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政府讓美國在華公司強制轉讓技術,是美中貿易爭端的核心部份。白宮估計,中共此舉每年對美國公司造成500億美元的損失。美國公司則投訴說,中共強迫技術轉讓行為削弱了美國企業的競爭力,破壞了創新的動力。

美國公司長期投訴北京當局要求他們交出知識產權。最近,隨著中共希望在化學品、電腦晶片、電動汽車等行業取得競爭資本,美國公司的擔憂不斷升級。

美國企業和美國政府均表示,北京用一系列槓桿來撬開美國公司的技術,有時甚至是強制性的。

杜邦公司在中國的遭遇

《華爾街日報》報道,杜邦公司懷疑其在中國的一次性合作夥伴張家港美景榮公司正在掌握該公司珍貴的化學技術,並花了一年多時間尋求仲裁,試圖阻止技術外洩。

在杜邦公司提出訴訟後,來自中共反壟斷機構的20名調查人員出現在杜邦的中國分部。

據知情人士透露,在2017年12月,中共反壟斷調查員衝入杜邦公司的上海辦事處,索要該公司的全球研究網絡密碼。調查人員打印文件,檢查電腦,以及恐嚇員工,並將一些人帶到廁所。

在杜邦公司的案件中,爭議涉及以粟米為原料、生產柔軟紡織纖維的工業過程,杜邦在2017年為這個項目提供了4億美元資金。反壟斷調查人員稱,此次突襲調查人員告訴杜邦公司,放棄該公司對其前中國合作夥伴的訴訟。

杜邦在2006年授權其中國合作夥伴張家港美景榮公司生產和分銷Sorona(來自粟米的紡織聚合物),與其分享了技術信息。在杜邦內部,與美景榮的交易被稱為是一個「收費」合夥關係,也就是說,這種關係可以被用作是進入中國市場的一種收費。杜邦公司協助美景榮建廠來製造Sorona聚合物,並將其製成纖維。

熟悉此案例的知情人士稱,大約在2013年左右,杜邦沒有續簽美景榮的許可證。因為懷疑該中國公司正在剝奪其知識產權,銷售和Sorona類似的產品。杜邦公司在中國提出兩宗仲裁案件,指控專利侵權,聽證會在整個2017年展開。

大約在那個時候,中共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反壟斷部門的官員對此事感興趣,並開始與杜邦公司舉行會議。知情人士透露,該委員會對杜邦計劃與陶氏化學公司合併計劃的興趣不大,但卻專注於杜邦和美景榮的對峙。

一位調查員告訴杜邦官員說,他們(中共當局)正在研究反壟斷行為,尤其是杜邦不願意向中國公司授予技術許可,並繼續與美景榮打官司。

中共系統性和條理性地強迫外國公司轉讓技術

華日報道,根據太平洋兩岸數十名企業和政府官員的訪談,以及對監管和其它類別文件的審查,揭示了中共技術開採的系統性和有條理性,以及中共官員對這些外國公司投訴的不公平程度。

這些採訪和文件顯示,中共強迫外國公司技術轉讓的策略,包括向合資企業的美國合作夥伴施加壓力,要求放棄技術;利用當地法院,使美國公司的專利和許可安排無效;派遣反壟斷和其他調查人員;以及讓專家成為監管小組成員,再將商業秘密傳給美國公司在中國的競爭對手。

讓外國公司進入中國市場,以獲取技術,是鄧小平推出的策略。他在1984年宣佈,「需要放棄部份國內市場,以換取所需要的先進技術。」華日報道說,這個想法符合鄧小平獲得西方技術但限制西方影響力的想法。

外國人帶來現金、技術、管理知識和其它知識產權,而中國合作夥伴通常提供一些土地使用權、融資、政治關係和市場知識。現在,特朗普政府表示,希望通過徵收關稅迫使北京來改變其不公貿易行為。

