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金融高層上10月19日全出動喊話撐股市,但股市反彈僅曇花一現,股價10月23日續跌。在美中貿易戰和中國經濟體制性缺陷等內憂外患的壓力下,中國股市會迎來 「春天」,還是繼續「股災」?答案就在細節中。 

現代經濟的核心是人,市場走向就是人心所向。股市更是如此,有信心就是牛市,沒信心就是熊市,信心徹底破裂就成股災。 

素有「政策市」之稱的中國股市更是如此,漲、跌都受中共操控,中共干預蓋過市場規則。牛市、熊市都只是給黨和國企輸血,或被權貴階層割韭菜。億萬中國散戶被割多了,錢包空了,信心喪失,股市就淪為股災。

股災已至 中共「破格」救市

今年以來,在美中貿易戰的壓力下,中國股市經歷了自從2015年股災以來最慘烈的下跌。A股指數斷崖式下跌,跌幅高達30%;市值蒸發近20萬億元人民幣,五分之一的上市公司市值跌幅超過50%。中國股市已經爆發股災。 

10月19日上證指數在跌破2,500點後終於反彈,當天上漲2.58%。10月22日繼續反彈,A股漲幅達4%。但10月23日就反彈無力,開盤後迅速下跌,當日跌幅2.26%。 

股市一彈即散並不令外界驚訝,因為今次反彈是中共竭力救市的結果,並非經濟或市場信心的回暖。 

中共雖然沒有像三年前那樣公開指令「國家隊」入市,也沒派公安進駐證券公司,但這次救市的力度並不比當年弱。 

就在10月19日股市跌破新低的當天,中共金融三巨頭——證監會主席劉士余、央行行長易綱、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分別喊話,為股市「打氣」。中共金融監管高層喊話的主題其實就一個,支持國資救市。 

同日,中共主管金融的副總理劉鶴不但繼續喊話撐股市,同時稱要支持民企和中小企業融資。 

中共這次不僅使用了高規格的政策救市,更是早早派出「地方隊」下場,只是成效不佳。 

目前有北京、深圳、山東、福建、四川、河南等17個省市政府出資進入股市,接盤民營上市公司股權。但據《中國證券報》消息,多數救市國資陷入浮虧,未能阻擋股價下跌。 

中共今次高規格救市「維穩」,實屬無奈之舉,若股災再引爆系統金融危機,中國經濟和中共政權都會崩盤。

貿易戰激發的「外患」

身為全球第一貿易大國,擁有全球第二大的經濟總量和全球第一的外匯儲備,中國經濟卻經受不住美國貿易戰的風吹雨打。哪怕美國關稅戰並未抑制住中國對美貿易,中國經濟依舊被逼至懸崖邊。 

9月份中國對美國貿易順差341億美元,打破了8月310.5億美元的紀錄。但2018年1~9月全國貿易順差相較去年同期銳減近三成(28.3%)。 

貿易順差的減少不但增大了人民幣貶值壓力,更直接動搖了中國外匯儲備的底氣。

而美中貿易戰的升級,以及美國強勁經濟推動美元升息,則是加倍放大了中共面臨的貨幣貶值壓力。 

例如中國外匯佔款9月減少1,194億元人民幣,不但連續兩個月環比減少,而且降幅擴大明顯。外匯儲備情形類似,9月中國外匯儲備環比減少226.9億美元,同樣比8月環比減少82.3億美元,降幅大增。 

中國外匯佔款和外匯儲備9月份雙雙顯著減少,表明兩點:一是中國資金外逃加劇;二是中共已介入匯市,正在賣出外匯、阻止人民幣下跌。 

但人民幣頹勢同樣難阻。9月人民幣兌美元跌0.75%,為連續六個月下跌,創下匯率並軌以來最長連續跌勢。 

更不樂觀的是,10月17日美國發佈的半年度匯率政策報告並未把中共納入貨幣操縱國,但這一利好消息不但未能驅動人民幣反彈,反促其進一步下滑,一度跌破6.95。

人民幣的反常表現只有一個合理解釋,那就是資本對中國經濟的信心已喪失,正在竭力外逃。

瀕臨爆發的「內憂」

雖然資本外逃對中國的債務經濟而言的確是致命傷,但在中共管制下,資金想要大規模逃離並非易事。所以對中共而言,迫在眉睫的危機還是債務這個「內憂」。 

中國經濟的困境,歸於一點——就是「債」。無論是企業、政府還是民眾都已是債台高築。 

作為中國經濟主體的企業部門,盈利能力早就撐不起龐大債務所產生的利息。 

根據中共公開數據,截至2018年6月末中國企業債務總量至少有172萬億元。按照清華大學中國金融研究中心等機構2018年2月發佈的「中國社會融資成本指數」,中國企業融資成本平均7.6%,即中國企業去年貸款利息(13萬億元),遠遠超出了去年相較於前年的GDP增量(8萬億元)。 

