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漫長的時光中,青色作為東方之色,是中華五正色中尊貴的顏色之一。它承載著美好的寓意,一直延續數千年。    

青色,生命的顏色。漢字「青」的小篆上部為生、下部為丹。《說文解字》曰:「青,東方色也。」
五行中,青色屬木,對應東方主青色,而西方為金主白色,南方為火主赤色,北方為水主黑色,中央為土主黃色,這是五正色和五行及方位的對應關係。 

劉熙《釋名》說:「青,生也,象物之生時色也。」生字的甲骨文是草破土而出的象形字,所以青字反映了草木生長的形貌,對應欣欣向榮的春天。

很多和青有關的詞彙,多含有美好、正面、充滿生機的氣息。比如,剛直有節,遒勁的青竹、青松;古時美麗的少女稱為青娥;正氣凜然、廉潔奉公的官員稱為青天;古代結婚禮堂稱為青廬;蘊涵歷史風雲的書籍稱為青史;在廣袤的星空中,位於東方的是青龍星宿;古時風水術士若看到「祖墳冒青煙」,就知這戶人家祖上不僅有人得道成仙,還可以福祐後世子孫;那些道德高隆、秉性高潔的人稱為青雲之士;仕途平順,稱為平步青雲或青雲直上……

除此之外,在一些典故中,也可尋著青色的身影,或形容佛陀的眼睛,或表達帝王求賢若渴的良苦用心,或勉勵後輩勤學不怠……青色都能適時適宜傳遞雋永的風采。

滿月為面 青蓮在眸

晴朗的天空稱為青天,明淨、高潔而悠遠。佛門中認為青色頗為尊貴,僧人常以「青蓮」形容佛陀的眼睛。梁簡文帝《佛像銘》曰:「滿月為面,青蓮在眸。」以青蓮比喻神佛菩薩的眼睛。也有經書云:「縱觀如來,青蓮花眼。」

青蓮,雖然生長於淤泥之中,卻能不受污染。禮拜佛像時,人們注視佛陀的眼睛,會感受到裏面蘊含著寧靜、慈悲和洪大的寬容。真如青蓮在眸,明淨中透著無限的威嚴,令世人肅然起敬。

後來,青蓮也成為僧人和寺院的代稱。唐代陳子昂作詩〈酬暉上人夏日林泉〉云:「聞道白雲居,窈窕青蓮宇。」這裏以青蓮代指佛寺。唐朝楊巨源〈夏日苦熱,同長孫主簿過仁壽寺納涼〉詩云:「因投竹林寺,一問青蓮客。」此處以青蓮比喻僧人。

青青子衿 悠悠我心

《詩經‧鄭風‧子衿》曰:「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縱我不往,子寧不嗣音?」

《毛傳》解釋:「青衿,青領也。」此處為學子之服。這首詩描寫思念之情,雖寥寥數語,令人體會到悠遠深長的情義:「回想你那青青的衣襟,深深縈繞在我的心裏。縱使我不能去找你,難道你不能主動留下音訊嗎?」

這句詩原本表達深切的思念,後來魏武大帝曹操吟詠〈短歌行〉:「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為君故,沉吟至今。」詩句氣度昇華,千古傳唱,表達曹操求賢若渴、禮賢下士的良苦用心。

青出於藍 而勝於藍

青字金文、小篆都是從丹,以丹作為青字義符。丹,是赤色的礦石,青也是礦石。周朝時有掌管開採金、玉、丹、青等礦產的官員。當時使用的青色,出自礦石。

古人還認為,青色是從蓼藍草裏提煉出來的。青色是介於綠色和藍色之間的一種顏色。

荀子在《勸學》中曾說:「青,取之於藍,而青於藍;冰,水為之,而寒於水。」靛青從藍草中提取,可是比藍草的顏色更深;冰由水凝結而成,卻比水還要寒冷。荀子以青與藍、冰與水為喻勉勵後人,若能持之以恆研究學問,也可以取得比前人更大的成就。因而有了「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的說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