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由中共發改委投資研究所編制的「國家共享經濟交易示範中心」方案,其建設單位鑫圓共享集團被以「傳銷罪」起訴,令廣大投資者十分憤怒,他們甚至想通過極端手段報復政府相關部門。陸媒近來宣傳鑫圓共享的國字頭是假的,但大量資料表明,該項目確有中共發改委台前台後的支持,或是國內共享經濟失敗的典型。

投資受害人陳先生日前告訴大紀元記者,鑫圓共享所有的牌子都打著國家的牌子,人們都是衝著國字頭才去投資了鑫圓共享。2018年1月22日鑫圓共享被四川眉山公安以「涉嫌非法領導組織傳銷罪」查封。涉案有兩百多萬會員,涉及金額2千多億。「電視報道的是102億,但是我們收集的證據大概有2千多個億。」

據中共丹稜檢察院官網11月22日消息,日前,檢察院將楊志偉等44名被告人以涉嫌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向丹稜縣人民法院提起公訴。據悉,楊志偉是鑫圓共享集團董事長,曾獲「推動中國共享經濟模式創新發展領袖人物 」稱號。

2017年7月,鑫圓共享商城協辦的「中國品牌創新峰會」上,董事長楊志偉榮獲「推動中國共享經濟模式創新發展領袖人物」稱號。(網頁截圖)
2017年7月,鑫圓共享商城協辦的「中國品牌創新峰會」上,董事長楊志偉榮獲「推動中國共享經濟模式創新發展領袖人物」稱號。(網頁截圖)

陳先生說,丹稜官網發佈其「涉傳」公訴以後,人們都醒悟了,在被矇騙、沉睡的過程中都醒過來了。現在人們都是暴跳如雷,說「國家是騙子」、「楊志偉是騙子」,對這個社會很不滿。在維權群裏,很多人要跳樓自殺,有人要搞炸藥包去炸政府,去炸丹稜檢查院、眉山公安局。目前整個局面很混亂。有的人是怨聲載道,沒有信心再活下去。

他們說,第一,平台資金去向不明;第二,眉山公安片面取證。據說董事長楊志偉花了近3千萬,要求為自己做無罪辯護,但律師沒有辦法為其做無罪辯護,只能以涉嫌非法領導組織傳銷罪為他減輕罪行。

「(如果罪名是)傳銷就是所有錢都上交國庫,那肯定受害的是老百姓。」陳先生說,「據電視報道,這是全國建國以來最大的領導組織傳銷案。鑫圓共享的產業鏈,其中一個建材板塊產業鏈就是600百多個億,所以這些媒體報道的事實都不準確。它一共有28個產業鏈,不可能只有這點錢。」

目前,在丹稜檢查院,每天有一百多人在那裏維權,公安機關當時就把受害人當成聚眾鬧事的人,直接驅趕。「我們在四川維權,他們直接把你用車拉走,在北京也一樣,先把你關起來。我們這個案子抓了有一二百人,交完罰款就給你放了,沒有交罰款,就關起來。」他說。

國家發改委啟動 各級政府支持

根據目前網上仍保存的當時「國家共享經濟交易示範中心」成立的電視、紙媒等的新聞內容來看,「國家共享經濟交易示範中心」方案由國家發改委研究投資所編制。

據中共四川黨報《華西都市報》報道,2016年8月7日上午,「國家共享經濟創新交易示範中心」第一次全國大會在成都舉行。中共國家發改委投資研究所主任吳亞平在會上介紹,該中心是把廠家、商家和消費者聯結在一起,打造一條完整的產業鏈,「消費者」升級為「消費商」,在消費的同時分享中心增值的價值。「當中心足夠大之後,就可以通過大數據來分析市場對產品的需求量。」

據相關的電視新聞,吳亞平介紹中還表示,國家共享經濟創新交易示範中心的成立將對供給側改革帶來積極影響,對去庫存也有著重大意義。

而楊志偉是國家共享經濟創新交易示範中心的負責人,承諾中心計劃2016年、2017年、2018年的交易額達到60億元、600億元、3000億元,五年打造3億至5億的消費群體。

另外根據國家共享經濟的推廣平台,蓋有紅色公章的公告也顯示,國家共享經濟創新交易示範中心建設方案的編制單位是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投資研究所,建設單位是四川鑫圓網絡科技有限公司、四川興鑫圓電子商務有限公司。

國家共享經濟創新交易示範中心。(受訪者提供)
國家共享經濟創新交易示範中心。(受訪者提供)