這意味著中國企業整體上連債務利息都還不起,中共用高負債驅動的中國經濟就是龐氏騙局。 

今年以來千山藥機、中弘股份(房企)、盛運環保等數十家民營上市公司相繼爆發債務違約。而資金鏈斷裂,正是龐氏騙局破裂的爆發點。 

更多的民營上市公司雖然還沒爆雷,但其股權質押平倉風險一直是股市的心頭大患。股權質押,指股東用股票作為質押物向銀行或券商貸款融資。股權質押平倉,指股價跌破平倉價時,股東須追加保證金或被強制拋售質押股票。 

中共近年來為降低債務風險而強力去槓桿,在略微降低了政府和國企負債率的同時,卻將民企和中小企業逼入「錢荒」,資金鏈處於斷裂邊緣。在此背景下,股權質押已是民企上市公司主要融資方式之一。 

一旦股價下跌致使上市公司的股權質押大規模爆倉,不但公司資金鏈會斷裂,更會令股市資金恐慌性出逃,引爆系統性金融危機,股市、中國經濟和中共政權都會崩盤。這就是今次中共高規格救市的真正原因。 

不過,中國股民們顯然不相信中共副總理畫出的「光明前景」,也不信證監會主席口中的「春天」,所以股價稍一反彈,散戶們立即出手解套,中國股市就只能是一彈即散。 

對於被割韭菜割怕了的股民們而言,「國家隊」入市救場有可能幫他們解套;但只有中共「貨幣放水」才可能讓股市迴光返照,令散戶們有機會在權貴收割韭菜前,小賺一筆。但這兩種手段都會加大債務和資金外逃的風險,對中共而言都是飲鴆解渴,不到萬不得已是不會使用的。 

因此中共才企圖用高層喊話、推出政策,來提振信心。但問題是,中國經濟和股市弊端的根源就是中共自己,信心從何處來?中共不得不「救市」,但幾乎沒有甚麼牌可打。

債務大山磨盡中國經濟信心

更何況,中共地方政府和普通民眾都已陷入債務泥沼,在債務大山的重壓下,對中國經濟的信心早已消磨殆盡。 

今年9月中共地方政府債務餘額18萬億元,但這只是顯性負債,中共更大的債務隱藏在陰影中。 

據長江產業經濟研究院、清華大學財稅研究所估算,僅城投公司(地方政府融資平台)背上的債務就高達30~47萬億元人民幣。而城投債務只是地方政府隱形負債中最主要的一部份。 

國際權威金融分析機構「標準普爾」今年10月份的最新報告指,中共地方政府2017年隱形負債約40萬億元。另據自媒體「掃雷小組」披露中共對地方政府隱形債務的摸底調查,中共地方政府隱形債務規模至少是顯性債務的4倍。 

地方政府即將到期的海量債務,已經迫使中共在9月份推出新規,允許城投公司破產,等於讓地方政府公開賴賬。一個發佈「老賴」(失信被執行人,俗稱老賴)名單的政府,自身卻是最大的「老賴」。這種政權怎可能讓人生出信心。 

至於說普通民眾,在高房價的推動下,加速增長的負債正在吞噬家庭消費力和祖孫三代人的儲蓄。據德國保險公司安聯(Allianz)最新全球財富報告,去年中國居民槓桿率(家庭債務/GDP)已達49%。如果加上住房公積金貸款、現金貸等,2017年中國居民槓桿率實際已突破54.5%。 

揹負著住房、教育、醫療的三座大山,普通中國家庭更關心自家衣食住行、月供多少,美中貿易戰遠不如物價和按揭利率來得重要。 

然而中國物價已然高漲,且受貿易戰衝擊、後續漲勢更猛;但中共對於利率卻進退兩難。 

加息雖可減輕人民幣壓力、遏制物價和債務,但會重創產業界,並對房市造成致命打擊,所以中共不敢升息。而降息雖會緩解民眾債務壓力,刺激消費和經濟,但會加劇債務和資金外逃風險。所以10月14日中共央行發文稱中國利率水平合適,顯示對利率會維持現狀。 

在當前背景下,物價在不斷漲,利率卻不會降,中國民眾在可預見的未來只能是節衣縮食、消費降級,信心哪來? 

當然,中共為了生存,未來也可能使用 「暴力」救市,或「放水」救市,但在中國民眾和企業對中共信心喪失的背景下,中國股市長遠看恐怕只能經歷一輪又一輪的股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