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武漢肺炎,COVID-19)疫情受害者家屬張海,因控告武漢政府隱瞞疫情,向政府和醫院追責索償而備受打壓。日前,有美媒記者前往武漢採訪張海時遇到阻攔。而張海本人也被多名政府人員軟禁在家,人身自由遭到限制。他質問當局到底害怕甚麼?是怕醜惡的罪行被揭露嗎?

8月21日10時多,張海發推文說,他打了武漢市公安局的報警電話,明確告訴對方,如果守在他家門口的這夥人還這樣知法犯法,堵住他的門,他報警的電話不掛,手提菜刀,出任何事那將是對方的責任。

張海透露,接電話的警察叫他冷靜。他則直接向對方喊話:「誰怕誰,你們人多勢眾又怎樣,我從來就沒有怕過。」

張海與美媒記者有約 被禁止外出

張海8月20日向大紀元記者講述事件的起因,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的多名記者8月19日來到武漢,和他取得聯繫,說要到家裏來採訪他,他同意了。

張海說,「但是他們進來的時候,可能是要測體溫吧。不知道怎麼回事,被門口的保安發現有外國人,然後就是堅決不會讓他們進來,他們後來就走了。」

張海表示,「後來他跟那個記者約好了時間,19日上午10時半左右,我要出門接受採訪的時候,發現門口有四個人,守在我家門口,堅決不讓我出門。他們戴了袖章,說自己是甚麼小區的志願者。」

他說,「他們知道外媒記者要採訪我,所以不讓我出門,平時我是可以出門的,因為記者要採訪我,記者進不來我這裏,我也出不了家門。」

其他武漢肺炎死難者家屬也遭封口

張海說,「我有時候總想問他們,你們到底害怕甚麼東西啊?是怕醜惡的罪行被揭露了嗎?不然也不會這麼緊張嗎?」

張海透露,武漢的其他武漢肺炎死難者家屬也有過類似情況,他們也是要接受外媒採訪的時候,被政府派出一夥人堵在家中,不讓他們出門。

他質問,「這就是法治中國」?為甚麼維穩費比軍費都高,有問題卻不解決?而是採取高壓維穩,逼迫受害人閉嘴?你不閉嘴,它就要派人守在你家門口。」

對於當局此舉,張海認為,因為疫情一直在蔓延,國際社會並沒有放棄疫情追責。而且現在距離8月26日美國公布疫情溯源報告的時間越來越近了,所以當局特別緊張。

張海告當局瞞疫 遭打壓升級

8月20日晚,武漢當局對張海的控制加碼。他告訴大紀元記者:「我家的門打不開,我發現我的門被人從外面頂住了,後來我打了報警電話,打到武漢市公安局,後來派出所的人來了。當時有個人跟我說,明天有人會聯繫我,叫我配合他們。」

張海說:「公安沒走的時候,就有一個人很粗魯的用凳子頂住了我的門。公安來的時候,我問了,這些人是甚麼人?甚麼單位授權他們限制我的自由,第一他有沒有執法權,第二我不是犯人,你們想幹甚麼,就明著來,不要耍這些陰的。」

張海表示,自己沒有犯罪,當局派人限制他的自由,把他軟禁在家,這種做法本身就是違法,他絕對不會就此不了了之。

張海全家是武漢人,他與父親一直住在深圳。2019年底,武漢爆發疫情,由於武漢政府隱瞞疫情,並謊稱疫情可防可控,不會人傳人,導致疫情完全失控。

2020年1月17日,張海在不知道武爆發漢疫情的情況下,帶父親到武漢中部戰區醫院治療腿部骨折,結果父親在醫院染疫去世。過去一年多來,張海一直在控告武漢政府隱瞞疫情,並向地方法院提起訴訟,要求向政府和醫院索賠,因此遭到打壓。

疫情溯源、疫情追責令中共如驚弓之鳥

對於張海的遭遇,大紀元專欄作家王赫評論說,疫情溯源、疫情追責是關係中共生死存亡的大事,因此中共如驚弓之鳥,草木皆兵。它要把一切它認為的可能隱患都消滅在萌芽狀態。具體來講,包括把一切它認為的敏感人士都控制、監管起來。

王赫指出,外媒記者想要採訪武漢當地的疫情親歷者,這太正常不過了,而且並不一定涉及到敏感信息,但中共就是要切斷一切渠道,讓外媒記者成為聾子、瞎子。「這是北韓的做法,也是中共文革時的做法,這表明中共內在虛弱,一推就要倒了。」

王赫說,中國現在是「全民皆兵」,上面下死命令要緊盯每一個它不放心的人,小區的保安、巡邏人員才敢強硬,把要接受外媒採訪的人堵在家裏,類似的情況也發生在鄭州洪災過後,說明「中共已經撕破臉,不要面子,連裝都不再裝了。」#

------------------

【 堅守真相重傳統 】

📍收睇全新直播節目《紀元新聞7點鐘》:
https://bit.ly/2GoCw6Y

📍報紙銷售點: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