同年8月25日-26日,「國家共享經濟創新交易示範交易中心」亮相達沃斯論壇。

同年9月12日,「國家共享經創新示範交易中心」第一次招商大會在四川成都舉行,鑫圓共享商城正式上線。

投資者看到的是,鑫圓公司總部及各分公司懸掛國徽,公司總部使用政府紅色五角星標誌;有央視高調宣傳,有地方政府大力支持;全國各地的「國家共享經濟」啟動會、研討會等都有地方領導站台講話;楊志偉參加各種世界頂級會議(如世界互聯網大會、G20、G21、金磚會議等),和中央很多領導人有合照照片。

中央四台(2016年)「十一」期間的中國新聞「共享經濟」欄目報道了鑫圓共享電子商務。(影片截圖)
中央四台(2016年)「十一」期間的中國新聞「共享經濟」欄目報道了鑫圓共享電子商務。(影片截圖)

中央四台(2016年)「十一」期間的中國新聞「共享新聞」欄目給了鑫圓共享電子商務股份有限公司20秒鏡頭,鑫圓共享再次成為共享經濟全國的典範和領航者。

據悉,消費者在該平台的線上商場和線下實體體驗店的所有消費都可得到分紅,每天按萬分之六進行分紅,通過4年半時間實現全額分紅。

中共黨媒《環球時報》報道,鑫圓集團在德國推廣共享經濟。(大紀元合成)
中共黨媒《環球時報》報道,鑫圓集團在德國推廣共享經濟。(大紀元合成)

「比如投資11.7萬,那麼你的手機就有100萬的積分,每天萬分之5返還,就是這麼一種模式。也就是投11.7萬給你100萬,將近是8.5倍的槓桿,結果中途沒有返還,崩盤了。有人就拉著橫幅說鑫圓共享是騙子,就這樣被查封了。」陳先生說,「每天按萬分之六返還、最後沒有錢了,按萬分之五、萬分之四返還。」

「發改委支持的一個模式,但是發改委現在不承認有這樣一個模式。說這些資料、證據,包括證件都是假的。」他說。

投資額巨大 受害人家破人亡

陳先生說,「我們投資進去了,沒有回報,也沒有人給我們個說辭。把我公司也搞破產了,搞得家破人亡,妻離子散。媳婦也跑了,孩子也沒錢上學。這個事情搞了一年了。公司也垮了,房子也賣了,抵押了,搞得沒辦法生存了。」

據介紹,陳先生投資了500萬,還有的人投了一個億,還有幾千萬的,千把萬的,幾百萬的,有很多人。搞得家庭支離破碎的,有的還得神經病了,有的簡直是直接就銷聲匿跡了,有的人都傻了。

陳先生用於投資的錢一部份是自己的,一部份是房子抵押貸款,有一部份是朋友的,還有一部份是公司客戶的。

平台崩盤後,陳先生家裏負擔很重,還被冤枉可能面臨牢獄之災。平台關了以後,他就把所有銀行流水帳交給經偵大隊,但客戶認為他是詐騙。「經偵大隊說你這分二個案子,人家把錢交給了你,你把錢交給了平台,你們這是二個案子。整得我很無語。我會無辜地要被坐牢。」陳先生說。

「像我這種情況的多得很,非常多,太多了,不是我一個人。有很多人。因為除了鑫圓共享,雲聯惠、大唐天下等都是這個情況。」他說,「目前國家這個金融整頓和改革,這麼多平台都關掉了,錢都收掉了,上繳給國庫了。公安你該怎麼抓怎麼抓,你抓不完的,可能會引起社會的動盪。」

「公安和檢察院說我們是一幫傳銷分子,這些材料都是假的,他們站台,名人站台,高官站台,這都是假的?……『國家政策是對的,下面走歪曲了。』很無賴,把我們講得很無語。」

受害人在給四川省政府和地方檢察院的信中表示,「每次鑫圓共享的會議都有政府官員在場,難道他們都在和楊志偉同流合污欺騙這些善良的老百姓嗎?……說是騙局都覺得荒唐,扣上傳銷就更不可思議了,如果是傳銷這些政府官員、央視名嘴他們也在幫傳銷做宣傳嗎?……我們都是看到這些的宣傳和報道,把幾十年辛辛苦苦攢下的所有家當投到了這些(平台),希望這個平台能給我們一個更好的生活,沒想到卻讓我們傾家蕩產……如果青天大老爺不開眼,不還給我們血汗錢,後果將是不堪設想……」

附:中共發改委主任吳亞平參加「國家共享經濟創新交易示範中心」啟動和中心第一次全國大會的照片和影片

(網頁截圖)
(網頁截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