革、提高生產率。但中共當局目前的政策方向不是進一步開放經濟,反而是加強黨的控制、強調國有企業的重要性。

為了保經濟增長,當局採用寬鬆的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其結果是金融體系繼續將不成比例的信貸投入受青睞的公司,通常是國企以及地方政府。這將加劇中國經濟資源的錯配,並進一步拖累經濟增長。

此外,中國不斷上升的債務負擔(槓桿率高)也將成為改革的主要障礙,如果中共中央政府的支持一旦取消,金融不穩定的風險就會增加。換句話說,中共當局想要順利去槓桿、轉型到市場定價的市場模式將越來越不現實。

「在中共官方政策方向沒有根本轉變的情況下,資源配置不當可能會在下一個十年結束時將中國的GDP增長率降至2%。」報告寫道。

預測2019年中國經濟整體增長率4.5%

中共政策制定者已加大經濟刺激力度。這些政策的影響將從今年下半年從實體經濟中反映出來,由於刺激計劃的規模比 2015-2016年小,所以預計政策對經濟活動的影響也相應更小。

自2018年初以來,中共央行已多次下調大多數銀行的準備金率,並引導市場利率走低。幾個月來,中共政府還批准了許多大型的基礎設施項目,雖然前期基礎設施建設有助於推動近年來國內生產總值的增長,但按照收益邊際遞減規律、產生的收益將越來越小,且無法維持。

凱投宏觀預計,未來中共當局將進一步放鬆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包括削減基準貸款利率以及更多的財政支持。但考慮到經濟活動滯後於信貸增長變化,中國經濟增長可能只會在今年年中左右才能穩定下來。

報告預測,2019年中國經濟的整體增長率為4.5%,低於去年的5%,且不會出現象 2015-2016年經濟刺激措施後的增長反彈。向來中共官方的GDP增長數據會比民間的預測值高,但想必也會顯示出中國經濟增長放緩的動態。

適齡勞動力數量下降 人口紅利已經消失

此外,勞動力數量下降的結構性逆風將不可避免。中國的適齡勞動人口數量在2013年已達到頂峰,預計就業將在不久之後開始下降,可能最快今年就會出現收縮,這將成為中國經濟增長的又一大逆風。

國際貨幣基金(IMF)2017年公佈的報告指,估計未來30年,中國的適齡勞動人口可能減少1.7億。而勞動人口減少和人口老齡化意味醫療費用和養老金支出將增加,這將對政府預算帶來壓力,亦可能降低經濟增速。

根據中國國家統計局2017年1月公佈的數據,截至2016年底,16至60歲的勞動人口數量,已較2011年減少約3,325萬。與之相應的,到2016年末,中國60歲及以上人口較2011年增加4,587萬人,社會老齡化程度加劇。

研究人口問題的中共智囊中國社會科學院副院長蔡昉接受台灣媒體採訪時表示,中國的人口紅利已經消失,要想解決當前勞動力短缺的問題,要加快以人為核心的城鎮化。

蔡昉表示,中國不只是高技能勞動力缺乏,連普通、非技能勞動者都相當短缺。他認為,要將勞動者留在生產率較高的城市裏,必須提高戶籍人口城鎮化率,並應由社會合理分擔戶籍改革成本。

但顯然,中共領導層對提高生產率所需的市場化改革缺乏興趣、用於減緩人口減少的二胎政策又不奏效,凱投宏觀預計,中國的經濟增長率在2030年時將降至2%。

人民幣近期貶值壓力減 但未來或繼續承壓  

在中美高層2018年12月1日同意貿易戰短期休戰後,人民幣貶值的壓力減弱,使得中國人民銀行可以削減每日的外匯售出額。

凱投宏觀的報告指,但如果中國經濟進一步放緩、利率將繼續下降,那麼人民幣貶值的壓力可能會重新出現。

報告還指出,鑒於中國的經濟增長可能從「跑」變「走」,人民幣也可能不會遵循普通的新興市場貨幣的路徑。新興市場貨幣通常會因為通貨膨脹率高、而在名義上走軟。

對中國經濟而言,若當局持續過度投資或將讓通貨膨脹率保持在較低水平,同時保持小的、長期的經常帳戶盈餘,人民幣接下來可能走強。

換句話說,未來人民幣的走勢可能陷入兩難境地,同時具有升值與貶值的壓力,最終會表現在匯率的頻繁波動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