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一名外國資深記者的介紹,現在中共加強了對外媒的「政審」,他在申請中國簽證時被迫回答一些「奇怪的問題」。目前尚不清楚這種「政審」是否針對所有外媒記者。

瑞典兩家最大日報之一Aftonbladet的資深記者卡塔爾馬爾(Peter Kadhammar)說,幾年前,申請中國的記者簽證(J-visa)就是走一個形式,「第一天遞交申請後,第二天就可領取護照」,他本人自1975年以來多次進出中國。

但是,他說今年申請J-visa的過程要更複雜、更耗時,這個過程包括在中共大使館一個房間接受四名官員的盤問。

他在Aftonbladet報紙上專門撰文,講述自己和攝影師是如何在中共駐斯德哥爾摩大使館遭到「審訊」的。

「你對中國共產黨有甚麼看法?」Kadhammar被問到這個問題,他設法迴避了正面回答這個問題,說「面對中國社會的快速發展和巨大挑戰,中共仍設法保持權力,」這實在「令人印象深刻」。

下一個問題:「你怎麼看待桂民海?」Kadhammar說自己對這個案件不了解,又迴避了這個問題。

下一個問題讓Kadhammar很驚訝。中共官員問,「你對Joajjojoj有何看法?」

「請再說一遍?」

「你對Joajjojoj有甚麼看法?」

「Jo…… ajjojoj?」

看了一名官員助手匆匆在一張紙上寫下的名字奧爾森(Jojje Olsson),Kadhammar才恍然大悟,奧爾森是一名瑞典記者,他寫的中共鎮壓民眾的報道令中共當局不安。

奧爾森本人發表推文說,瑞典的記者申請到中國的工作簽證,不但要回答記者對中共政權的看法如何,而且還要回答對其他批評中國的瑞典記者的看法 。

他說,中共對瑞典傳媒的打壓,卻得到了適得其反的效果。在過去一年來,瑞典傳媒發佈了很多揭露中共的報道。

Kadhammar說,在被「審訊」了35分鐘之後,他和他的攝影師需要再等六個月,才能獲得有效期為20天的駐華簽證。

9月初一名中國遊客因沒有訂房間,被瑞典旅館驅趕,中共官媒宣揚瑞典警察粗暴「排華辱華」,中共駐瑞典使館進行「強烈抗議」。影片顯示出多處疑點,有分析稱中國遊客想假摔「碰瓷」。

9月底瑞典電視台的名主持人Jesper做了一個惡搞中國遊客的節目,中共駐瑞典大使館再次「強烈譴責」,要求電視台道歉。Jesper後來在播出的一個節目中稱,他要對中國人道歉,但不會對不尊重言論自由的中共道歉,並再度諷刺中共說,「全世界都是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