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竊政後,毛澤東訪問蘇聯,並根據斯大林的授意,指示有關部門制訂拼音方案。簡化字是漢字走向拼音化的重要一步。從1956年2月1日起,第一批簡化漢字開始推行。當年入學的小學新生,一開始就被迫地接受了簡化字教育。

簡化字推行的第十年,即1966年爆發了文化大革命。在文革風暴中,成千上萬的紅衛兵成為「破四舊」(破除舊思想、舊文化、舊風俗、舊習慣)主力軍,不僅輕易地與中國歷史決裂,也成為焚燒「封建主義」古書,決裂古體字的文化殺手。

歴(歷)» 历

中國傳統史書,以帝王說的話,做的事為主軸,進行記述。因為當朝天子,都是奉天命登上至尊大位,承天道治理天下。正史記載的帝王言行,最重要的一項內容,即理解天象、領悟天道。

每次改朝換代後,新一朝的王公重臣就要奉命編修前一朝正史,為前朝修史,記載前朝興衰成敗,形成古人的傳統。所以中國史冊不僅豐富,而且連綿不斷,代代傳承,匯成豐厚的人文精華。

就歷史而言,古體的歴(歷)字,表示穿越叢林,走遍千山萬水,一直不停地往前行進。有些古書會寫成這個「歷」字,從字形上看兩個「禾」表示豐收,而且不止一次。「禾」又代表吉祥,一茬一茬的收穫禾穗,豐收之下,又蘊含著生生不息的意思。哪一個王朝下去了,都會上來一個新的朝代。簡化的历字,以「力」取代「雙木」與「雙禾」,去掉了「止」,這樣的历既沒有生命的氣象,也沒有前進的意象,自然不知道這樣的「历」能夠收穫什麼。

中共竊權後,一上來就數典忘祖,為大中小學課本以及學術著作,打上「堅持馬列思想」,「以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為指導」的歷史研究,教育系統學的是馬克思的史學觀,並以馬克思思想為指導,中共將古代劃分為「奴隸社會、封建社會」等。翻開中共竊權史,就是一部血腥的爭鬥史。

簡化字攜帶暴力色彩

《九評共產黨》之二說:「馬克思主義當初吸引中國共產黨人的是『暴力革命打碎舊的國家機器,建立無產階級政權』。」中共處處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經過中共改造後的漢字,也赤裸裸地表現了中共的意識形態,被注入暴力色彩。

中共黨旗和黨徽上是鐮刀和錘子,肅殺之氣令人不寒而慄。改造後的很多漢字加了不少類似「X」、「匕」和「ㄡ」的結構。我們先看一組字:

綱—纲,趙—赵,崗—岗,區—区,劉—刘,剛—刚
綸—纶,崙—仑,論—论,倫—伦,掄—抡,淪—沦
鳳—凤,難—难,雞—鸡,觀—观,漢—汉,勸—劝

通常,強拆畫「X」,查封也畫「X」,死囚臨刑前,他的名字也被畫「X」,而「㐅」也類似「X」,這個符號充滿了肅殺的戾氣。「匕」,即短刀,短劍,當一個民族使用的文字,處處含著「匕」時,對於使用文字的人是祝福,還是詛咒?

「ㄡ」也類似表否決的「X」。鳳是吉祥的神鳥,當它的中心「鳥」被「ㄡ」取代,就否定了鳳是神鳥的特性。觀的本意是大鳥飛在高空,以大眼去看,敏銳的洞察力無所不見。改成「观」,失去了眼睛去看,也失去了觀看一種物體所站的高度,自然難以從整體上,看清一種物體的全貌。

中共改造後的漢字,偷梁換柱抽調了文化的精華和靈魂,以「㐅」、「匕」和「ㄡ」等莫名其妙的結構,消解文字的神性和內涵以及文字本身涵蓋的歷史空間,粗暴地切斷了華人的文化血脈。

聖 » 圣

以前的「聖」,含有耳,表諦聽,能聽進子民的心聲和建議;含有口,表言說,作為一國之主說的是順同天意的王道,講話自然有分量,能夠獨掌乾綱,君臨天下。

將「聖」改造成「圣」,不知「ㄡ土」和國君有什麼關係?從此缺少了聽民意的耳朵,缺少了講王道、治國之道的嘴巴,只是將共產政權打壓異己,不聽民言,不行王道表現得淋漓盡致罷了。也有學者認為,「ㄡ土」,在土上簡單疊加ㄡ,也是中共治下,城市之間強拆民房,大建高樓的寫照吧。

愛 » 爱

比如,將「愛 」改成「爱」,缺少「心」如何去愛?如何表現真情實意的真愛?在文革期間,中國大陸父子相殘,夫妻反目,母女告發,師生互鬥,類似這樣的事情常常發生。現在新聞報導中,夫妻反目怒摔子女的事情,也不是個案。黨性的「爱」不帶有「心」,致使人倫悲劇成為其治下的常態。

陸 » 陆

甲骨文的「陸」,字形表示大山裡有許多草屋,意為很多居民居住。金文的陸,加上了「土」,將居住範圍從大山擴大到更廣的地區。

中共將「陸」改造成「陆」,把「坴」改成「击」,那麼生活的地方,變成了互相打擊的地方。中共歷次的共產運動,哪個階級之間不是鬥得你死我活?互相攻擊,互相揭發,曾幾何時在大陸非常盛行!

關 »关

人生在世,他的一生會遇到挫折風浪和難關。怎麼過關?按照正體的關字看,把門栓拉開,就可以過關。如果有心結,自己從內心打開那扇門,敞開心扉,也可以過關。也就是說,要走出關閉自我的那道門,那道關,就能過關。

看簡化的关字,一個人有再大的本事,哪怕是通天的本事,天字上面似乎還架起兩把刀。所以簡化的關,對於人無疑是解不開的死關,斷絕著通天的路。

共產主義倡導無神論,打擊人的信仰。它狂妄的在「天」上架了兩把刀,誰信神,打擊誰,企圖阻止人登天的路。從中共篡政到現在,打擊佛道儒、基督教,打擊西藏喇嘛,新疆回民以及近二十來迫害法輪功,斑斑血債,罄竹難書。

參考資料:
[清]段玉裁,《說文解字注》。
愛德華,〈共產暴政錄:拼音化與簡化漢字〉,大紀元新聞網,2018年1月16日。
〈揭祕:簡化字是蘇聯分裂中國的一大陰謀〉,大紀元新聞網,2016年9月4日。
朱大可 ,《漢字革命和文化斷裂》,原載《南方週末》,2009年4月15日。
真子南,〈簡化漢字的危害〉,正見網,2018年11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