華日報道,一名中共政策制定者在北京表示,中共對世界的報價很簡單,「允許外國公司進入中國市場,但他們需要做出回報:他們的技術。」

歐美公司都是受害者

今年春季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上海美國商會五分之一成員表示,他們已被中共強迫轉移技術。在這些公司中,44%的航空航天和41%的化學品業者報告說有「顯著(被迫轉讓技術的)壓力」。中共認為這兩個行業具有戰略重要性。

9月18日,中國歐盟商會公佈了2018年年度報告,嚴肅批評中共未兌現改革承諾,市場閉鎖,違背世界貿易規則的承諾,歐洲公司企業在中國得不到公平競爭的環境。

報告說,20%的歐盟在華企業指控被迫向中方轉移技術。

三個月前中國歐盟商會針對532家公司做過一次調查,結果顯示,五分之一的公司說被迫進行技術轉讓。

在8月的美中貿易談判中,美國談判代表向中方代表強調了中共強制技術轉讓問題。他們引用記憶晶片製造商美光科技公司的案例。

美光公司於去年12月在加州美國地方法院提起訴訟,指控福建晉華集成電路有限公司盜竊美光的技術。

晉華公司的一部份屬於中共政府,該公司於今年1月份在福建省一家法院起訴美光,並贏得中共法官一項臨時命令,阻止美光子公司在中國銷售一些產品。

美國和歐盟對中共的反擊

在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對中國(中共)竊取知識產權和技術轉讓政策的301調查報告出爐後,特朗普決定用關稅手段直接對中共施壓。

「跟2001年中國入世議定書逐條對比下,我們發現在WTO對限制市場准入或限制技術或知識產權轉讓領域,或者在對國有企業(SOE)和出口行業持續的補貼等規定上,中共完全沒有遵守其入世承諾和成員資格要求」,301報告總結道。

時至今日,美國已經向中國商品實施三輪關稅,涉及總價值2,5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特朗普總統曾表示,已經準備好對剩下的2,670億美元中國商品徵收關稅。

美國駐世貿大使謝伊(Dennis Shea)也告訴WTO,中共強迫技術轉讓常常是外國公司試圖進入中國市場的潛規則,特別是如果它們跟中共國企合資。

謝伊說,如果外國公司想要在中國做生意,中共的許可和行政規定強迫它們分享技術,同時中共政府官員可能利用模糊的投資規定強加技術轉讓要求。

「這不是法治。實際上,是中共法律本身造成這種脅迫。」謝伊說,「從根本上而言,中共決定採取系統性、國家命令的、非市場的方式,獲取WTO其他成員的尖端技術,以服務於中共行業政策。」

今年6月1日,歐盟委員會發佈聲明說,歐盟在世貿組織(WTO)針對中共破壞歐洲公司的知識產權啟動法律程序。

貿易專員馬姆斯特羅姆(Cecilia Malmstrom)在聲明中說,赴中國的歐洲公司被迫向中國公司交出它們技術的所有權或使用權,被剝奪自由談判那些建立於市場基礎上的技術轉讓協議的權利。這違反了公司在WTO規則下應該享有的基本權利,特別是違反了《貿易相關知識產權協議》(TRIPS協議)。

聲明說,歐盟今天啟動的案件瞄準的是中共對於技術進出口的規定以及中外合資企業規定當中的特定條款。這些條款歧視外國公司,以更嚴苛的方式對待外國公司。

特朗普周二(9月25日)在聯合國大會演講時,點名中共貿易濫用行為,呼籲國際貿易體制改革,並再次強調貿易必須是公平的,必須是對等的,美國不會再被佔便宜。

同日,美、歐、日三方在聯合國大會上強調,任何一個國家都不能以進入市場為交換條件,迫使外國企業向本國企業轉移技術,這種手段是不公正的。他們同時譴責偷竊商業敏感技術以及敏感信息的做法。三方表示,已就一些措施進行了磋商,這些措施可能會在不久的將來實施。

法新社說,美、歐、日三方雖然沒有明確點名,但是其所反對的對象,恰恰是美國總統特朗普數月以來所批評的中共。